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在诗外 青年小吏的一首小诗为何打动王安石

2018-01-24 10:56  来源:学习时报

  往者议论宋诗,多谓其萎靡纤弱,一如当日国势。然而却有一首宋诗,其格局气象,足以雄视汉唐,远迈魏晋。

  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翅飞上山。

  人固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

  昆仑之高有积雪,蓬莱之远常遗寒。

  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间?

  这首《暑旱苦热》的作者是王安石最欣赏的一个青年官吏王令。

  王令,字逢原,原籍魏郡元城(今河北大名)。5岁父母双亡,自学成才,20岁在高邮担任学官,遇到王安石,一见如故。王安石当时愤于北宋积贫积弱,发出“三不足”的感慨即“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而王令的诗,慷慨悲壮,气韵雄浑,而内中又常关切民生疾苦,兼具悲天悯人的情怀,因此深受王安石赞赏,称其为“志士仁心,叹苍生而泪垂”。

  这首《暑旱苦热》,颇有诗史之慨,“清风无力屠得热,落日着翅飞上山。人固已惧江海竭,天岂不惜河汉干?”描述了北宋旱灾的情景,据史书记载,北宋建立初到真宗乾兴元年(1022年)为止的63年间,全国发生大型旱灾76次,旱灾频繁,可见一斑。庆历七年(1047年)的一场旱灾甚至导致宋仁宗两度下“罪己诏”,宰相王随引咎辞职,而受灾百姓更是流离失所、沦为饿殍。

  王令这首诗,并未直接描写旱灾的惨状,“落日着翅飞上山”,太阳像长了翅膀一样飞上山头,迟迟不落,烤着大地,人们害怕这样下去,江海都会枯竭,甚至天上的银河也会被烤干。读者足以感受到当时炽热的温度。

  下句却忽然从现实世界飞升到神话世界,“昆仑之高有积雪,蓬莱之远常遗寒。”传说中的昆仑、蓬莱都是神仙居住的“仙山”,那里白雪皑皑、终年冰川,强烈的冷热对比,让读者从熔炉一般的火焰山瞬间漂移到寒冷彻骨的北极冰川。

  然而,诗人平静地说了一句:“不能手提天下往,何忍身去游其间?”

  壮哉!读诗至此,直欲拍案而起、拔剑击柱!

  “手提天下”何其慷慨,“何忍身去”何其仁义!

  这就是一个古代小官吏的境界与情怀。

  孟子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诗人出身贫寒,无所依靠,曾经回忆说,“自我之生,迄于于今,冬燠常寒,昼短犹饥”。他担任大宋朝廷的官吏,却并未仅仅把官职作为谋生的饭碗,即使遇到旱灾,想的也不是自己逃离此境、赴彼乐土,而是胸怀天下苍生,要与天下人共患难。

  正因如此,王安石才将其引为知己,写信称赞他:“足下之材,浩乎沛然,非某之所能及”。

  信中所谓“浩乎沛然”,其实就是孟子所谓的“浩然之气”。

  正因气有浩然,因此诗才能有如此境界。

  立于昆仑之上,放眼蓬莱之外,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

  功夫,真的在诗外(来源:学习时报作者:徐佳)

作者:徐佳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