释永信举报者被徒弟举报:曾有两老婆 是登封一霸

2015-08-19 17:23  来源:成都商报客户端
 

  释永信与释延鲁

  而就在此时,自称释延鲁大徒弟的释恒英,又联系上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出示了一份写给师父释延鲁的信,称“你不光彩的历史我很了解……若师傅依然迷途不返,我将呼吁师弟们与你断绝师徒关系。”

  释恒英自称释延鲁大弟子,于1993年拜在其门下,后成为少林武僧。下图为此信件↓↓

  释恒英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他写这封信是为了规劝师父,但他联系不上释延鲁。

  “我把这封信给你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释恒英说,他跟释延鲁此前并没有什么不和,只是因为这次他做得太过分,希望他不要再错下去。

  对于释延鲁的举报内容,释恒英未做任何评价。他说,自己2002年下山还俗,现在老家开了间培训学校,对于少林的事并不是很了解。

  “我走的时候他对方丈还是很尊敬的。”释恒英说,就算释延鲁对方丈有意见,直接向他提出便可,不应该如此。“少林就像是我们的家,方丈和我们就像父子,他这样做,让武术界、佛教界怎么看我们,让我们的徒弟怎么看?”

  “弟子”爆料

  释延鲁曾有两个老婆?

  释恒英称,信中所称不光彩的历史,指的就是释延鲁有两个老婆的事。他称,1993年他在释延鲁的登封老家拜他为师,那时候其家里就有一个妻子了,但这件事释延鲁并未向少林坦白,还让他帮自己隐瞒。

  隔了两三年,释延鲁又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老家的老婆还因此吵架,后来他就把第二个女人送到郑州暂住。

  释恒英表示,据他所知,自己离开少林不久后,释延鲁就和原配离婚,把第二个女人接到武术学校,至今仍在一起。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注意到,此前指向释延鲁的“少林三十人声明”称,释延鲁是1993年到少林,之后离婚又再婚。

  “师兄弟”爆料

  释延鲁是登封一霸

  而一位自称释延鲁师兄弟的知情人对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称,释延鲁是登封一霸。2000年其在登封办武校时,请他去代课,刚开始只有100多人。2003年,武校发展到1000多人,但教师人手不够,为避免生源流失,他作为老教练一个人带两个班,有七八十人。

  该知情人称,年轻孩子本来就不听管教,而他一个人有些照顾不暇,后来学生发生了打架事件。他称,此事他处理好后,向释延鲁报告,但是最后却受到了处理。

  “当时多带一个班本来就该加工资的,现在工资没加,反而还要处理我。”知情人称,释延鲁将他停课,这让他非常接受不了。

  2004年,该知情人离开释延鲁的武校,自己出来办学。他称,此事被释延鲁知道后,两次找人砸他办的武校。有一次二十来人把他和朋友堵在路上,还暗地里往学校窗户扔石头,吓得学生们都不敢跟他学武术了。

  成都商报记者询问对此是否有相关证据,该知情人表示,当时自己报案后,派出所连案都没有立,最后不了了之。

  他强调,释延鲁在当地很霸道,不少师兄弟都因办武校分流其生源受他威胁过,只能回老家办校,不敢留在登封。

  该知情人认为,释延鲁出来举报是他自己做了对不起少林的事被逐,对释永信怀恨在心。他称,自己是因为师父这么帮释延鲁,结果他还如此污蔑师父,看不惯才出来揭露他。但他“因为担心报复”,要求不要公开自己的真实姓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多次联系释延鲁未果。其委托人表示,释延鲁是否出家释永信最清楚,其他问题他无法代替释延鲁回答。他认为,这些言论是释永信等人为了转移舆论搞出来的,相信相关部门一定会查清事实。

  而对于释延鲁出示的释永信收受其巨款的证据,释恒英认为,弟子出去办学校,靠的是少林寺的无形资源,给少林寺回报是应该的。

  一位自称释延鲁的师兄弟也向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称,自己办了一个几百人武校,每年也给寺院二三万元,“我们是自愿供养给师父的”。

  是索取巨款还是自觉供养?

  对于释延鲁所称关于释永信以招生办公室索取巨款一事,一位自称释延鲁师兄弟的知情人称,那是释延鲁自己在少林的办公室,私自用来招生,这事大家知道。因为师兄弟里就他办学校早,少林寺也需要用人,所以释永信默许了他这个行为。

  他称,后来师徒二人产生矛盾是因为释延鲁又有了第二个老婆,“师父给他说你学校也这么大了,又有二个家庭,你不能在寺院了。”

  “师父从来不会给我们这些徒弟要钱。”知情人称,“我们都是自愿供养给师父的。”

  释恒英也表示,弟子出去办学校,靠的是少林寺的无形资源,“给少林寺回报应该啊。”他以前每年都要回少林看方丈,也是随心给一点,没有强行的要求。

  该知情人称,现在随便修修庙都是几百万上千万,单是为少林寺十几家下院的恢复与重建,资助徒弟上学,以及少林慈幼院孤儿们上学及就医等,一年需要很多钱。而少林寺收入少,就是靠徒弟、居士来供养。

  该知情人称,武校要用“少林寺”的牌子,需要少林寺许可才能用,但没有交品牌使用费这一说,“都是靠自己自觉给点”。

  他认为,师徒就和父子一样,释延鲁一年收入几千万,给师父几百万也是情理之中,如今他在办的武校只有几百人,也给寺院每年二三万元。

  知情人承认,自己给寺院的供养有时是直接给释永信的,但他不认为释永信会私自占用弟子的这些钱。

  “师父一切都是为了少林寺,需要修寺院时没钱四处化缘,愁得都睡不好觉。”他说,自己相信师父的为人,“连师父都不信,还有人能信吗?就给在家一样,你不相信父母还能信谁?”

  对于释延鲁的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媒体曾报道称,与其他师出无名的小武校不同,释延鲁当初决议成立少林寺武校是有少林寺方丈支持的,用意就是发扬少林文化,也是考虑少林寺僧人少,碰到重要活动比如接待贵宾,外出交流文化就需要四处借人,有个与自己一脉相承的武校,既弘扬了少林文化,也使少林功夫后继有人,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弟子学员也能将少林功夫发扬光大。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