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文化  >  桫椤随笔  
夏守俊|散文《苗家风情》
2018-02-12 10:55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我很小的时候,过房给一户苗家。我的干爹叫杨正明。属龙,大我五十三岁。他家的情况很复杂,我有两个干妈,一个大干妈,姓杨,一个小干妈,照例也姓杨。我妈曾经问过我干爹,为啥自己姓杨,还要娶姓杨的女人?我干爹的回答是各杨各的,有盘角羊,有野山羊,哪里顾这么多呢?这种回答很本真,很现实,也很开明。就连现在同姓人只要隔了三代以上,婚姻法都允许结婚的,否则人家李王张人数太多的大姓,搞起对象来就很不方便了。

  我妈又问他怎么这么贪,非要说两个老奶?他回答也很铿锵有力。他说:“大老奶生的是姑娘,所以要找个小老奶生个把儿子,以后老了,好得儿子挑水吃。”我妈无言。我的干姐比我年纪大得多,嫁到朱家。我的大干妈后来都是不吵不闹地住在朱家。

  我的小干妈果然生了两个哥哥。大干哥长我六岁,一九六三年的,叫杨老七,我干爹叫他小起幺,我叫他七哥或者起哥;小干哥长我两岁,一九六七年的,叫杨老幺,我叫他幺哥。

  干哥家地名叫大坡上,的确名符其实,他家的房子建在一座大坡上的半坡乱石旮旯里,两间土墙房,草盖的房顶。

  我去他家,得翻山越岭才到他家那列山,经过八锁坟,再下一段坡就到他家了。

  每年正月,我都要带上一块腊肉到我干爹家吃饭。他家热情,菜饭做得干净好吃。他家的包谷面饭做得很艺术,舀到碗里后成团散舒,还会弹起来。只是他家切的猪肉很大片,有木梳子那么大。我妈问他为何不切小片点。他说:“苗家认为,切小片显得小气,切大片显得大方。”不过太大片了,就像小男人看到胖女人,实在太量人了。

  有的时候,他家一高兴就会杀鸡招呼我们。做的虽然是辣子鸡,但他们一般不砍块。鸡杀死后,褪掉鸡毛,剖去肚肠,清洗干净,然后连头带脚全剁了,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剁,全剁成肉沫。辣子也剁细,铁锅里倒进菜油,等油辣后再把鸡肉沫辣子一道放入锅里炒熟。吃饭时,把辣子鸡肉沫舀在碗里饭的上面,就大口大口地干了起来。

  他家杀鸡有时也偶尔砍块炖汤的。吃肉喝汤时,各人的面前放上一碗鸡汤,一瓶啤酒,喝着喝着,小七哥就把啤酒倒入鸡汤里一道喝了。他边喝边笑着说:“汉人吃不惯我们苗家的这种吃法,其实呢,吃到肚子里都得和到一起的。”

  我干爹嘴巴扯得很,说牛话凶,有时会扯龙门阵骂人。有一回,我到干爹家吃饭,抱个大公鸡去,我妈也去的。他家把公鸡杀来吃。吃饭时,他家说我妈吃不得,只有我和我干爹干妈吃得。我们大口大口的吃鸡肉,我妈一个人就只能吃他家的酸菜豆汤下饭了。

  我去吃饭,他家也会偶尔打发我点东西,比如打发一方糯米粑。那种糯米粑不像街上买的那么白,而且黑乌黑乌的,因为高山地区的田产的谷子,用碓舂的米有部分阴米颗,米颗本身就黑乌黑乌的,打出来的粑粑当然白不了。不过那种糯米粑的吃味不错,比街上买的香甜。

  每到酷暑季节,我有时也会到我干爹家去。他家周围的石旮旯里栽有好多棵桃树,弯翘翘的。六七月,他家的桃子熟了,红通通的挂在桃树枝头,有的熟透了落在地上,人过处,一群苍蝇被惊动飞起,一大股桃香味便弥漫到空气中了。我背着小箩筐就到他家去了。大致摘七八斤,就告辞干爹背回老家去了。

