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国汉:博雅教育成就一生

2017-12-12 11:10  来源:中华读书报

  郑国汉

  11月的香港,车水马龙,繁华如昔,而在九龙尖沙咀的一间会议大厅里,来自全球特别是亚洲地区超过80位在博雅教育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的教育界领袖和学者,齐聚一堂,共同见证了亚洲博雅大学联盟正式启动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联盟由15间亚洲地区著名博雅学府组成,包括来自中国香港的岭南大学、中国内地的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华东师范大学、昆山杜克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韩国的延世大学、首尔国立大学、庆熙大学、台湾的“国立政治大学”、天主教辅仁大学、东海大学、以及日本的早稻田大学、上智大学、国际基督教大学和东京大学。

  联盟成立的目的,是让拥有相似特色和愿景的成员大学,通过互相参照去学习最佳实践,从而一起提升教与学和研究的质量,同时亦有助于提升成员大学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地位,并协助在亚洲推广博雅教育的优越性和重要性。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教授指出,现在是适当时候因应未来数十年的挑战和机遇,审视博雅教育,重新思考它在亚洲地区的定位。“近年,我们看见不少亚洲国家对博雅教育产生浓厚兴趣。他们在博雅教育发展方面作出不少投资,作为提供高度专门化、技术化或以职业为导向的本科课程的传统高等教育的另一个选择。”

  作为一所博雅大学,岭南大学致力于丰富学生的学习体验及推动跨学科研究。而实现这些使命的其中一个重要途径,便是通过与国际院校之间的相互合作。2015年,岭南大学被《福布斯》评选为亚洲十大顶尖博雅学院之一。“我们相信通过邀请拥有相同理念的博雅大学的教育专家们参与是次会议并分享心得,可以让我们重新思考博雅教育的传统特色。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藉此机会正式成立亚洲博雅大学联盟,以突显并融合中西价值观。”郑国汉教授如是说。

  1888年(清光绪十四年),岭南大学前身格致书院创办于广州,先后改名为岭南学堂及岭南学校,至1927年正式改名为岭南大学。1948年,陈序经接任校长,迅即将岭南大学的学术地位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上任前,陈序经即向清华大学、中央研究院、协和医学院等一流学术机构挖角,聘请明星级教授十数人。另外,陈序经又以个人的交情和魅力,请来陈寅恪、王力、梁方仲、容庚几位人文学科的国宝级教授加盟,奠定了岭南大学在中国文史界中举足轻重的地位。1952年底,全国高等院校进行调整,岭南大学的校园拨给中山大学,原有的课程或科系并入中山大学及广州其他院校,曾经是国内著名学府的岭南大学正式解体,结束了60多年曲折而光辉的教育历程。

  1967年,岭南大学校友在香港以岭南书院名义复校,到今年刚好是50周年。“这50年来,岭大在香港经历了不少挑战及变迁。岭南书院于1978年易名岭南学院,至1995年由位于港岛司徒拔道的校舍迁入屯门,同时开始定位为博雅学府,为学生提供优质的博雅教育,成就他们的人生。岭南于1999年获批准升格为大学,正名为岭南大学。”

  今天的岭南大学,已成为香港八大公立大学之一,环球博雅院校联盟成员及国际高等商学院协会(AACSB)认证成员。在2017年发布的QS亚洲大学排名中,岭南大学位列亚洲第100位,中国(含港澳台)第41位。此外,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主持的“2014年研究评审工作”中,岭大的表现亦相当不俗,包括翻译方面有15%的研究取得四星和三星评级,在各院校之中表现最佳;而哲学及视觉研究的表现则排行第二,经济学排行第三,历史方面排行第四。作为专注于人文社会学科,以本科教育为重点、教研并重的大学,岭南大学刻意以精细规模实行高互动性的小班教学,打造紧密的师生关系。

  回首历史,对于筚路蓝缕中一路艰辛走来的岭大人来说,既感慨又自豪。而郑国汉教授,这位当年获得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校区经济学硕士及哲学博士学位,曾长期任教佛罗里达大学,历任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及经济系系主任等职的经济学家,在接任岭南大学校长一职以来,几乎将他全部的精力和心血都花在了如何将博雅教育做好做精这件大事上。

  就博雅教育的相关问题,郑国汉校长近日在香港接受了本报采访。

  中华读书报:关于博雅教育,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叫法不一样,如文理教育,通识教育,素质教育等等。您如何定义这一概念?可否谈谈岭南大学博雅教育的相关情况?

