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贵州  黔哨  评论  旅游  文化  娱乐  体育  教育  图解  国内  视频  亲子  黔茶  贵商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区  名博  健康  扶贫  生态  电商 
您当前的位置 : 多彩贵州网  >  多彩贵州网文化  >  桫椤随笔  
皮国华|小说《山路如蛇》
2018-02-12 10:55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山路在吴村长的眼里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弯,弯弯细细得象一条弯弯曲曲的蛇。他走在弯弯细细的山路上,就像光着脚板踩在凌角凸出的乱石堆上,特别硌脚。

  今天吴村长早早地就起来了,走东家跑西家像走村窜寨收玻璃瓶子的生意贩子,把寨子上的玻璃瓶都搜了来。那些摆放在屋里的玻璃瓶子,仿佛像站在他面前的村民,在等候着他安排活儿。他看见一个个玻璃瓶子张着嘴,似乎在向他讨要酒喝,暗自笑了说,不急不急,有你们喝的,可喝了要听我安排。然后把塑料壶里的酒全都腾进玻璃瓶里,整成半瓶半瓶的。做好这些后,他随便扒了点饭就上路了。到镇上有三十多里路,他得吸取以前的教训,掐着点儿走。

  村长叫吴东贵,村叫麻阳坡村,与外县的一个村相邻。吴东贵当村长已经两年了。以前他每次到镇上都没有觉得路远,撒开脚板翻几个岭,下几道沟,几袋烟的工夫就到了。特别是他当村长后,领着大伙一年两次把山路两旁的杂草树枝砍掉,把坑坑洼洼难走的地方用泥土填上,水沟里搬来大石块垫成石步,崎岖的山路在他的眼里变得又宽又直,比以前好走多了。全村的人都夸他,说那个阄拈对头了。但现在不同了,与他们相邻的那个村修通了公路,一下子把这路比下去了,比窄了,比弯了,村里的人不再觉得自己的路宽路直好走。东贵自己也是这种感觉,所以,他今天必须把镇长请到村里来,把事情办成。村长还想,自已喝酒虽然远不是镇长的下饭菜,但只要他来了就一定把他整醉,看看镇长醉了是什么样子,不能老让别人说自己的笑话,让自己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麻阳坡村是全镇最偏远又最小的村,全村不到五百人,还不如人家一个村民组,似乎有它不多,无它不少,莫说镇上的书记镇长,就是一般镇干部也很少来,即使来了,也是不得已。

  这些年镇上的投资大多放在交通便利的路边上,说是“栽好路边花,带动山旮旯”,可麻阳坡这个山旮旯却从来都没有被带起来。山还是那几座山,路还是那条弯弯细细的山路。村民们大多还记得,多年前镇上一个姓马的书记到这里来过,与大家一块喝酒吃肉,还送了村里几吨水泥修路。后来马书记犯了事,村民们还结伙到县上为马书记求过情。村民们在叨念着马书记功德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在那之前县里的领导曾经带着项目准备在这里修路,只因为待慢了人家,修路就泡了汤。虽然大家有些懊悔,但想一想也没什么,谁叫他们村偏呢。村里没什么收入,村干部一年的报酬还不如在外打工一个月的收入呢,原来的村长,撂担子跑到广东打工去了,村里的几个委员见状也甩了手。镇上动员几个没搞过村干部的干,没想到死个舅子都不愿干。国不能一日无君,村自然也不可一日无主,于是出奇招,干脆抓阄确定村长候选人,哪个运气丑就当村长候选人,然后投票选他当村长。结果东贵抓到了阄被选上了村长。

  东贵明白自已是一个阄村长。东贵对工作抱着一种应付的态度,镇上有会去开个会,村民有事去应承一下,总盼着快点把这三年磨完交给别人。

  邻村是一个比麻阳坡还小还偏远并且很穷的村,姑娘家大多想嫁到麻阳坡这边来,好些男人都讨不上婆娘,就是到镇上赶个场也要走五十多里的山路,因而都借道麻阳坡村赶这边的场。杨村长也是阄村长,阄是他在广州打工时,在家的婆娘运气差拈到的。

  村与村相邻,自然有往有来,远亲不如近邻,更何况麻阳坡的婆娘大都是那边嫁过来的,相互间都能扯上点亲戚关系。理起来东贵和杨村长还是老表。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阄”字,把他们拉得更近了,说话也更投入。两个村有什么事他们要会面商量,没事时也会聚到一起吹牛,说一些烦恼给对方听,相互安慰几句。有一次杨村长说,他们村的人想搭麻阳坡村的伙修公路。东贵叹了一口气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求有功只求无过。之后,杨村长再没提搭伙修路的事。

