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读声中遇见贵州 这四首主播荐诗你听过么?

2017-09-08 21:00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型文化新媒体互动节目《朗读贵州》在贵阳启动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陈李育实习记者孙凯)“我离开故乡贵阳,来到这远远的梨花屯乡场,已经十七年了。”下午3点的集文里,古琴声响,朗读声起,一些安静、庄重、隽永的情感随着朗读声迸发出来。

  这是大型文化新媒体互动节目《朗读贵州》启动仪式的现场。

  关于家乡、关于亲情、关于思念,网友只需将带有感情的文字发送至贵州省作家协会的指定邮箱,贵州综合广播的主播们将把你的文字化成声音,读给电台另一头的人们。

  启动仪式现场,来自贵州综合广播的主播们给大家推荐了几首诗歌,在诗歌里有你们熟悉的南明河畔,有艳阳高照的花溪故乡。在他们的朗读声中,读者再一次遇见贵州,跟着小编一起来看看,这些诗你们都听过么?

主播读诗

  作品《城市与孩子(节选)》

  作者:何世光

  推荐人: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播音科科长冯毅

  我离开故乡贵阳,来到这远远的梨花屯乡场,已经十七年了。十七年的光阴虽不能说很长,但也足以洗去许多的旧迹。不知从多久起,对那个生我养我的城市,我已经不再痛苦地怀念,留在心里的,只是一种明净的、乡土的呼唤。许多在离别时是那样缤纷的、尖锐的印象,已变得像游丝一样似有若无;好些在当年渲染过的人和事,也一一地剥落了斑斓的颜色,似曾相识而已,再不能牵引人的心绪;倒是一些原来似乎不曾收入心底的细枝末节,日久却反而显得明晰,仿佛纷纷的尘埃落定,才愈来愈清楚地现出它的面影,那样如水的淡泊,却又刻骨而铭心。

  作品《母亲河美趣(节选)》

  作者:余未人

  推荐人:贵州广播电视台综合广播首席播音员悠扬

  花溪河是南明河的上游,一九六二年我考上花溪河畔的贵大。教授外国文学的陈老师年过花甲,他时常将他的冬泳心得作为课前序曲,听得学生们心里痒痒的。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在学校学生会体育委员不屈不挠的动员下,我第一次下了水,并成为第二天将要举办的花溪区首届冬泳表演赛惟一的参赛女生。之前我并没有冬泳的历练。入水的一瞬间,我差不多窒息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还会不会划动。看热闹的人们盯着我,我总算咬紧格格发抖的牙齿拼命划水跟上了队伍。但上岸后,却被要求不得更衣,要身着泳衣排队前往花溪中学拍集体照。毛风细雨如刀割,但想到那张可遇而不可求的纪念照,这两三百米的路程当然要挺住。拍照时也许是集体颤抖发生了共振吧,照片终于没能出炉。此后我们班级有十几个同学坚持了当年的冬泳。在那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年代,母亲河的冰凉刺骨正好磨炼了我们的意志,强健了我们的体魄,也为我日后十年的坎坷岁月做了体质的准备。

  作品:《这是那夜月的错》

  作者:欧阳黔森

  推荐人:贵州综合广播主任播音员洪雷

  一起走过

  我们沒能携手

  这是那夜月的错

  月牙儿弯弯

  一头挑起

  你的羞涩

  一头钩出

  我的胆怯

  梨树叶青花白

  静静地绽放

  梨花白的清香呵

  正从你身上溢出

  如手指顶在我的腰上

  别动

  我乖乖地举起双手

  你的笑

  一抹娇红

  写上你的脸庞

  钻进我的心房

  月牙儿

  月牙儿不圆

  无银光普照

  月意无色难上枝头

  这世界不能宽容

  这是那夜月的错

  那夜后

  我热爱梨花

  热爱梨花白的清香

  每当月圆

  银光闪耀

  梨树叶青花白时

  我总会屹立在

  那条依旧铺满梨花的小径上

  这时总是月满枝头

  传送花开的声音

  依依月意随微风

  暗涌却是残意无香

  是你呵是你

  带走了梨花白的清香

  作品:《美石(节选)

  作者:戴明贤

  推荐人:贵州综合广播主持人海峰

  和所有的初来者一样,他首先去看海。海是浅灰色,微微凸起,起皱。

  后来开始捡石子。这是他的宿愿。这里的先到者都已各自捡了许多,堆在窗台上,五颜六色。海滩一股淡淡腥味,闻着牙根微痒。

  在沙砾上踱过去踱回来,深埋头,使劲盯着脚下。像熊,像拿破仑在他的孤岛上想复辟。五色石子遍地皆是,转眼就是一把。捡到粒好的,扔掉一粒差的。不断淘汰,手中总是一把。

  回来指缝发痒,是海水腌的。跟别人窗台上的比一比,废然扔进窗下花台,一颗不留。

  最后一首《声音里的贵州》,让主持人读给你听。

  作品:《声音里的贵州》

   作者:封期任

   推荐人:冯毅、悠扬、霖涵、盼盼、洪雷、海峰、婷婷

  云贵高原,是诗情画意的高原。乌蒙山下,栀子花绽放高原人的豪迈与热情。滔滔乌江水,倾注人类永恒的心灵。走进贵州,走进茅酒飘香的世界。那些经年的往事,永古的神伤,被黄果树大瀑布豪爽的涛声所淘洗。

  微笑的阳光,温煦的风,飘过乌蒙山,飘过红枫湖。山色轻灵,总也分不清什么是水,什么是河。但我知道贵州,知道六百多年前的奢香夫人赴京为民请命的情怀,书写贵州山河千年的传奇。贵州,我心中的山河。你那绿,在我心头。你那清,在我脑海。你那穿越历史的长风,伴我和我的民族兄弟,一起走过生命的朝朝暮暮。

  举着火把,我们跳起彝家的舞,端起酒杯,我们唱响侗家的歌谣。我们欢笑,我们舞蹈,我们沉迷于高原的爱情。故事张开了力量,我们微笑向往。从夜郎古道的青涩,到碦斯特幽冥的光芒,我们一路前行——花溪河畔的木叶声声,挽起泼水节的水花,装帧贵州的画卷。千户苗寨的素颜青衣,染清了我的笔墨。时光,淡雅地前进。

  那些曾经的温柔,今天依然安在。那些燃烧的岁月,汇集成贵州人的沧桑巨变。

  这是一个美丽的家园,繁荣的家园,一个鸟儿终身向往的家园。这里,天蓝,地绿,水清,人和,业新。 (男合)这里,雄鹰翱翔,高歌猛进。这里的一草一木,牵扯着我们的魂魄,心系着我们的心灵。贵州——高原,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图腾。

作者: 编辑:陈李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