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还能挽救婚姻?看古代才女们如何“操作”

2018-03-29 17:08  来源:北京晚报

  卓文君(资料图)

  古代有“诗教”的说法。《礼记·经解》引孔子曰:“入其国,其教可知也。其为人也,温柔敦厚,《诗》教也。”意思说,经过《诗经》的学习与教育,对完美人格的培养具有重要意义。而古代许多才女用一首首饱含深情的诗词挽救一段段即将失败的婚姻,何尝不是家庭与伦理的“诗教”?

  说起诗“救”婚姻,西汉时期善鼓琴、精诗文的卓文君有最高的知名度。“当垆卓女艳如花”的卓文君收到丈夫司马相如一封13个字的信,内容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她立即悟出一行数字中少了一个“亿”,“无亿”即“无忆、无意”,明白丈夫有弃妻纳妾的念头。于是,她回了一首千古绝唱《白头吟》:“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从此,两人携手到老。而“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也传颂至今。

  与卓文君相比,东晋才女苏蕙的锦绣《璇玑图》又堪称一绝。房玄龄等著《晋书·列传》第六十六章说,窦滔妻苏氏,名蕙,字若兰,善写文章。“滔苻坚时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苏氏思之,织锦为回文旋图诗以赠滔。宛转循环以读之,词甚凄婉,凡八百四十字,文多不录。”但野史说,窦滔流放时,另寻新欢。苏蕙得知,将千百首情诗浓缩于840字,并花了数月,在一块八寸见方的手帕上,以回文体(能够回还往复,正读倒读皆成章句的诗篇)绣成《璇玑图》,送给夫君。窦滔纵读、横读、斜读、正读、反读……均可成诗,且字字情、句句意,尤其是“本要与夫同日去,公婆年迈身靠谁”感动得窦滔潸然泪下,最终夫妻重归于好。

  苏蕙(资料图)

  唐代范摅的史料笔记《云溪友议》也记录了两位才女用一首诗把丈夫重新拉到身边的事。“真诗解”条谓:濠梁(今安徽凤阳)人南楚材,长时间在陈颖(今河南许昌一带)游学,结果因长得帅、学问好被官员看中,准备招他为婿。已有妻室的南楚材答应下来,派家仆回去取“琴书”等,并转告妻子“他求道青城、访僧衡岳”,不学点真本事绝不回家。南楚材的妻子薛嫒,“善书画,妙属文”,她知道丈夫“不念糟糠之情、别倚丝萝之势”后,就对着镜子画了一幅“写真”,并写下“欲下丹青笔,先拈宝镜端。已惊颜索寞,渐觉鬓凋残。泪眼描将易,愁肠写出难。恐君浑忘却,时展画图看”一起寄给丈夫。南楚材收到妻子寄来的“写真”及诗文,幡然醒悟,从此“夫妇遂偕老焉”。

  《云溪友议》卷上“毗陵出”载,严灌夫到外地旅游,认识了慎氏,遂结为夫妻。结婚十余年,慎氏未生育,严灌夫便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之名义休妻。慎氏慨然登舟,临别时,慎氏赠诗一首:“当时心事已相关,雨散云飞一饷间。便是孤帆从此去,不堪重上望夫山。”在诗中,慎氏对丈夫无情休己并没太多怨恨,只是借民间望夫山的传说,表白了对十余年婚姻生活的珍惜和对丈夫的一往情深。最后“灌夫览诗凄感,遂为夫妇如初”,这个爱情故事当时就被人们广泛传颂。

  其实,古代诸多女性以其不凡的才能对抗封建社会中的婚姻伦理,借助一首首“字字珠玑、情深意切”的诗词表达她们对爱情的忠贞,演绎了多少令人赞叹的爱情绝唱。可以说,这些才女以自己的睿智才华表现了女性独立的人格尊严,抒发了她们对爱情、亲情的热爱,也使我们看到了古诗词的神奇力量。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赵柒斤

作者:赵柒斤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