  日子慢悠慢悠地过了两年。东贵想,再有一年这阄村长就该轮到别的运气丑的当了,到时候自己担子一撂屁股一拍,打工去了。

  然而,事不如愿。邻村的杨村长,自己开始修路了,要修一条通到镇上跑大货车的大马路。杨村长粗声大气说,下山坐车,在市场上买的肥料物资往车上一甩就送到家门口了,再也用不着气喘吁吁地肩挑背驮了。他竟然把他们镇长说的那句话也挂在嘴巴上,“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杨村长的动作让东贵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那感觉就像他们俩一同路上行走,一路说着哥好弟好的热心话,可走到途中杨村长却一下子把他抛下,独自一人跳上汽车走了,让他孤零零地落在后面。他感到有些难受。

  也许一个人只有在被抛弃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这不,东贵又在崎岖的山路上往镇上走去,就是要镇长也给他一条路修。

  离镇上还有几里路,东贵摸出电子表看了看,时间还早,就歇了下来。

  他知道,要是赶上要吃饭的时候,一定会又被拉去喝酒的,而他在那种场面经不住几下就会醉得一塌糊涂,事就办不成了。

  其实,之前东贵为修路的事,已找过镇长多次了。

  第一次找镇长时,镇长刚从县上调来。东贵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官,心里有点虚,脸红着吱吱唔唔说了好一会,才说清楚,要修路。镇长很高兴,说要致富先修路,好,哪天我先到你们村里看一下。镇长年纪不大,比东贵小得多,拍了一下东贵的肩膀说,我就喜欢办实事的干部。随后安排东贵在一家酒店里吃饭。由于得了镇长的话,东贵心里很高兴。吃饭时,他想敬镇长一杯酒表示感谢,但镇长左一杯又一杯敬他,镇长的手下也轮番上阵,没几杯他就晕头转向,醉得一塌糊涂。

  第二次,东贵去找镇长,镇长好像把事情忘了。当东贵重新把修路的事提起,镇长马上笑着说,你来得正好,这段时间我到县里找交通局好几次了,今天总算把他们请来了,就是商量你们村修路的事。走,吃饭去。东贵听说去吃饭就想到要喝酒,就有些紧张,连说,不,不,我不去了。镇长说,放心,不用你请客,你放心地吃、放心地喝。东贵说,不是,我喝不得酒。镇长说,老吴,不是我说你,喝不得酒的干部,就不是好干部。为了你们的路我就是不要命地陪人家喝酒,才把事情搞落实,你以为容易?

  东贵见镇长说到这份上,不好再说什么。这时他才想起,怪不得那狗日的老杨修起了马路,原来全是因为他喝得酒。他们两个曾经喝过,东贵用小杯喝,杨村长用大杯喝,结果东贵醉了,杨村长一点事没有。

  还是上次那家酒店。吴村长见一桌子坐了满满的一圈人。镇长介绍说,这些都是县里的领导,是来帮我们排忧解难办实事的。东贵缩在镇长的身后,满脸堆着笑。镇长又介绍东贵,说这是我们乡最偏远最贫困的村,麻阳坡村的村长,请各位领导多多关照,多多帮扶。领导们像经过训练似的都点了点头。东贵缓缓地轻轻地把小半边屁股挨到坐凳的边上。

  镇长说为感谢各位领导的支持帮助,我们乡村两级先敬大家三杯。干了三杯后镇长走一圈逐一敬县上的领导一人一杯。东贵三杯时就有些醉了,心里难受。他恐惧地双手捧着杯子,想用一杯酒敬大家,可县上的领导都不干,说只有县委书记、县长才是这样敬我们的。镇长也站起来说,老吴,你位子摆得不正,怎么能一杯酒敬众人呢?他们都是别处请都请不去的领导,是专门来帮扶我们的。要一个一个地敬,这样才能表达敬意。

  于是东贵在恐惧之中躬着腰,双手捧着酒杯,一个一个挨着敬酒。领导们越喝越欢。前几杯东贵感到酒火辣难以下喉,但喝着喝着就顺畅了,可接着就感觉桌边的人在晃,在旋转……

  东贵在酒店里醉到第二天才醒。去找镇长,镇长不见了。却又听到有人在笑,好像是说昨天有人光溜溜的嚎声大气地喊,服务员,快来,我房间啥东西都没有!

