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要如何拯救危机中的鲨鱼?

2017-09-18 03:32来源:artnet

  “鲨鱼与人类”展览现场,香港海事博物馆。图片:侨福艺动

  鲨鱼处于海洋生态系统食物链顶端,滥杀滥捕会导致海洋生态混乱,中小鱼类无限繁殖。而人类喜吃鱼翅的现象,已在不知不觉中破坏着生态平衡——为了呼吁海洋保育,由香港海事博物馆和侨福艺动共同呈献震撼人心的展览“鲨鱼与人类”,从6月28日起在香港海事博物馆展出。

  “鲨鱼与人类”展览公共区域,香港海事博物馆。图片:侨福艺动

  以艺术之名

  被割掉鱼鳍的鲨鱼,等同于将它的手脚全部割断,而捕猎者都不给它一个“痛快的了结”——鲨鱼只能流着血,缓缓沉入到日夜相伴的海洋深处,在黑暗的海底挣扎地、恐惧地等待着死亡。

  鱼鳍就是中国人认为珍贵的鱼翅,其实鱼翅没有味道,全靠汤的鲜味。数据统计,全球每年捕杀7,300万条鲨鱼,但是鲨鱼繁殖速度十分缓慢。如果继续大量捕杀下去,只会使鲨鱼绝种,进而破坏海洋生态链。而且鲨鱼身处海洋生物链顶层,生平吃了很多其他鱼类,体内积聚不少水银和重金属,故翅含水银,实际上是不宜多吃的。而只有减少市场对翅的需求,就能令渔民少杀鲨鱼,为海洋保育。

  “鲨鱼与人类”展览公共区域,香港海事博物馆。图片:侨福艺动

  “这是所有人均需正视的严肃环境议题,鲨鱼数目急剧下降对世界海洋健康造成严重威胁,鲨鱼保育刻不容缓。‘鲨鱼与人类’展览透过每位艺术家不同的诠释,跨越平铺直叙的抽象科学辩论,直接将信息带到访客眼前打动其心灵。”为了这个保护鲨鱼的项目,3年前,侨福集团主席黄建华创立了侨福艺动,“一开始想过请电影明星或名人来呼吁不食鱼翅,最终还是选择以艺术这种更加生动的形式,让不同年龄段人群都能更好地关注到鲨鱼正面临的危机。”

  香港侨福建设集团主席兼收藏家黄建华

  郑路,《蝶恋花》。图片:侨福艺动

  香港为这个全球巡回跨媒体展览的第五站,由国际知名策展人黄笃策划,展览曾于摩纳哥、莫斯科、北京和新加坡举行,备受业界和公众的好评。从6月28日起,展览于香港中环八号码头的场馆内外展出。在公共艺术区域,湛蓝的天空与“鲨鱼与人类”醒目的蓝色标语相互呼应,很多人因好奇前来与作品合影,继而走进海事博物馆一探究竟。

  李继伟,《遗忘的景观》。图片:侨福艺动

  本次“鲨鱼与人类” 展览的第五站最美妙之处,在于展品切合香港海事博物馆及其藏品主题,这些跟鲨鱼有关的当代艺术品将与博物馆的永久海事藏品互相呼应、相映成趣。走进香港海事博物馆,34位国际知名艺术家及新晋艺术家聚首一堂,雕塑、绘画、视频、摄影及诗篇……以艺术为媒介,反映世界海洋因鲨鱼数量下降面临的重要威胁,把视觉艺术世界跟人道行为融为一体。

  “鲨鱼与人类”展览现场,香港海事博物馆。图片:侨福艺动

  香港站的展览首次展出两位本地杰出艺术家陈佩玲及何兆基教授的作品。陈佩玲的作品向来探讨个人、城市和大自然之间的关系,她的装置艺术和画作《究竟的彼岸》从独特的角度表现人类与海洋的关系。何兆基在中外艺术界享誉超过三十年,他的作品《告解室》糅合了雕塑、行为艺术和摄影元素。

  何兆基《告解室》。图片:侨福艺动

  其中很多作品不容错过:王鲁炎的混合媒体装置作品《被向下的向上体》,以不同的高低铺排、插有铁枝的不锈钢浮标构成,强烈的视觉效果反映人类内心贪婪与控制欲望之争。郑路作品《荣誉的坟墓》,这座不锈钢雕塑包含四个用超过一万个鱼钩造成的巨型人心,象征人类对鲨鱼无情的摧残与折磨。李继伟的《遗忘的景观》,利用混合媒体塑造的鲨鱼轮廓,显示出鲨鱼的生存正面临威胁。

  王鲁炎,《被向下的向上体》。图片:侨福艺动

  除了万众期待的雕塑之外,还有不少画作展出,以深刻独特的方式表现人类对鲨鱼的威胁。艺术家刘子宁的油画《蓝》以超写实主义的风格描绘鲨鱼眼,画中的鲨鱼眼直径有一米多,结构纤毫毕现,眼神流露哀伤,鼓励公众平等对待一切生物。侨福集团主席黄建华的小孙儿黄敬恒的油画亦表达同样强烈的信息,他的作品题为《不要杀我》,让观者透过孩子的眼睛看待主题,为展览带来崭新的角度。

  刘子宁,《蓝》。图片:侨福艺动

  “鲨鱼与人类”项目成立初启携手非盈利国际环保组织野生救援。“每一年的展览都不同,现在办到第五届,进出口运输这些流程已经没有太大的困难。我们一直和野生救组织援合作,他们非常专业,巡展时当地的很多机构都希望参与其中。我们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参加,政府也表示支持。”