  有一年夏天,干爹来我家,我家腊肉早已吃完,隔街又远,就只好粗茶淡饭招呼他了。他于是摆龙门阵给我妈听。他说,猪有朱砂,狗有狗宝,牛有硫黄。其中朱砂硫黄确实有。至于狗宝就是他瞎编的,言外之意是嘲讽我家大人抠门,不弄点好的菜饭招呼他。

  有时他又说:“我不吃牛肉。”过会儿他又说:“其实牛肉我还是吃的,我不吃的是牛屎。”有时他一边喝茶一边说:“苗子不吃茶,吃了肚皮辣。老子吃了又不见辣我,假的。”他又笑了笑。

  他的干儿干女很多,据他说有七七四十九人,符合九九表里的一小句口诀。可我知道的就有三四个。有没有四十九,我没作具体考证,不过相对普通人,他的干儿女还是很多的。他对我们说,有一次他赶沙井,路过一家人时,那家姑娘出嫁办喜酒,他那时口渴了,去讨杯茶喝,出嫁的那位姑娘恰好要找个干爹,一看庚期,八字正合,于是就拜寄给他了。随即姑娘坐到床上,手巾蒙上脸,我的爹我的爹地就哭起他来了。他又得茶喝,又得酒喝,又得爹当。只是破费点人亲钱。

  据他吹起来,他拣干儿女就像要草狗那么简单。不费吹灰之力就拣了学校个把班级人数的干儿女了。

  我干爹家留客的方式很独特,记得有一次,我妈带我到他家吃饭,吃完饭后,我妈要带我回家。我干爹摆了个龙门阵给我们听。我们听后就不敢回家了。

  我干爹说,八锁坟那地方邪门得很,有一次,他带着他家杨老幺从那里路过时,时间有些晚了,大致就像今天这个时候,刷麻子眼,只感觉一阵阴风吹来,听到几声鬼叫,不经意间,一个毛包笼耸的东西,狼狗一般大小就从他们的后面飞快地跑来了。它不问青红皂白,一个耳光扇了过来,杨老幺的毡帽瞬间就扇滚下土坎脚去了。我干爹对付鬼有些经验,他认为人怕鬼,鬼怕呸。于是他“呸呸呸”地吼了几声,那个毛包笼耸的鬼东西才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杨老幺早已吓得脸色铁青,眼睛呆呆地直着。喊不应,掀不动。他只好把杨老幺免强地背回家里。回家后,他们掐的掐人中,点的点鸡血,杨老幺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之后又用筛子铺些钱纸给他喊魂,口中念道:“千个万个,不好靠他一个;千人万人,不好靠他一人;三魂失落水中去,水浮三官送三哟魂;三魂失落桥下去,桥梁土地送三哟魂……”之类。喊魂后,我那小幺哥才渐渐好了过来。

  我和我妈听到他们的经历后,我们毛骨竦然,周身听起了鸡皮疙瘩。担心要是现在回去,八锁坟那个鬼地方又是必经之路,要是不经意间跳出个毛包笼耸的鬼东西保准把们吓个半死。心想不如在他家住上一宿,明天白天天又亮,又有人过路,那毛包笼耸的鬼东西就不敢出来造次了。于是我们就安心在他家歇了。

  干爹家还是好玩的,闲暇时间,我就要我的两个干哥教我点苗话,他们高兴时,也会适当教我点。因此我也零星地学得一点点。比如:吃叫劳,劳暮,劳琐,劳奏奏的木喽。就是汉家说的,吃早饭,吃晚饭,吃饱饱的回家喽。除了吃的方面,他们还教我少数骂人的苗话。比如:“饱沙岗嘎啦,钟嘎笔。”相当于汉话中的“日敌方女性亲人的那东西”之类的意思。