  郑国汉:博雅教育最为人熟悉的定义,是建基于文艺、人文、自然及社会科学的全人教育,因此有人把它称为文理教育。也因为它的知识结构比较广阔,所以有人把它称为通识教育。但是,严格来说,博雅教育除了有通识的课程内容,还特别注重教与学的方法与形式。在岭南,我们的方法与形式包括小班教育、建立密切的师生关系、重视讨论交流、多元角度独立思考、课外活动、社会服务以及职业实习等。

  “博雅”一词是描述这种教育所培养出来的学生的特质:“知识广博、为人儒雅”。他们知识面广,拥有独立思考、慎思明辨与寻求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关怀及尊重社会上的人和事,毕业后贡献社会既有能力也有抱负。岭大以博雅教育为理念,是要让学生妥善准备自己的人生,而不是只为了一份工作或专业筹谋,我们希望通过博雅教育去成就学生的一生。而岭大新的口号“博雅教育,成就一生”,正是反映博雅教育的要义。

  岭大通过以下模式实践博雅教育:基础宽广的课程设计,紧密的师生关系,四年全宿的生活,丰富多采的交流和课外学习活动,积极的社会服务,以及多元化的工作体验。

  中华读书报:近年来,岭南大学在博雅教育方面发展迅速,成就斐然。这次的亚洲博雅大学联盟启动会议将主题设定为“亚洲的博雅教育:成就、挑战和愿景”,具体到岭南大学,这些年取得了哪些成就,未来有何新的发展目标?

  郑国汉:2015年,岭大被美国杂志《福布斯》评为亚洲十大顶尖博雅学院之一。今年10月16日公布的2018QS亚洲大学排名中,岭大排第100名,比去年上升了9位。其中,在“教员具国际背景”与“出访交流生”两项评分都得到100分满分的突出表现,而“出访交流生”更在整个亚洲地区排第六位,反映岭大的国际化努力获得肯定,我们有信心岭大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在课程建设方面,我们计划建立几个重点课程,包括风险及保险管理、数据科学、环球博雅课程等。在学生个人发展方面,我们提供机会给学生参与培育企业精神和正面领导力的培训。我们会进一步提升学生的学术水平,包括中英文水平,亦会努力提高学生入学水平。

  另外,我们将更努力地在亚洲地区推广博雅教育。这两天我们举办国际会议,牵头成立“亚洲博雅大学联盟”,希望借着在本地和海外多做推广,让更多人认识博雅教育的理念和好处,学生在选择大学的时候,选择博雅大学亦会更加有信心。

  中华读书报:我们注意到岭南大学与大陆高校合作较多,尤其是这次会议上还与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合作创建亚洲博雅大学联盟。请详细谈谈合作情况。

  郑国汉:与大陆高校合作是岭大一项恒常的活动,包括教员与内地院校进行互访、访问学者互访、与部分院校在硕士课程上合作、也探讨合作开办硕士/双学位硕士课程,其中因为历史原因,与中山大学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亚洲博雅大学联盟”由岭大牵头成立,是一个由亚洲地区著名博雅学府组成的国际性院校网络,在今年11月20至21日由岭南大学在香港举办的联盟启动会议上正式成立。联盟成立的目的是让拥有相似特色和愿景的成员大学,通过互相参照去学习最佳实践范例,从而一起提升教与学和研究的质量。联盟亦有助提升成员大学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地位,并协助在亚洲推广博雅教育的优越性和重要性。联盟成员将通过确认未来挑战、分享最佳实践范例、以及成员之间和对外合作,来回应急速变化的教育环境。

  中华读书报:当前,国际上博雅教育在理论上有无新的进展?有何新的动向?

  郑国汉:在理论上并没有什么新的发展,但在实践上有新的做法,与时俱进。博雅教育的目的是训练有较高适应力的通才,在面对新问题及新现象时,有能力去用新思维新知识解决问题。因为技术变化远比以前更快,博雅学院也提倡创新思维、企业家精神以及初创企业。

  中华读书报:那么,当前博雅教育面临哪些问题或挑战?

  郑国汉:博雅教育成本高和博雅教育内容与时俱进的挑战,以及毕业生面对世界快速变化的适应能力。

  中华读书报:近年来,中国大学的通识教育受哈佛的影响很大。一些知名大学都某种程度上借鉴了哈佛模式,但借鉴的同时却没有解决本土化的问题。您如何看待这一矛盾?岭南大学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郑国汉:问题在于对通识教育的定位:通识课程是处于核心还是边缘?是基础性的还有补充性质的?在岭大和其他博雅学府,通识教育是核心,是整个本科教育的基础,而非可有可无的补充。杜克昆山大学的报告《中国通识博雅教育创新》提出六大建议,其中第一个建议就是“突出通识教育”,以提高通识课程的地位及水平,不要让学生视为“多余”及让老师视为是“副课”。

作者: 编辑:田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