  笑话传到村里,虽然没有注明是吴村长,但村民分析,镇长、县上的领导不可能,人家都是组织上的人,多年受培养教育的干部,德行好;再说人家哪个家中的婆娘不是长得漂漂亮亮,细皮嫩肉水灵灵的,要像貌有像貌,要人材有人材。于是推断出,一定是村长。这使东贵特别恼怒,以致每当有人提起那事,他就恶恨恨地骂,我日你先人板板!

  东贵又去了镇上,他是捱过吃饭时间走进镇上的,正碰上镇长急匆匆往外走。东贵拦住镇长,镇长一脸的不快,冷冷地问,什么事?东贵说,没什么事,就是前几次和你讲的修路的事。镇长火了,修路你修就是了,找我做哪样?说完,甩手就走了。

  东贵愣住了,他不知道此时的镇长怎么和从前判若两人?

  与镇长同行的一个人见状停下脚步,对东贵说,你这个人找人也不看时候,你这个时候来找他修路,你不是讨气怄?有人告他的歪状,说他生活作风有问题,县纪委的调查还没结束,昨天黑塘村又突降暴雨,全村的路都冲坏了,还有一个寨子被淹了,你说他气不气?急不急?过几天再来。

  回村的路上,东贵觉得脚下的路宽了些直了些好走多了。他一遍又一遍想像那个黑塘村没有路的样子。人家黑塘村连路都没有了,我还缠着镇长修什么路?

  要不是出现一件事,东贵差不多要放弃修路的事了。邻村的公路不但通了,还是柏油路。东贵永远也忘不了,通车那天,杨村长还特地请他和麻阳坡的亲朋好友去参加庆典。东贵的脸上火辣火辣的,浑身的不自在,全身上下像有虱子咬。看见杨村长骄傲的劲儿老百姓高兴的样儿,东贵感到自己受到了羞辱。麻阳坡的人看到人家那宽敞平坦黑油油的马路,看到汽车在上面欢快地奔驰,就羡慕,觉得麻阳坡村一下矮多了。

  有人说,靠不着村长,靠自己,我们自己修。

  那天晚上,吴村长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他想那个村,想杨村长;又想自已的麻阳坡……

  人比人气死人!佛争一柱香,人争一口气,他能做到难道我就不能做到?

  东贵把镇长请到村里来了。这次很顺利,见到镇长,东贵说已经吃过饭了,镇长信了。许是镇长觉得自己前次的态度有些过头了,许是镇长还从未到麻阳坡村去过,所以当东贵说,请镇长到我们村去指导工作,便一口答应下来了。东贵没有说修路的事,但镇长心里明白。

  东贵领着镇长离开镇上不远就开始上坡,路一下变得又细又弯又陡。镇长觉得很难走,嘴里大口大口喘气,像拉破风箱一样,走不多远就要停下来喘气。路上不时遇到背东西上坡的村民,看到他们负重在山路上“嗨—呼,嗨—呼”地喘着粗气向上爬,镇长心里有些沉重:“要想富,先修路”。

  修路,群众的积极性高不高?镇长问。

  高、太高了。东贵回答。

  镇长说,好,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把这路修通。

  ……

  入村公路开始动工,那天东贵想到每次吃饭都被镇长灌醉,就想“报仇”把镇长也灌醉一回。

  东贵的婆娘麻溜地在灶头忙了一会,菜就上了桌。菜除了红艳艳的腊肉,全是野味:野鸡、野兔、野山羊……

  镇长,真对不住,没准备,菜是自家的,可酒今天在镇上忘记买了,家里翻遍了只翻得这小半瓶酒。东贵面带愧意举着半瓶酒说。你晓得,我喝不得酒,这半瓶酒,你多喝一点。说完就给镇长的杯子到了满杯。

  老吴,你这样就不对了,你不倒一样的,我不喝。

  镇长,哪能这样,你这样关心我们村,这半瓶酒的心意,你就让我表达一下吧,再多也才半瓶。

  镇长想,凭他的酒量,半瓶酒还能怎样?多点就多点。

  感谢镇长对我们村的关心,我敬镇长。东贵站起来躬着腰,双手捧杯挨了一下镇长端着的酒杯底部边沿说,我先干为敬!说罢一饮而尽,然后倒把酒杯给镇长看,滴酒不洒。镇长也不再推辞,咕噜咕噜一干而尽。

  村长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又给镇长倒,镇长的手想盖住杯口不让倒。村长说,酒满敬人,再多也只是这一点。