  有一回,我和小我一岁的一个老辈子放学一道回家,我们谈及我干哥教我苗话一事,他就要我教他几句,我就教他“宝沙岗嘎拉”了。那家伙马上学马上用,仗着自己是老辈子,就“宝沙岗嘎拉”起我来了。我就和他通路的打起回来,两人都哭着回家。大人们了解事情的原委后。他妈还说:“他是老辈子,就宝沙岗嘎拉我点也是说得过去的。”我说:“他喊我教他,他就马上用我教他的苗话骂我,这叫过河拆桥,良心大大的坏。”后来大家无言,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我干哥也上过学,都有学名,小七哥叫杨廷贵,幺哥叫杨廷志。不过他们对读书的态度不够端正,不太在乎学习。

  小七哥上学时,和我族中的一个老辈子是同班,我族中那位老辈子有民族歧视的观念,用钢笔无端地杀他一下,杀进了肉里,出了点血。打那之后,小七哥就不读了。他愤愤地说:“读书是他们汉人的事,老子不读照常过日子。”

  小幺哥杨廷志也没上过几年级就不读了。成年后,我和两个干哥谈到他们读书的事。小七哥打趣小幺哥说:“你家幺哥读的那种卵书叫啥读书,读过二三年级就和毡帽家姑娘到涂家岩洞里玩母猪拉窝去球喽。”小幺哥笑了一下子。

  我到干爹家,常常和我干哥们放牛马,割草,吹地鼓牛,打鸡猫,追免儿,安麻给给……

  秋天,天气变凉,草木枯萎,只有红刺子硕果累累,红红的挂在枝头。小七哥扯来马尾毛制成排套。我们就用排套安雀子。

  小七哥有好几副排套,我们到了坡上选了几个好的红刺子灌木丛,分别把几副排套安放在几个灌木丛里。当鸟们来吃红刺子时,一不留神,它们的颈子,脚,或翅膀等部位就被排套圈圈套住的,它们越是挣扎越勒得紧,如果被套到的是脖子,不长时间它就死了,如果套到的是别的部位,短时间发现,安到的就是活的。

  放置排套一两天后,我们就会去看是否安到。我们安到的鸟,常见的有麻给给,马白溜,土画眉等。收获后,我们把鸟褪去毛,剖开肚,清洗好,抹上盐,用小棒穿上,放到柴火上烤。别看这些鸟很少得粮食吃,用火烤起来还是会出油的,那油滴到柴火里啾啾啾的直响。烤熟后,我们一小块一小块地撕着吃,那味道比现在的饲料鸡肉强多了。

  我干哥家还有网,是用麻绳织成的。可用来安野兔泥猪之类稍微大点的动物。我们不叫打猎而叫追山。我就曾经和他们追山过。

  我们来到坡上,用弯刀砍一些刺砸上路口,把网子安在险要的必经路口上。布好网后,放狗到免子窝边把免子吓出来,人再从几面追赶直到把免子逼进网去。不过动物求生的本能很强,明明看到它往布网的路口跑去的,可它偏偏就是不钻网,从网的旁边蹿了过去。小七哥叹道:“好好的肉,就这么从嘴边边溜走了。”

  小七哥曾对我说过,免子前脚短,后脚长,爬坡厉害,下坡不行。于是我们追山时,都尽量不让它往坡上爬,逼它往坡下滚。不料事实可不像七哥说的那样,免子下坡也跑得厉害极了。不要说人跑不过,就是狗忘命地追也追不上。我们忙活了大半天后,徒劳无功,空手而归。小七哥说:“怪我们去的人数不对,是五个人,三朋四友五冤家,如果是三个或四个人,保准安到。”除排套和网之外还有一种捕猎工具叫弩的,据说这种弩就连豹和狼都能打,它类似弓箭,可惜小七哥家没这东西。

