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文化  >  桫椤随笔  
小说《莲花》
2018-01-12 15:00 来源:贵州作家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莲花是个姑娘的名字,这名字听起来有些土气,是莲花的奶奶给起的。据说莲花的娘生莲花的时候难产,娘的肚子疼了三天三夜也没将莲花生下。后来莲花的奶奶在他们家祖屋顶上的天空见到了观音菩萨。观音慈眉善目,头顶光环,坐下的莲花金光闪闪。她微微一笑,轻轻弹下一片金莲花瓣后,莲花就呱呱坠地了。

  这故事听起来有点神话的味道,可它却不是。那时莲花的奶奶已近六旬,老眼昏花是常有的事。菩萨普渡众生,救人间危难于水火,可莲花的娘生下莲花后,没几天就去逝了。

  留下幼小的莲花,多可怜。

  很多人都说这孩子喂不活了,整天哭个不停,瘦小得跟只耗子似的。莲花的爹整天说丧气话,说要死就都死了吧,死了倒也落个干净!奶奶就骂她爹不是人,是个畜生。还用马鞭狠狠抽他。莲花的爹一气之下干脆远走他乡,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奶奶伤心至极,带着莲花辛苦过活,用面汤将她喂大。

  都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但莲花不像草,倒真像一朵绽放的莲花。十五六岁就出落得很漂亮了。那时她刚读完初中,家里的条件不能让她再往下读书了,莲花就整天抱一本书,旁若无人的看。不看书的时候莲花却也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镇子上有莲花的地方总能听到她的说笑声,她的声音很脆很甜,像只欢快的小蜜蜂。

  有看不惯的女人骂莲花是个小妖精,像妲己。后面很多话都很难听。莲花却不置可否。她不喜欢锦林镇那些说脏话的人们,讨厌他们动不动就吵架打架的习惯,还讨厌男人们色迷迷的眼神。莲花不理她们的闲话,仍然看自己的书,继续像小蜜蜂一样的说说笑笑。也有读过书的人夸莲花是镇上长得最漂亮的女孩,百年难遇,简直就是锦林镇的西施貂蝉。莲花知道西施貂蝉,可她却一副搞怪的模样,说西施是哪个?貂蝉是哪个?不晓得!一边说一边把头摇得跟块弹片似的,我只晓得我叫莲花。

  我叫莲花。

  莲花疯掉之后还知道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得了一场什么怪病,莲花在一夜之间烧掉了她所有的书和纸张后,一下子疯掉了。

  吴三跟一伙人说,看来还晓得自己是谁。那时莲花就坐在街边的角落里,蓬头垢面,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吴三蹲下去问她,那你爹呢?莲花使劲摇头,我没爹。你妈呢?莲花也使劲摇头,我没妈。吴三就大笑起来,说那你从哪儿冒出来的啊?吴三是个混混,他一笑一伙小混混也跟着笑。莲花满脸的惊恐,从地上呼啦一下爬起来,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正值盛夏,太阳当空,天热得不行。莲花跑得满头大汗,汗水从额头滑下,脸上出现了一道道小水沟。莲花边跑边用手擦脸,把自己弄成了一只小花猫。跑到家门口,奶奶都快认不出她了。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阳光从叶间洒下,星星点点地掉在地上,掉在莲花的身上。她把头斜抬着,将右手一根食指咬在嘴里。

  奶奶老了,看了半天才有气无力地说:我的祖宗哟,这几天都跑哪去了?

  莲花愣愣地看着奶奶,说:你是哪个?

