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木鼓的春天

2018-04-04 09:31  来源:多彩贵州网

  杨氏坟的夜晚安静了几许,窗外的风声不再那样肆意,多了几声鹧鸪鸣啼,数滴清雨轻轻的散落林间,树叶打着呵欠,一不小心就将细嫩的胳膊伸出了枝芽——春天就这样来了。在朝阳舒展筋骨的间隙,我们在敲木鼓的深处,与春天撞了个满怀。

  不知屹立了几千年的敲木鼓,春天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大山深处的人们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但对我却是无比的兴奋——这里没有喧嚣,惟有宁静之美;这里没有俗世的气息,惟有自然之美;这里没有功利,惟有和谐之美。

  听见了吗?花开的声音。一朵、一枝、一树、一大片、一整座大山,从无到有、从零星到合奏,大音稀声、大象无形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花亦树,树亦花,在这春风拂面的时节,谁能说花不是树、树不是花呢?!白的、红的、黄的、嫩黄的,齐煞煞的布满整个大山,宛如一幅没有尽头的油画。知名的,不知名的,在春天的一声号令下,肆无忌惮的争先恐后的开着,开得那样的随意,开得那样的自然,开得那样的质朴,开得那样的灿烂,不为取悦别人,也完全不理喻世人功利的目光,就这样静静的开着,心无旁骛的开着,没有蜂蝶捧场不打紧,没有欣赏者也不要紧,只要抓住了春光,只要证明自己的努力,只要做到了心静和问心无愧,没有知音又何妨呢?

  听到了吗?鸟鸣山更幽。唧唧——、呀呀——、咕咕——、呜呜——、喳喳——……请原谅我词库里的拟声词有限,模拟不出众多的鸟鸣声。就在这座大山里,此起彼伏的鸟鸣,给寂静的大山增添了几分生气,划破了来自天际的宁静,也正是这些鸟鸣,发酵了大山的深邃与幽静,映衬了我这个独行者的渺小。要不是那几声“喔喔”的鸡叫声,让你感知不远处有人家,绝对会让你在内心深处顿生惊悚之感。寻着鸡鸣犬吠的踪迹,沿着溪流的痕迹,走进山里人家,女主人热情的端上茶水,客气的说:“我们喝的都是粗茶,喝不习惯吧”,其实茶香早已飘入鼻尖,醇厚的香气让人沉醉,让人生津。山里人是纯朴的,也是好客的,来者都是客,尽其所能似乎是不变的定律,清明粑、野生菌、核桃等产自大山的“珍宝”,一一端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面前,热情的带着请求似的要求尝一尝,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在他们看来稀松平常的食品是我们难以吃到的上好佳味。

  看到了吗?那片恣意的绿。苔藓是这里最寻常的植物,看吧,地上、石头上、树上,到处都是,轻轻步入那些“丛林”,细软柔绵之感远胜星级宾馆的地毯,小心,横亘在你眼前的每一根虬枝,都是苔藓的天堂,它们正吐着细小的花蕊在静谧大山深处绽放。倘若不是那条通往大山深处的柏油路,定会让人疑心这是一片人类尚未到达过的土地;再看吧,空中、半空中,全是一片绿,就连那些越冬的松树、柏树,也一洗沉闷的气色,泛着点点的绿光。大自然是最神奇的,赋予了生灵的生命,定会为它安排相应的生存空间,山高水高、有一棵小草便有一颗露水养,说的就是这个理儿。雾气是这里的常客,常常将大山笼罩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正是这些雾气,为诸多的生灵提供了充足的水分。世间生灵皆有感恩之心,投之以李,报之以桃——好吧,既然大自然这样慷慨,那我们就回报一片绿,馈赠一地的蕨苔亦或茅草菌,尽其所能的奉献些山珍。

  找一块干燥石头坐下,抛却所有的俗务,凝神静气、静气凝神,听山岚飘浮的声音,听花开的声音,听小草钻出大地时的欢呼声……你会突然发现“枯禅”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天、地、人浑然一体,彼此的相融,“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的语境大抵正是这样吧,王阳明龙场悟道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境界下完成的呢?!

  登上山顶,远处的集镇、近处的村落尽收眼底,藏青色的天空偶尔飘来一朵白云,不免让人多了几分遐思——人生倘若真如浮云,没有半点世俗的羁绊,是该喜还是该忧?人生大抵都是在修炼中完成的,古人倡导“致良知”,凡事从心出发,就像这大山深处的生灵一样,找准位置和时机,燃放自己的生命,给世界一片恣意的绿,何尝不是美事!

  夕阳的余晖、渐起云雾,把天与地作了无形的分割,云山雾海,一个又一个山头矗立在云端,露出清晰的面庞,似在送别西去的夕阳,又似在守候归来的农人。云雾下方的村落偶尔飘起一缕炊烟,加重了暮色,也催促备耕的农人回家。

  春天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趁着春光还在,走出斗室,到这不是名山敲木鼓走一走,看一看,听听大自然的声音,或许会给你很多生活的启迪。来源:多彩贵州网 作者:付小海

作者:付小海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