  黄建华经常穿着自己设计的“鲨鱼与人类”T恤衫,荧光绿色醒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他无时无刻都在推广这个展览和概念。” 人类需要考虑到大自然的长远发展,鲨鱼消减对人类而言是极大的伤害。杀害鲨鱼的行为是残忍的,杀害其他物种也是同样残忍。我呼吁保护人类之外的所有物种,不仅仅只是保护鲨鱼那么简单。我做事完全不是消极抵制这些事,而是呼吁大家少食鱼翅,把信息传递出去。艺术的方式可以使更多人参与,“鲨鱼与人类”这个展览会一直进行下去,目前主要是在亚洲和欧洲,将来要一步步规划到达更远的地方。”

  黄建华与参展艺术家合影。

  收而不藏,艺术即日常

  “有责任的开发商就要注重环境保护,这是种自我要求。环保是一个责任问题,每个人都需要了解环保的重要性。企业的社会责任要量力而为,自发主动去做,而不要当成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如今已成为北京艺术人士必“打卡”的侨福芳草地,从建筑外围的达利雕塑就可一窥其底蕴。进门后更是“应接不暇”,每一处空间都能看到不同风格的作品。毫无疑问,芳草地成为了黄建华的“艺术杰作”,“开发侨福芳草地第一天并没有融入艺术品的想法,是对艺术的热爱引领着我,不断推翻不断改变,把越来越多的艺术品摆放到了这个空间。至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并没有想到这么远。”

  北京侨福芳草地

  侨福芳草地迷人之处,在于它好像拥有着“变身”的魔法,可能隔了一个月再去,艺术品就被换成了新的一批——“当代艺术需要不断更新和被破坏,破坏才有进步,作品换成新的语境,不停发生很多变化。”艺术对黄建华的一种启发,“艺术品就要摆在生活空间,它会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你。穿衣、吃饭,每一天的每件事情都要艺术化,变成生活的一部分。生活就应该艺术化,艺术的思考一定会带来品味的升华。”

  “收而不藏”是黄建华一直倡导的概念,在他心里,收藏是一个过程,要打破心里关口,摆出来、捐出去,让学校里孩子们看一看、摸一摸,才是个好现象。他坚持把艺术品捐给学校,“我认为有启发的作品就可以收藏,可以摆在任何的角落,摆在公共空间让大家欣赏,也不会心疼。”

  李晖,《涅槃-鲨鱼》。图片:侨福艺动

  黄建华认为艺术品被收入仓库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收藏的艺术作品可以轮流去很多地方,给更多的大众提供观赏机会。才更有意义。目前侨福芳草地内部有一个美术馆和两个画廊,在新加坡、香港等地也设立了芳草地美术馆和画廊。

  不为盈利,做艺术便更随心所欲,“以自己的能力,不影响到企业其他工作,以自己的兴趣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我们比较积极,每次展览都会出一系列画册,“鲨鱼与人类”一个展览就要花费1千万左右。作品能到更多国家展出,我们的艺术家也很兴奋。”

  杨凯,《倔强的独语者》。图片:侨福艺动

  黄建华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艺术家俸正杰的作品。他对色彩的要求很高。“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慢慢步入经济改革开放,大家都开始追求美、慢慢体现出对艺术的要求。与此同时艺术市场也在步入规范的过程。我平时与国内的艺术家交流得更多,觉得国内艺术的氛围和语境与国外很不一样。艺术家对自己的价值观要求太高,与国外的艺术家会有些脱节。”

  “鲨鱼与人类”展览现场,香港海事博物馆。图片:侨福艺动

  有着独到的眼光,黄建华日常也会涉及一系列作品——甲子年生日设计了一套极简风的茶具,陶瓷温润、用色淡雅。他笑言每年家里都要装修两次,“设计是我的强项,如今中国人越来越在意颜色搭配,家具已经不是为了传宗接代,要买珍贵的好木材。就像宜家家具的价格普遍不高,但很随意、很舒适。芳草地目前就在打造生活馆,出售一些价格不高的艺术衍生品,使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把艺术带回家。”

  陈佩玲,《究竟的彼岸》。 图片:侨福艺动

  在黄建华办公桌上方,始终摆放着一辆奔跑不停的小火车。对他而言,对艺术的追求就像这个始终在轨道上奔驰的火车——停不下来。“艺术家有天赋,企业家也有不同的使命。天赋不要用错了地方。相信生活的可能性,保持永远长不大的童心,对艺术的追求便永无止境。”

  文:Yidi Wang

  编:Tianchu Xu

  #你还知道哪些以环境保护为主题的艺术品呢?请在留言中与我们分享。

  artnet

  通讯

  artnet微信平台是由Artnet全球有限公司独家授权的平台,任何出版机构或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artnet微信平台或翻译来自artnet News网站的文章,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作者:编辑:陈燕
 
 
神州大地的绚烂色彩
全国农民画创作展亮相中国美术馆
 
清代御医手稿重现
北京如何绘就“西山文化带”
 
五月光明书榜
考古专家披露北朝舍利函详情
 
 
贵州原创歌曲《天眼》带你向宇宙问声好!
贵州:你知道的VS你不知道的
贵州画家姜澄清书画展开展ing……
《贵州概览》:览尽贵州百态
贵州文艺工作者:让主流多一点生动多一些隽永
贵州文艺界探讨贵州故事的全国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