  奶奶的眼里就汪满了泪水,傻孩子,咋疯得连奶奶都不认识了?她把莲花拉到屋里,找来大盆放上水,将莲花全身上下剥干净。奶奶让莲花坐到盆里,莲花很听话,乖乖地就坐到了盆里。奶奶给莲花洗澡。老人的手很粗,比洗澡巾还粗,手到之处,垢凝一条条地滚下来,滚到水里,像满盆的小黑虫子。莲花就在水里玩那些小黑虫子。奶奶用手去搓莲花的乳房,弄得莲花一阵咯咯直笑。莲花刚满二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一对乳房直挺挺的,很丰腴,像满籽的玉米棒子。奶奶自言自语:这没疯多好呀,多俊的姑娘呀,哪家的私娃就该享福了呀!

  奶奶一边洗一边问莲花,问莲花想不想嫁人。莲花想了想,很肯定地说:想嫁人!

  奶奶把她的脸扳正,见她不像是说疯话。奶奶笑了,说我们莲花长大了,想嫁人了,我们莲花一定能嫁个好人家的!老人说着把莲花湿漉漉的头揽在怀里。揽了一会儿奶奶放开莲花,说你觉得忠胜咋样?还有兵兵呢?奶奶说的是镇子上的两个老实孩子。

  莲花用一双奇怪的眼睛看着奶奶,说我不要忠胜,不要兵兵,我要陈舟!我要陈舟!陈舟!说着使劲拍着水盆里的水,水花四溅,溅得奶奶一身湿。

  奶奶说:陈舟是哪个啊?哪个啊?该死的陈舟把我们家莲花害了啊!奶奶不知道陈舟是谁,锦林镇的人谁也不知道莲花口中的陈舟是谁。

  莲花突然从水中站起来,把奶奶吓了一跳。她火急火燎地说:我得去等他,见不到我他会伤心的!说着从盆里踏出来,光着身子跑了出去。老人愣怔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老泪急出来了,龟娘的哟,造孽呀!她起身一摇一晃地跟了出去。

  第一个见到莲花的是一个男人。他叫李大,是个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四十来岁了还没找到女人,整天在镇子上东游西逛。李大见到光着身子的莲花在小巷里奔跑,眼都直了。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狠狠的擦着双眼。再睁开眼睛时,莲花已离他很近,他的视线像小蛇样的在莲花的整个身子上溜了一遍,之后嘴巴咧开了的笑。

  莲花的家在镇上那个斜坡的边缘,她跑过几条小巷就来到了大街上。这天不是赶场天,外头的人不多,但东一个西一个的都向她围拢过来。莲花茫然失措,她弄不清楚人们为什么要围着她。男人跟小孩们阵阵发笑,女人们则一脸的严肃,她们有些人大骂起来,骂莲花是个失了体统的女人,丢了她们女人的脸面。几个调皮的孩子用树枝去搔她的胸和下身,莲花害怕得蹲了下去护住身子,哭嚷着一声声喊着陈舟的名字。但谁又知道陈舟是谁?锦林镇没有一个叫陈舟的人,他们料定那个陈舟肯定是把莲花甩掉的男人。

  吴三一伙人闻讯赶来,是吴三先在莲花的屁股上捏一把的,看得周围的人失声尖叫。吴三捏了莲花后,回头对一伙人大笑,说比豆腐还嫩呢!旁边的一个女人高声骂起来:真无耻!吴三一下变了嘴脸,对骂人的女人说:关你屁事!是不是也想尝一下滋味?

  谁骂你了?女人的声音低了下去,我骂这没穿衣服的畜生呢。

  女人这样说吴三又恢复了笑脸,畜生?哪有这么漂亮的畜生?几个小混混都在莲花的屁股上捏一把。女人们都把脸别到一边去,那些男人们仍在笑,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止的。奶奶拄着拐赶来了,用拐棍打开了几个人。几个人心有不甘,但见派出所的两个民警走过来了,就悄悄地退到一边去了。民警告诫吴三一伙人少惹事。让莲花的奶奶把人看好,这样出来会影响社会秩序。女人们也跟着附和。奶奶没说什么,一双老眼发红,她脱了外衣给莲花披上,带着她离开了人群。

  莲花的事在镇子上传开了,一个不穿衣服的疯女人,在人们眼前把什么都现光了。一些男人开始谈论莲花,说她的皮肤是怎样的细嫩,胸是怎样的高,屁股如何的翘。他们用手比划着,说哪家婆娘都没法比。女人们听到后就扭男人耳朵,说不要脸的东西,喜欢就跟她睡去!