  我们那时代玩具少,隔街远,农村又缺钱。一般时间玩不起羽毛球。不过我们可以打鸡猫。鸡猫自己可做,不花钱。把鸡捉来抱在手里,翅膀摊开,选择它翅膀上大而规范的翎羽,剪下三匹或者四匹。把鸡放了,用剪刀修理剪下的鸡毛,毛根剪成锯齿壮,毛端留下圆形的一朵毛,三四匹都剪好后,用刀砍一小棵竹子,削一个秀颀规范的小竹筒,最后把修理好的三匹或四匹鸡毛装了进去,扇形头朝上毛根朝下,再用香签填满夯实小竹筒,把鸡毛的扇形朵摊开成漏斗形,鸡猫就做成了。我想鸡猫应该是我们叫的土名,也许它的学名叫鸡毛毽子吧。

  小七哥经常带我到涂家岩洞去打鸡猫,他家前面有一个凹陷下去的大坑,有几十亩宽,大坑里住着好几家人,姓涂,非苗非汉,据说是南京族。涂家寨子的右上边有一个大大的岔口洞,就叫涂家岩洞。涂家岩洞里很平很宽,有亩把地的面积。这地方清净,狂风吹不着,雨水流不进,是个玩耍的好地方。非不怪干哥们牵挂着带姑娘到里面玩母猪拉窝呢?我和小七哥小幺哥拿着鸡猫,提着煤板(用来添煤火的矩形带把木板)就往涂家岩洞去了。

  鸡猫可单打,就是每人提一块煤板,拿一个鸡猫,用煤板打鸡猫的竹筒,鸡猫就圆圆圈圈地旋转着冲上天去,到了一定高度后,又圆圆圈圈地旋转着落下来,落到恰当高处时,再用煤板往上打鸡猫的竹筒,鸡猫又冲上天去了。我们就这么没完没了地打着。

  鸡猫的另一种打法叫打过河鸡。两个人各持一块煤板,一个隔另一个三到五米的距离,共用一个鸡猫,就这样你打过来我打过去的没完没了地打过不停。鸡猫打死后,第三个人可以接下,类似于现在打麻将的五抽心。玩鸡猫有许多好处,可练眼力,可练手劲,又可活动颈椎。应该说凡是打羽毛球能锻炼到的部位,打鸡猫都能锻炼到。比现在的打麻将玩手机对身体好多了,土是土了些,可是卵钱不花一分。

  我们一玩就要玩大半天,当自己被对方打死时别人接下期间,我们又吹地鼓牛去了。地鼓牛不是牛,是一种虫,据说可入药,我没找到药书上具体称之为什么东东。它常常生活在岩洞中,树根下,土坎脚。它的家很显眼,就是在细细的干泥土里面拱成的一个个铁锅形的圆窝窝。我们找到圆窝窝后,使劲地吹圆窝窝里的细土,把土吹撵开,图穷匕首现,地鼓牛就出来了。它的形体类似臭虫,只是比臭虫肥,肉嘟嘟的。那家伙不会朝前走,而是开历史的倒车,一退一退的。我们把它捉到后,放到自己的手板心里,让它推屎耙般倒退,从而寻求一种手板心痒舒舒的感觉。

  小七哥家有口琴,有芦笙。口琴不贵,用吹用喝都能响。方便,麻布衣服的一个口袋就能装下。芦笙要贵些,不过比口琴大气,吹起来嘟嘟啰啰的。我叫他们吹给我听,他们怕我听不懂他们的谱子,于是给我吹了一曲《东方红》。我问他们吹口琴和芦笙仅仅是为好听好玩吗?