  那半瓶酒倒完了,镇长满杯,村长小半杯。

  喝着酒,村长老婆凑过来说,你再给镇长酌点酒,我也敬镇长一杯。

  你又不是不晓得家里没酒。村长悄声说。

  哦,灶房还剩炒菜的小半瓶,我去拿来。

  村长婆娘拿来酒一边斟酒一边说,镇长我一个女人家不会喝酒,你多担待点。对不起镇长了。说罢双手举杯喝下,难受地咧了咧嘴,平端着酒杯等镇长喝下。

  女人敬酒,镇长自然得喝。

  没酒了,村长又满脸愧疚地说,镇长,农村没什么好东西,碰上什么吃什么,你随便点。唉,今天忘记买酒了,镇长,对不起,你莫见怪啊。

  不一会,一村民来找村长办事,见有客人掉头想走,村长忙拉住说,来来来,正好,陪陪镇长,镇长是我们村的大恩人。

  那人听说是镇长,先说了一通恭维感激的话,又对村长说,遇得好不如遇得巧,今天我得敬镇长一杯。

  村长说,兄弟,今天我出丑了,家里恰恰没酒。

  那我回去看看。

  没两分钟那村民就提着酒回来了,还好,家里还剩半瓶酒,要是明天一滴都没有了。

  快敬镇长。村长摧促说。

  好,好,敬镇长。我看这样,酒少了,镇长多点,我厚着脸请村长作陪。如何?说完看看镇长又看看村长。

  村长说,好,我陪!

  镇长说,不,这杯酒我敬你们。

  见镇长这样说,村长和那村民忙诚惶诚恐举杯一饮而尽,杯口朝下。

  一回又有人来到村长家,口中念念有词,请镇长喝酒,酒都没了喝什么酒,手里却自带半瓶酒走进村长家。

  镇长见形势不妙,乘酒劲还没完全发作,果断下了桌。

  东贵扶着镇长往外走。不一会儿,两人都歪倒在外面的草坪上。村长翻江倒海吐了一地。这时一条狗走过来,迟疑着来到村长身边,这里嗅嗅哪里嗅嗅,嗅到村长的脸上,伸出舌条舔了起来。

  村长觉得不对劲,闭着眼把狗推开了。狗走到镇长那边,镇长也吐了一地,狗在镇长身上嗅嗅,然后嗅到镇长脸上,伸出舌头在他脸上缓缓地舔着……妹崽,我想……死你了。

  镇长一翻身,伸出双手把狗紧紧抱在怀里。

  不久麻阳坡的公路通了,如蛇,弯弯曲曲向远方延伸……

  此后,人们笑传村长醉酒后把狗紧紧抱在怀里,村长听了淡淡一笑,不再红眉毛绿眼睛骂“我日你先人板板”!

  皮国华:笔名鲁蒙,贵州江口人,毕业于贵州大学。系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铜仁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小说选刊》增刊、《贵州作家》、《南风》、《小说林》、《黄河文学》等。

作者:皮国华 编辑:郭瑾  
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
相关阅读
全面深改围绕六大领域立柱架梁夯制度 深刻改变中国    2016-12-29
全面深改三年:渐入佳境 次第开花    2016-12-29
【深读深改】架梁立柱夯制度 改革进入施工高峰期    2016-12-29
【2016年商务工作年终综述之一】深化流通供给侧改革 加快现代市场体系建设    2016-12-19
 
 
每日推荐
贵州榜样 百万公众网络学习
· [娱乐]   《笑声传奇》蔡明变性感猫女
· [娱乐]   《人民的名义》续集达康将腐败?
· [教育]   校园课间操 你们个个都是“戏精”
· [教育]   高考低分如何上好大学?
· [文化]   缅怀余光中 回顾经典佳作
· [文化]   历史上的“双十二”你还记得吗
· [黔茶]   平时泡完的茶叶别倒 用处多
· [体育]   中超裁判错判问题再成焦点
· [公益]   摊主奉献爱心 网上消息换来爱心鞋
专题策划
【专题】贵州文化扶贫网上展馆
【专题】贵州首届京剧票友展演大赛
【专题】文脉颂中华·非遗网络传播活动
【专题】多彩贵州大型书画“双百”展
· 【专题】盘点贵阳那些小巷子
· 【专题】青岩古镇创5A全域旅游
· 【图说】一张图看懂未来五年家庭教育
· 【贵州榜样漫画】老红军李光的“红色情”
· 【图解】儿童防拐小技巧
· 【图解】盘点那些花钱如流水的女明星们
· 【图解】揭秘雷霆双子星背后的男人......
· 【专题】贵州非物质文化遗产——苗族贾里
视频新闻
艺术家创震撼3D地貌视频
记者卧底微整形培训班
大学生称扶老太遭诬
狠心父亲论斤卖儿子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