  这不是没有男人这样想过。吴三就曾不只一次想睡了莲花。

  在街上见到莲花好几次,不知道为什么,吴三总免不了的多看她几眼。莲花虽然疯了,但她依然是那样漂亮,每次看到莲花,吴三总会想起那次在街上的一幕,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可自从那次之后,莲花每次都穿了衣服,不仅穿了衣服,还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就连上衣领上的扣子都扣上了。吴三很是失望。

  一次吴三一伙人又在街上见到了莲花,那时天快黑了,莲花正要回家。吴三看四下无人,便跟了上去,拦住了莲花。吴三把她上上下下看了个遍,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吴三说,天这么热,你不觉得热吗?其实那个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晚风从那些房屋的夹缝里吹来,还有些凉飕飕的。

  莲花没理她,拐了弯绕开他向前走。吴三不甘心,又上前拦住了她,说热就把衣服脱了吧!

  莲花说:我奶奶说了,衣服不能乱脱的,乱脱衣服就是流氓!莲花这样说一伙人大笑起来,吴三回过头瞪了几个人一眼,大家就都不笑了。

  吴三说:咋就不能乱脱了?天这么热,你看我。吴三说着脱了自己的上衣,露出黝黑的上身,活脱一头小水牛。吴三说我都脱了,你也赶快脱吧!

  莲花说他们不热吗?咋不脱衣服呢?吴三回头一本正经地对几个人说:都他妈脱了吧,天这么热。说着向几个小混混使眼睛,几个人纷纷脱了衣服。莲花一阵大笑起来,流氓流氓,全是流氓。笑着就跑回家去了。

  吴三大失所望,狠狠的向地上吐了泡口水,骂了句妈的,说这是真疯还是假疯啊?

  一个小混混说:三哥不会喜欢上这疯丫头了吧?

  吴三说喜欢个屁,不就是想再看看吗?可以的话睡一下就再好不过了。

  另一个混混上前给他出主意,说三哥要睡这疯丫头还不简单?说着在他耳边一阵嘀咕。

  莲花常去的地方,是那个叫鸡顶的小山坡。山头生得像一只鸡头,兀自翘首在小镇的西边。那是镇子里头最高的地方,在镇西头公路上方几百米处。上面一条小路连接镇子,除了公路一方稍显空旷,其余周边都建有民房,再远一点,就是看上去比鸡顶山还高的大山。

  莲花总坐在那儿遥望远方,远方从山的仄缝里会突然冒出些车来,大大小小的车子由远及近或由近至远,呼啸疾驰而过。另外就剩下山了,视野所及之处,除了山还是山,层层叠叠,高低起伏着。有时莲花在那儿一坐就是一整天,奶奶真的老了,管不了她多少了。夕阳快落山的时候,吴三跟几个小混混摸到了鸡顶山上。

  吴三见到莲花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发呆,吴三从她身后往她肩膀上拍了一下,莲花回头,见到吴三,莲花一阵傻笑。吴三让她脱衣服。莲花说她不会脱衣服。吴三一阵坏笑,说不会脱那就让我给你脱吧!说着就要去脱莲花衣服。

  莲花没有让他乱脱衣服,一下从石头上站起来,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吴三感到手臂一阵刺痛,看了一眼,发现袖子都被划破了。几个人见状不对赶紧上前帮忙,可忙活了半天,事没干成,几个人却不同程度的受了伤。莲花疯起来疯劲挺大,她手中握着一颗钉子,手指跟扳钳一样咬住钉子不放。钉子是奶奶给她的,足有一巴掌长,钉尖锋利无比。奶奶告诉她,如果再有男人欺负她,就用钉子戳他,戳死他!

