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深处有长安

2017-06-28 16:50  来源:全刊杂志赏析网

  咸鱼想起长安,会忍不住唏嘘,他们连重逢都在错过。

  2015年即将结束的时候,咸鱼在一场聚会上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如今的他事业有成,开一辆卡宴,穿得人模狗样,英俊倜傥。女朋友比他小几岁,还在念书,喜欢着人气正盛的作家。那位作家最近在本市开新书签售会,女朋友便缠着咸鱼要来参加。

  签售地点在图书大厦,咸鱼开完会赶过来,签售却已经结束。女朋友一脸不高兴,责怪咸鱼来得太晚,害她错过和偶像合影的机会。咸鱼也不辩解,耐着性子问,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消气。

  女朋友将咸鱼的耐心当做可以胡作非为的宠爱,支使咸鱼去对面的奶茶店买原味奶茶,等咸鱼排完长队买回来,她又改口要鸳鸯。

  彼时刚下过雪,阳光薄得没有丝毫暖意,寒风凛冽。卡宴熄了火泊在路边,咸鱼下车的时候顺手把厚大衣脱了披在女朋友身上。他开了大半天的会,此刻四肢冰凉,又被这样来回折腾着,有点心累,却又不想发火,直接坐在奶茶店里蹭暖气,顺便平复心情。

  冰冷的四肢被暖气烘得舒展开来,鸳鸯奶茶也做好了,咸鱼拎着出门,见旁边是一家花店,于是顺手买了一束玫瑰花。

  咸鱼自小家境优渥,又生了一副好皮相,众星捧月般长大,过去的确有些少爷脾气,可现在对人对事却变得格外有耐心。大约是年岁渐增,忍耐着他的人不是老去便是没了音讯,他又害怕孤单,最终也学会了忍耐身边人,甚至是讨好。

  手捧玫瑰花和奶茶,他往泊车的地方走去,迎面就看到了站在车前的长安。

  黑色长款风衣内搭白色高领针织衫,灰白格子围巾松垮地绕着脖子,留着时下流行的Lob发型,早已不是念书时的清贫打扮。唯有笑起来时还是旧日模样,眉眼弯弯,梨涡醉人。

  女朋友将iPhone 6s塞到他的手上:“咸鱼,快帮我和偶像拍一张合影!”

  长安正是那位人气正盛的作家,签售结束后应该回酒店休息,只是她把酒店门卡遗忘在图书大厦,这才回头,被咸鱼的女朋友一眼认出。

  咸鱼感觉心里有什么沉了下去又被掏上来,搅得呼吸开始紊乱。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笑得大喇喇地走过去打招呼:“嗨,竟然是你啊长安,差点没有认出来呢。”

  说完心中一叹。想要感慨的事情太多,譬如差点擦肩而过,譬如竟已多年没有长安的丝毫讯息。

  而距离他们认识的那天,已经过去十年。

  之二

  2005年的长安在夕岳中学念高三。

  那一年的高三有17个班级,共计学生897人。长安念哪个班级,年级排名多少,并没有太多人知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风》杂志社购买。

作者: 编辑:陈李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