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中美人”《疖肿帖》

2018-03-05 16:47  来源:中国文化报

  王荟《疖肿帖》

  释文:(臣十代叔祖晋侍中卫将军荟书)荟顿首□□□□,为□。吾疖肿□□,甚无赖,力不□,□顿首。

  王荟,字敬文,王导第六子,王珣之叔。历官吴国内史、会稽内史、镇军将军、散骑常侍。善书,书法笔锋挺秀佳美。辽宁博物馆藏有其书法摹本《疖肿帖》。

  此帖字形见长,起、落笔锋颖含蓄,方圆兼备,转折利落,骨肉周全。“荟”字起笔从轻,“顿首”二字铺毫俊爽,“首”字上开下合,收放有致;此后四字全貌不得而见,可视作佳人倚帘,影影绰绰。第二行“为□吾”与“疖肿”对比强烈,即使同一字中笔画,“肿”之起笔轻如纤丝;“吾”“疖”二字及第一行中“首”,不可识别的“木”字旁横划上挑,体势倾侧而不遽迫,舒展又有节制,如美人起舞,婀娜多姿;“疖肿”之后二字收缩连带,右倾下移,重心奇险。第三行“赖力”二字一朝左,一朝右,“赖”字左右两个部件上下相错,不齐之齐,妙哉妙哉。第四行“顿首”,与第一行早先出现的相同二字有意区别,行笔摇曳,草法娴熟,线质温润,如洛神衣袖,随风而起,结尾处又隐去锋毫,不露端倪。

  魏晋盛行仙人崇拜之风,神仙道教又尊崇女性仙媚之美,“从容出入,望若神仙”般的审美取向,波及贵族名士生活各个层面。书法上,锺繇论书推崇笔墨运动的美感,所谓“用笔者天也,流美者地也”;王羲之一变汉魏书风的质朴凝重,突破方正平直的静势,寻求流美遒劲,悠游自在。《疖肿帖》乃东晋王氏家族一贯风神气质,又与王荟一生恬淡虚静、不竞荣利之性情品格若合一契。作一譬喻,碑版孔武如力士,此帖则温婉若美人——当然,此帖文字残损,似为缺憾。不过,单从艺术欣赏的角度,并不影响其气质。若不纠缠内容,残的地方权且看作留白,反而影影约约,有“断臂维纳斯”之感。

  曾以为魏晋文士之间聊天,当诗酒唱和,极尽风雅,也有过倪云林、黄庭坚“雅要绝俗”的洁癖情结,所以对魏晋碑帖中占很大一部分的谈病说药、嘘寒问暖之世尘琐事感到奇怪。后来想想,人,尤其是年龄既长,谢了官,却了职,人与人之间的关怀便多体现在逢年过节的寒暄,再就是生病时的宽慰,其他时候多半各忙各事。此手札像极了现在社会中人们的短信、微信聊天:你身体怎么样,病好了没有;我身上长了疖子,越来越大,还肿了,感谢你的关心……也许,这才是最正常不过的世情吧。

  由《疖肿帖》想到:美,不是非要绝尘,于书于画,俗与不俗不在内容,在表现形式,在人之笔墨与性情。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