  几个人开始没注意,被她戳得血淋淋的。等后来注意到那颗铁钉后,几个人就试图去抓她的手,想将铁钉从她手中取下来,可他们似乎是想错了,莲花发着疯扣牢钉子狂舞乱舞,运动的轨迹毫无规律可循,钉子跟手连成了一体,身体里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几个人吃了大亏,只得悻悻离去。

  后来他们又去了一次鸡顶山,这次他们总结了上次的经验教训后,一个小混混悄悄从莲花身后将她紧紧抱住。吴三就去拔她裤子,裤子还没拔下来,莲花不干了,疯劲一上来,挣脱后一钉子就往吴三劲部划去。这一次,吴三还进了医院,险些划破了劲部的主动脉。

  之后他们再不敢去接近莲花。说她是个危险人物。他们还把这事传扬出去,不过只是讲了莲花用钉子伤人的事,省去了想占莲花便宜的原由。吴三给几个人交待过,因为这事没干成,吴三觉得很丢脸,所以只说莲花已经病入膏肓,让大伙离她远点。这话很多人都将信将疑,一些人却知道这其中的猫腻,笑而不语。不过他们见过莲花手中的钉子,随时随地都紧紧地握在手心,钉尖闪着白色的光芒。

  后来又有男人受了伤,是杀猪匠熊洪。熊洪的老婆几年前跟别的男人跑了。熊洪长得五大三粗,全身是劲,就是几百斤的肥猪都能栽在他手里,何况是小小的莲花。可事情却不那么好办,熊洪全身上下都受了伤。但与吴三不同的是,熊洪行下了这等龌龊事嘴却不关风,到处说莲花是根火辣椒,看着耀眼却没人能够吃得下去!他一边讲一边撸开衣服,身上满是伤迹,有划拉的,有刺的,点和线纵横交错。熊洪不停地摇头,做出一副丧气的样子。这给那些心里有鬼的男人上了一课,想跃跃欲试却也心生忌惮。一些人嘴上骂熊洪,心里却被他说得痒痒的。

  据说有人吃上了莲花这根火辣椒。

  谁也没料到,那人居然是光棍李大。李大性子很弱,傻不拉几的模样,是个没骨头的男人,镇子上谁想欺负他都可以,连小毛孩也敢高声骂他。有人说在鸡顶山上见到李大睡了莲花。人们不相信,说这咋可能?可说的人说得有鼻子有眼,说这事奇了怪了,莲花在李大面前不发疯,她手里有钉子,也没戳他,任李大趴在她身上,想做什么都可以。听的人听不下去了,就骂李大:狗日的畜生,连疯子也干!

  李大是个特别喜欢喝烧酒的人,有人就请李大喝烧酒,喝了烧酒的李大就给他们讲吃辣椒的事。李大大着舌头讲,听的人都竖起耳朵听。李大说我也怕啊,我最怕了,我胆儿小,这你们都知道,莲花手里可有钉子,有杀猪刀那么长。李大说话总夸张,这不奇怪。有人更正说没那么长,就一拃,说着用手比划。李大用醉眼瞄他一眼,说那么长也得要命不是?可这么多年我没粘腥啊,逼都逼死了,我想就是死那也不打紧的,可你们猜怎么着?李大卖着关子。几个人急得都想揍他一顿,说赶紧说啊!

  李大喝了口酒,这就怪了,她没向我舞钉子,自愿给我宽衣解带。说到这儿李大就不说了,独自又喝起酒来。

  几个人说,这就没了?李大说还能有哪样啊?接下来的那点事你们哪个不比我清楚啊?

  有人一下抢过李大手中的酒杯,说李大你谎鬼呢?你比刘德华还帅怎的,莲花能自愿让你睡?

  李大笑着说:她给我面子嘛!

  面子?你多大的面子啊?能盖过天不是?那人把双眼一瞪,你他妈到底说不说?

