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留住老贵阳,他收集数千条方言并撰文出版

2018-03-12 13:10  来源:多彩贵州网-贵州都市报

  作者简介:邵胜利,1955年生于贵阳,大学中文系本科毕业。曾当过炊事员、打包工、宣传干事、厂办副主任,1992年调入《铁道开发报》任记者、编辑、编辑部副主任。有小说、散文、文艺评论、文艺随笔、摄影等作品发表于《铁道开发报》、《贵州日报》、《贵州都市报》、《贵阳日报》、《贵阳晚报》、《文化广角》、《艺文四季》等报刊。

  有感于贵阳方言的急剧变化和消失,市民邵胜利于2009年开始潜心收集整理,并以文本的形式把众多的贵阳方言留下来。如今十年过去了,他收集整理贵阳老方言数千条,并由贵州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近日,记者专访了邵胜利,请他谈谈新出版的《贵阳方言释义》一书。

  历时五年 收集整理贵阳方言不懈怠

  在贵阳某小区,记者见到了《贵阳方言释义》一书的作者邵胜利先生。

  谈起收集整理贵阳方言的初衷,邵胜利坦言自己作为地道的老贵阳人,家族世代居住于此,因此对贵阳方言烂熟于胸,对方言特有的味道也格外有感情。正因如此,他在上世纪80年代,就敏感地注意到贵阳方言开始发生了变化,并于90年代写了《悄悄变了,贵阳话》一文公开发表,算是对贵阳方言的变化有了感性认识。

  “经过几十年的现代汉语普通话推广,以及广播、电影、电视的影响,在经济高速发展、人们大范围地流动、交往极为频繁的今天,各地的方言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贵阳方言也不例外。”邵胜利举例说,贵阳方言中的一些词语因为长期不使用而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比如“精忧”“相因”“展劲”“母斗”“烂氏”“上户”“咂烟”“拼拎派赖”等;一些词语因为物品的消失而消失,比如“椅妈”“烘笼”“蒸体”“漆盒”“抵针”“火钩”等;一些方言词语的发音已发生了变化,如在老贵阳话中的“五(vu)、雨(yi)、云(yin)”等字词,现在年轻人已经读作“wu、yu、yun”了,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在此背景下,贵阳近些年来掀起了一股回忆、运用本地方言词语的热潮,有热心人在网络上相互传播贵阳方言词语,广播、报纸及电视中也时有一些贵阳方言的文章和节目。然而,网络、广播、报纸电视中展现的贵阳方言词语零散稀少,且没有进行系统的收集和整理,没有进行注音,更没有对方言词语的本义或引申义进行注解。有的人或文章对一些贵阳方言词语的解释和运用也不准确,甚至出现错误。在这样的背景下,邵胜利深感收集和整理贵阳方言迫切而有必要。

  之后十几年间,邵胜利由于忙于工作,并未对贵阳方言有过多的关注。2009年,在一次文友聚会上,大家聊到贵阳方言这个话题,再次激发了他对贵阳方言的兴趣,并决定开始收集、整理贵阳方言。到了2013年,邵胜利已经搜集到贵阳方言2000余条,并一一进行了注释和注音。当年6月,他因购买《贵阳地名丛书》而认识了贵州人民出版社时任总编室主任谢丹华,并在交谈中表达了想要出版所收集和整理的贵阳方言的想法。看过书稿后,双方一拍即合,并于2014年6月签订出版合同。之后,邵胜利进一步对书稿进行完善,并最终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约15万字的《贵阳方言释义》一书。

  知易行难 整理方言难点多多

  如此多的方言,作者是如何收集到的呢?“回忆,然后联想。”邵胜利对记者说,自己自小生长在贵阳,对本地方言再熟悉不过,只要一回忆,就能想到不少。想到某个方言后,再用联想法,相关的也就出来了。他举例说,如想到“嘎嘎”这一方言(表示“肉”,例句:多吃嘎嘎,长胖点哈),就会想到同声母的“赶后”(“晚一点”之意,例句:你们先走,我赶后来)、隔外(1、另外。例句:电脑坏了,再隔外买一台;2、生分。例句:你要再和我客气,就搞隔外喽),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除了自己回忆,就是注意听了。”邵胜利说,自己随时都带着笔和纸,特别留意老贵阳人聊天,大家坐在一起摆谈时,谁冒出一句地道的方言,就马上拿笔记下来。另外,自己太太作为地道的北京人,对贵阳方言也很敏感,一旦听到地道的方言,也会转述给自己。

  相对于收集,此项工作的难点之一在于用相应的汉字记录方言。很多方言其实没有相应的汉字,用什么汉字记录才恰当,这是一个问题。如贵阳人常说:“趁今天天气好,赶紧洗罢单。”这里的“罢单”一词,就是“床单”的意思;另外,说“举重运动员霸腿粗得很。”这里的“霸腿”其实就是“大腿”的意思。这些常说的方言,用什么汉字来记录,其实得花不少心思。

  此外,给方言注音也考验着邵胜利。因为有的方言不但没有相应的文字,而且无法用汉语拼音注音,有的方言没有声母或韵母,必须用国际音标标注。为此,他根据贵阳方言的发音特点,在汉语拼音基础上增加了部分内容。如方言发音的声母ng(我、安、爱等字的声母),方言发言的声母v[v](吴、五、乌等字的声母)。

  另一个难点是,贵阳方言字词的注音和书写是按约定俗成的贵阳方言发音和书写的,不少字甚至在《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源》、《辞海》等工具书中都查不到。为此,《贵阳方言释义》中的方言字,不少都是在专门的方言字网站上查到的。

  方言不仅地道有趣 更有独特的价值

  尽管困难重重,但邵胜利把撰写《贵阳方言释义》当成了一种乐趣。这样的快乐不仅是记录一种语言,同时也是再现其众多独特的价值。

  “感性来说,我不仅得以重温很多已经失传的方言,而且还想到了很多过去的事。”邵胜利说,如再次听到“吃不跟群,坐不赶伴”这一方言时,就不仅想到如此特立独行的人,更忍不住想起常说这话的外婆,以及过去的人和事,感觉无比亲切。

  另外,他还发现贵阳方言里保留了一些古代汉语的用法,如名词当动词用,名字当形容词用,可谓丰富又有趣。如贵阳人常说,把什么东西“车”过来(例:把桌子车朝窗子边),就是把名词当动词用。说“这个盘子好玉。”“手好冰!”“玉”和“冰”都是把名词当作形容词用,形象而生动。

  “更为难得的是,贵阳方言中的一些字词还保留着古代汉语的发音,这就是我们用普通话读某些古诗词时不那么押韵,用贵阳方言朗读却押韵的原因。”邵胜利举例说,如五代词人李珣的词《渔歌子》,如果用现代普通话读,其中一些字就显得不那么押韵,但若用贵阳方言读,就押韵得多。

  “方言有着如此众多的功能,可以说是研究我国语言发展脉络的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料。”邵胜利表示,保护和运用方言,是对地方文化和历史的认同,也是保护和传承地方文化特色和地方历史的重要方式之一,因为如果方言消失了,地方文化特色和掌故也就消失了一部分。明显的例子是,如今的年轻人难以想象贵州历史上极度缺盐的状况,但“打死盐巴客”这句老贵阳方言,就很好地记录了那段历史。

图由受访者提供

扫码购书

作者:赵毫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