  他们告诉我,苗家青年,每当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就会拿着口琴,在月明星稀的夜里,就走出家门,闯月亮去了。深夜,等大人们熟睡后,苗家小青年便悄悄溜到苗家姑娘的房子后面,饱含深情地吹起口琴。吹了又唱,唱了又吹。比如唱道:“哎,去年约好今年来唉却不见你来,隔山隔水来相会嗯,思念情满怀!心上人啰……”之类,一直吹皱一池春水,让姑娘的心萌动萌动,然后姑娘家的后门就会“嘎吱”一下被吹开了。在那晴空的晚上,在那明月的夜里,他们消融了,消融在那朦朦胧胧的夜色中。以下省略若干字。我想我家小七哥在大方百纳娶的嫂子也许就是他闯月亮才闯来大坡上的吧。

  苗家不像汉家有那么多礼数,他们只要合得来,处得下,就住到一起去了。不重视“吃拿话酒,烧香,打响”之类的礼数。在我的记忆里,小七哥就连喜酒都没请我们吃过,当我有一次不经意到他家去的时候,我那小侄儿已经会走路了。又不经意地过去二十来年,我那小侄孙又会哭了。

  苗家媳妇很少像汉家媳妇那么扯皮。像我们寨上的那些小媳妇们,有的好不容易安黄豆儿一般才嫁我们寨上的小伙子,纵然生了一男半女,只要一到我们村寨,看到那鬼地方边远落后,就抛夫别雏跑球,反脸望都为输。不像我家小七嫂和我那干侄媳们,大坡上这么边远,她们都能心安理得地住下去。

  芦笙多半是苗家跳花坡的时候用。大年过后,春暖花开,苗家同胞还有跳花坡的习俗。在我们那儿,正月十九跳沙井,正月二十六跳羊耳,二月二十六跳羊场。

  花坡节前夕,小七哥小幺哥们欢天喜地的,他们穿上干净的麻布衣服,准备好芦笙。花坡节一到,他们起得特别早,女的穿上花花绿绿的裙子,盘着头发,插上梳子,把香喷喷的米饭和牛肉装进洁白的布袋里,就开始上路了。

  花坡节的天气一般都很好,和煦的阳光照着姑娘们红润的脸蛋,照着小七哥们手提的芦笙竹筒,显得光彩照人。

  花坡场里,一棵树杆子插在平坦的地上,杆子顶端拴着红布,苗家小伙子们吹着芦笙,绕着杆子圆圆圈圈地跳起了舞蹈。每每跳完一曲,另外一群苗族小伙子又上场了。就这样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欢快地跳着。

  花坡场外更是热闹非凡,各地摆摊的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商品。

  小孩子们吃的玩的更丰富,小贩们手里拿着玻璃乒乒乓,嘴里吹着小胶喇叭,目光盯着孩子,满脸堆着诱人的笑意,摇头晃脑地把小胶喇叭吹得老响。有的小贩手里拿着滑不溜秋的小皮球,在平整的地上不断地拍着,小孩子的目光随着他的小花皮球跳上跳下。水果糖也花得好看,糖纸上还有诱人的动画呢。

  到了接近中午的时候,苗家的老人小孩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他们放下白布口袋,拿出白酒瓶,大口大口地吃着白米饭,嚼着喷香的熟牛肉。老头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白酒,用麻布衣服的袖口一抹瓶口,递给苗族老奶奶。

  夕阳西斜,它把那微黄的光洒在苗族同胞们红润的脸蛋上,洒在蜿蜒如蛇的田埂上,洒在高高的土坎上。

  从花坡上归来的一对苗族青年男女,手牵着手,肩并着肩,走在田坎上,走到曲径通幽的地方。热恋的情人们眉来眼去,秋波频频,相互攀谈着苗语。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苗家人的脾气耿直,有时直得转不过弯来。这样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小七哥到大方百纳找来的那个大嫂,长相长得不错,他们也生了两男一女,按理应该可营造幸福家庭的?我那大嫂属羊,小七哥属兔,八字也合。可不知怎么搞的,我那大嫂到了二00七年时,她四十起一就没起得了。有一天她和小七哥吵了几句,她就思想转不过弯来了,于是在小七哥去割草期间,她就偷偷地把一瓶满满的敌敌畏咕嘟咕嘟地喝了个精光。小七哥回来时,看见她脸青面黑的。她对小七哥说:“我都喝敌敌畏了,不信你闻闻我的嘴。”小七哥一闻,果然她出的气一大股敌敌畏气。没办法,我那嫂子就落下三个孩子和小七哥去了另一世界了。