  李大被他吓住了。我说,我全说还不成吗?你们笑我傻,我才不傻呢!我听莲花老是喊陈舟,于是我就当了回陈舟,我一说我是陈舟,莲花就让我给睡了。那人转怒为喜,李大伸手夺回酒杯,狠狠地喝了口酒。

  只是,李大说,哪有免费的午餐?都完事了还是给划拉了一下。说着李大伸出了左手,手心里真有一条血红的伤痕,长长的,像根小菜花蛇。

  看过李大手上的伤痕,大家都信了他,那人说,陈舟?你他妈就叫陈舟吧,叫什么李大啊?搞得自己比中国还大的样子。一伙人爆出大笑。

  之后就有男人大着胆子到鸡顶山上去了,去干什么呢?当然是找莲花。男人记住了李大的话,一上前就说自己是陈舟。莲花就把他的左手拉到跟前,说你不是!男人慌了,眼睛盯着莲花手中的钉子,身子一阵哆嗦。莲花说你是陈舟那你伤哪去了?说着拿双雪亮的眼睛盯着男人。男人急中生智,说好了,消了,不见了。几句话把莲花说得脸色大变,还没等男人反应过来,莲花的钉子已经在他的手心里划拉了一下,血珠子就冒出来了。疼得男人赶紧收回了手,却不敢叫出声来,只能在嗓子里闷哼一声,转身便要逃离,却听见莲花在后头那软绵绵的声音说:别走啊陈舟,我想要抱抱!

  七月来了,鸡顶山上的树木显得更加葱茏。只要不下雨,莲花都会去守在那儿。远方还是那样的远方,大山里裹着大山,锦林镇还是那样的锦林镇,平房小街和人群,一层不变。

  去过鸡顶山上的男人都轻车熟路,他们都知道,左手心里的那道伤痕就是他们的钥匙,当然,还有个类似公开的暗号,他们得是陈舟。自从李大泄漏了那个秘密之后,去找莲花的男人在陆续增加,刚开始只是那些没找到老婆或老婆死掉跑掉的男人,后来一些有老婆的男人也去了。去的人多了,有时总能在山里撞上,他们都不搭话,互相递个眼神,彼此心照不宣。只有等到山下,几个人一起喝酒打麻将的时候,会忘乎所以的开玩笑叫对方陈舟。锦林镇有多少陈舟呢?说不清楚,左手心里有伤疤的男人都叫陈舟。伤疤在手心里很丑陋,像锦林镇那条年久失修的河道,入眼满是疮痍。不过是长在手心里,只要你不愿意,手指内曲没人看得到,除非是自己的女人。有知道内情的女人隔三差五就会检查自家男人的手心,发现有疤痕就跟男人大吵大闹起来,嚷着非离婚不可。一些怕老婆的男人头脑也尖,有了伤疤后就趁女人没留意前,故意在女人跟前再弄一回,居然也能蒙混过关了。不过女人们对这道伤疤很敏感,你伤哪不行啊,非得就在那地方。

  很多女人自发的组织起来,不论男人有伤与否,她们提起扫帚棍棒,得闲就堵在鸡顶山下,见到莲花要上山就追赶。莲花不能上山就只得四处晃荡,镇上的女人都像防贼似的防着她,让家里的小孩离她远点,说她很可怕,比老虎还可怕。孩子们把话听进心里去了,莲花就成了孩子们心中恐怖的代名词,哪家的娃儿要是不听话,大人就吓唬他们,说让莲花把你抓了去!孩子就乖乖的该干吗干吗去了。

  有捣蛋的孩子在街上遇到莲花,远远的就用石子扔她,放擦炮吓她。莲花成了惊弓之鸟,见到人就远远的离去。

  冬天的时候,莲花的肚子渐渐隆起来了。刚开始奶奶还以为莲花得了什么怪病,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有了身孕。奶奶才知道这孩子被人糟蹋了,她问莲花肚子里的娃是谁的。可问了半天也是白问,莲花只会嘿嘿的笑。奶奶气得嘴都歪了,说观音菩萨哟,观音菩萨,咋不保佑保佑我们莲花?老人说着把拐棍敲在地上咚咚的响。

