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恒艳《安龙行吟》

2018-03-07 16:07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

  2017年12月17日至19日,由贵州省作家协会、中共安龙县委、安龙县人民政府、黔西南州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贵州作家、评论家走进历史文化名城安龙”采风创作活动在黔西南州安龙县开展,有幸前往观光,踏访历史名城,感受多彩文化,解读南明古都,书写安龙故事。——题记

  招堤十里荷塘:百年风雨飘摇,你芳华不老。

  这就是你吗,招堤?

  荷塘十里,绽放百年,年年俊俏美丽年年风雨无惧!

  是一片什么样的沃土,令你如此生生不息?绿了枯,枯了又绿;开了谢,谢了又开。历经百年风雨,阅尽世态炎凉。

  是你出淤泥而不染么?我更愿相信这是一片净土,你本高洁,土本纯良。

  你伫立于天地之间,又超然于尘世之外。悠哉游哉,不用像谁,你就是你!

  你绰绰的芳姿,流光溢彩的传说,风流了多少太阳帽,浪漫了多少蝴蝶衫,陶醉了多少黑皮肤,惊诧了多少蓝眼睛……

  走进你,这个暖阳如春的严冬。

  一池芳华,已是昨日倩影。残败的只是光阴,凋零的只是岁月。你的馨香长留于心底,深厚的内涵滋养不老的容颜。

  驰聘在你的怀里,对你的诠释,语言已显得多余,你洞开的黎明之门上,举出一枝枝秀丽,是一串串鲜亮的生命誓言:没有什么会比纯情更为高洁,没有什么会比真实更能醉人。

  走在你辽阔的胸中,一双脚垂钓到的是力量的源泉,一双手紧握的是燃烧的希望,一颗心放飞的是湛蓝和千古俏丽的涟漪。

  安龙历史博物馆:触摸南明故都的痛觉。

  隔着百年沧桑,我与你默默相对。

  一种痛觉漫延。伸出我们的食指,触摸,指尖没有温度。

  我们是来自两个故都的存在,我是夜郎故土里扬起的一粒尘埃,你是南明王朝苍苍白发里的最后一根青丝。

  来一场对话吧,说一说历史厚重的大笔,如何在风云变幻间让一个王朝的背影模糊、消瘦;如何写满一代又一代故都后人不朽的倔强。

  冷月安在?

  秋风安在?

  愁容安在?

  独有你呀,几百度春风秋雨,几百度柳绿杏红。风里雨里,日月运转,兴衰更替,世世代代的人们走走停停;柴禾都燃成了灰烬。

  我想在历史里打个滚,沾一身时光的屑末,嗅探那时的血雨腥风和苟延残喘。

  翻开史册,泱泱大明王朝的河流奔涌而下,忽地戛然而止,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么?

  幸好,在这里,找到了一些零星的鳞片,证实,龙曾来过!

  气数无多,尚不足游弋300年!再多的挣扎也只为空气徒增几许腥臭,仅此而已!

  是谁在历史大变迁中追逐时光,许多语言已被紫外线磨蚀。

  包谷洋芋大豆荞麦书费学费杂费三提五统,每一个字眼都是挂在苍生睫毛上的冰柱,而你的眼里只有天空,你的心里只思索自己的翱翔。冰雪融化,不是春天,是哑泉。

  突然,一种圣幻在天边升起不可企及的信号,仿佛是炊烟袅袅而上,我的双眼紧追不舍,血液拼死往上涌。我顿失第六感觉——感受痛的那根神经,几乎走错了回归的路。

  明十八先生墓:人已去,忠魂为谁留?

  忠在魂里,魂在骨里,骨在墓里。

  黄土地生长包谷洋芋大豆麦子,黄土地也掩埋忠骨。

  石头的梦想是开出花朵。

  岩鹰的梦想是重温苍凉。

  我曾亲眼目睹一棵棵慌张的青草趁着夜色远走他乡,而你在一盏灯的阴影里失去海,失去比海更为浩瀚的梦想。

  一腔碧血播撒,忠义便书写了千秋万代。

  十八具忠骨,你的躯体为谁躺倒?你的意念为谁萌发?你的气节又为谁而展现?你的仁义寄予苍生了么?

  箭矢如蝗,啃噬着土地之外的大豆高粱。

  五谷杂粮依旧兀自青翠,兀自成熟,兀自苍黄。

  平民布衣依旧兀自降生,兀自成长,兀自衰老,兀自死亡。

  你忠诚了一生,可亲眼看到过庄稼吮吸夜露的酣畅淋漓?亲自感受连天的蒲草,独自怀抱一条小路回家?

  沼泽正以更为隐秘的方式豢养自己的鱼群?出乎意料!

  十八先生哟,忠至此,节不易,可赞!然,愚忠,不可取!

  生与死,爱与恨,富贵与贫贱,幸福与痛苦,还有今生的祈求与来世的憧憬,全在那以“忠”之名中。你忘了自己其实是芸芸众生的臣子,侍众生以安,方为报效!

  人,应有一颗忠心。然,若不能匍匐于众生就不能跪着生活!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