  我那大嫂死后,还是办得风光的,装她的棺材横放在堂屋里,又办丧,又打嘎。打嘎就是打牛给死去的亲人。苗家有打嘎的习俗。人死后,把牛买来,又吹海角,又吹锁呐,又打大鼓。他们办丧的天气多数时间都是大雾漫天。

  打嘎那天,用小米草塞满牛的嘴,用索子绑好嘴,然后用人牵着牛绕圈圈。这叫转嘎或绕嘎。要一直绕一直绕,绕到牛晕头转向为止。绕嘎结束,一个身强体壮的苗家青年轮起一把长柄大斧,用斧头背对准绕晕了的那头牛的头部长旋的地方猛力打去,牛就顿时休克倒地,再用刀杀去把牛杀死。

  据说,打嘎的牛,在打嘎时不能叫,如果打叫了,就意味着他们死去的亲人得不了这头牛,这将是多么悲惨的事呀!难怪他们在打嘎前要把牛嘴堵住而且绑好。打嘎的人选还要身强体壮,做到猛、准、狠。

  打嘎办丧期间,苗家妇女也哭丧的,她们围着棺材,用手巾蒙着脸的上部分,“吱马糯吱呆”地哭过不停。我忘了问小七哥这“吱马糯吱呆”是什么意思了。也许相当于汉家的“我的死得苦的某亲人”吧。

  打完嘎后,他们用一口大铁锅安在灶上煮牛肉,牛骨,牛肠,牛肚等,通通一锅煮,煮熟后大家吃牛肉。有这么个传闻,据说打嘎吃牛肉期间要吃出点牛屎来才好,预示着孝家发财发福。

  苗家死人也下祭的,亲戚们下祭时,可送猪送羊送花圈。只是送的猪羊无论大小都必须杀。如果亲戚们送的猪太小,只有几十斤,你不杀,你留着喂长大再杀,来下祭的亲戚就会认为你嫌他家下祭的猪儿小,他就多心了,从此亲戚就黑火了。所以下祭的亲戚只要把猪羊赶到孝家,孝家这边就会手持尖刀,把猪儿按在石坎子上杀了,大家高高兴兴地吃小猪儿肉。

  我那大嫂死后,没过几年,小七哥又找了一个嫂子,也是大方百纳找来的,他说只隔前大嫂一个坡呢。

  干爹已死多年了,然而,那许许多多的苗家往事,那浓浓的苗家风情将永存我的心中。

  夏守俊:贵州省黔西县钟山中学语文老师。爱好读书,常写随笔,有作品在刊物零星发表。

作者:夏守俊 编辑:郭瑾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每日推荐
贵州榜样 百万公众网络学习
· [娱乐]   《笑声传奇》蔡明变性感猫女
· [娱乐]   《人民的名义》续集达康将腐败?
· [教育]   校园课间操 你们个个都是“戏精”
· [教育]   高考低分如何上好大学?
· [文化]   缅怀余光中 回顾经典佳作
· [文化]   历史上的“双十二”你还记得吗
· [黔茶]   平时泡完的茶叶别倒 用处多
· [体育]   中超裁判错判问题再成焦点
· [公益]   摊主奉献爱心 网上消息换来爱心鞋
专题策划
【专题】贵州文化扶贫网上展馆
【专题】贵州首届京剧票友展演大赛
【专题】文脉颂中华·非遗网络传播活动
【专题】多彩贵州大型书画“双百”展
· 【专题】盘点贵阳那些小巷子
· 【专题】青岩古镇创5A全域旅游
· 【图说】一张图看懂未来五年家庭教育
· 【贵州榜样漫画】老红军李光的“红色情”
· 【图解】儿童防拐小技巧
· 【图解】盘点那些花钱如流水的女明星们
· 【图解】揭秘雷霆双子星背后的男人......
· 【专题】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贾里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