  天冷极了,没有下雨,也没有下雪,干冷干冷的。镇子上的人一个个冷得缩头缩脑,似乎就连那些房屋跟小巷也怕冷,一声不吭地匍匐在山坳里。奶奶拄着拐棍,拉着莲花来到镇街上。奶奶一到街上就开始破口大骂,骂是哪个牛马狗娘养的欺负了莲花,有胆做就得有胆承认,不然就得挨天打雷劈。她一手拄拐,一手牵着莲花,身子佝偻着。莲花在她身旁,咬着手指一会儿看天,一会儿看地,或者看过往的行人,眼里一片茫然。老人从街头骂到街尾,又从街尾骂到街头,那些干过事的男人们谁也不敢吭声,镇子上的所有人都不敢吭声。锦林镇变得死一般的沉寂,安静得仿佛只能听到老人的咒骂声。

  终于下雪了,雪花很洁白,拐着弯从天空飘落,一些雪花临近地面时,被伏地的风一吹,转了几圈才落地,仿佛不愿降临人间似的。奶奶的骂街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后来就变成哭诉了,反反复复就说莲花那飘零的生世。老人甚至天真的想找出那个弄大莲花肚子的男人,她不惜拉下老脸四处访问,可谁也不理她,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生怕惹上了麻烦。整个冬天过去了,老人彻底失望了。

  之后老人再没有骂街,她们甚至连街上也很少去,要不是奶奶偶尔上街购点盐油之类的家需,大家似乎都把镇上这样一户人家给遗忘了。

  莲花已经有些行动不便,肚子大得跟只水桶似的。春天来了,院子里的桃花开了,一朵挨一朵,红艳艳的在春风里招摇着。不能去外面的莲花喜欢看桃花,一把竹椅放在院子的桃树底下。坐在那儿,她一边摸着大肚子,一边一朵一朵地数桃花,数着数着迷糊了又回头数。数了会儿桃花就发呆,有时会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大笑,把小巷里过路的人都会吓一跳,之后就高一声低一声细细碎碎地哭。每当这个时候,奶奶总是独自抹一把眼睛,其实她眼里没有泪。

  莲花的孩子是在春末出生的,这时间来得太快了,让人有些猝不及防。奶奶没力气将莲花送进医院,就连个接生婆也没有。莲花疼得哇哇直叫,看热闹的女人们在远处指指点点,老人拄着拐棍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莲花的每一声叫唤都会让她驻足。她不时的望着祖屋顶上的天空,莲花那最后一声力竭的声嘶让她突然跪倒在地,虔诚俯首,仿若祈求宽恕的罪人。

  是婴儿逐渐清晰的啼哭唤醒了老人,回到屋里,莲花已经奄奄一息。

  没有人能救得了莲花,就连观音也救不了。

  这是莲花奶奶对远道而来的访客说的一句话。访客是一对五十来岁的夫妇,主家姓陈。那时老人的耳朵已经听不太清楚话了,但夫妇二人还是坚持给她讲完了一个故事。

  他们有一个独生子,叫陈舟。患有先天性心脏缺失的病症,但小时候就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孩子恢复了健康。从小孩子就聪明伶俐,读书的事从不让父母操心,成绩很拔尖,后来还顺利地考上了首都的重点大学。可就在大二那一年,一天学校里突然打来电话,说孩子死在了宿舍里自己的床上。夫妻俩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后来法医鉴定证实了这一点,是心脏出的问题。

  这是女人讲的故事,故事还没讲完女人就已泣不成声。男人接着讲,说这当然不是话题的关键所在。

  他们赶去了北京的那所高校,见到了死去的儿子,发现他手中还捏着那本日记。儿子把日记本拽得紧紧的,仿佛那比他的生命还重要。从日记的内容来看,陈舟像是爱上了一个叫莲花的农村女孩子。陈舟在日记上这样说过,他要竭尽所能帮助她,让她脱离苦海,摆脱那个愚昧之地,然后用生命去守护着她。

  他们是在一次市里举办的一个地区优秀学生交流活动会上认识的,那时他们还在念初中,莲花所在的镇中学就选到她一人。好多个市县的优秀学生云集此地,畅谈理想与人生。这两个孩子意趣很投合,谈到了一起。

  莲花跟他谈了很多话题,关于知识,关于思想,还有关于那个山里的小镇,关于她的命运……

  莲花知道她初中毕业读书生涯就会结束,奶奶老得不行了,她说这是她的命。可陈舟告诉她别信命。那日记里记述了两个少年关于命的思辨,陈舟说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包括莲花所描述的山村小镇的命运。

  日记里满含激情,透着鲜活思想的灵光,燃烧着青春亮丽的火焰。

  思辨的结果,莲花最终信了他。

  他们一直互通着信件,莲花告诉陈舟,她仍然坚持读书,她要在书中找到所有关于命运的答案。陈舟告诉莲花,让她等他,等他来找她。

  可这样的等待注定是遥遥无期了!

  男人说,大概就连陈舟自己也不会知道,上天会对他开这么大的玩笑。

  陈舟出事后,在读了那本日记之后,他们担心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会害了那个用心和灵魂守候的姑娘,遂决定写信告诉她这个不幸的消息。可哪能想到他们却成了毁灭她所有精神支柱的刽子手。

  这些话像是来自一个遥远异度里的灵魂的声音,相隔不同的时空,却又传递过来了。连空气都似乎一下子在这夫妇的谈话中凝固了。

  这近三年来,他们反复读着儿子的日记,仿佛自己的一些想法就是儿子的了,儿子就在他们心里活着,所以他们决定来到这儿找莲花。

  也不知道老人听清了故事没有,不过听清了也未必能听懂。讲故事的人只管把故事讲完,如果非要听者怎么样,那是无理的也是不现实的。

  听完故事莲花的奶奶还是重复了那句话,像是梦呓,没有人能救得了莲花,就连观音也救不了。

  一个星期后,夫妇二人把奶奶和莲花从锦林镇接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莲花死后,奶奶也给莲花的孩子取名叫莲花。

  文礼:1983年生于贵州省黔西县锦星镇,2002年毕业于黔西师范学校。2006年开始文学创作,现在黔西县林泉镇合心小学任教。

作者:文礼 编辑:郭瑾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每日推荐
贵州榜样 百万公众网络学习
· [娱乐]   《笑声传奇》蔡明变性感猫女
· [娱乐]   《人民的名义》续集达康将腐败?
· [教育]   校园课间操 你们个个都是“戏精”
· [教育]   高考低分如何上好大学?
· [文化]   缅怀余光中 回顾经典佳作
· [文化]   历史上的“双十二”你还记得吗
· [黔茶]   平时泡完的茶叶别倒 用处多
· [体育]   中超裁判错判问题再成焦点
· [公益]   摊主奉献爱心 网上消息换来爱心鞋
专题策划
【专题】贵州文化扶贫网上展馆
【专题】贵州首届京剧票友展演大赛
【专题】文脉颂中华·非遗网络传播活动
【专题】多彩贵州大型书画“双百”展
· 【专题】盘点贵阳那些小巷子
· 【专题】青岩古镇创5A全域旅游
· 【图说】一张图看懂未来五年家庭教育
· 【贵州榜样漫画】老红军李光的“红色情”
· 【图解】儿童防拐小技巧
· 【图解】盘点那些花钱如流水的女明星们
· 【图解】揭秘雷霆双子星背后的男人......
· 【专题】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贾里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