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摄影:久安从“黑”到“绿”完美蜕变

2018-04-08 01:26  来源:纪实摄影

  现在的久安是一个集山、水、茶、文化于一体的休闲度假旅游胜地,是值得用一生探寻的地方,从一个传统产煤大乡,变成了茶乡,实现了由“黑”到“绿”的华丽转型。

  现在的久安茶场(本网记者吴蔚 摄)

  从2010年起久安乡开始逐步关闭煤窑,放弃了‘黑色经济’。”2010年后,久安乡用5年时间走出了特色的茶产业道路。该乡的“黑色经济”逐步走向生态环保的“绿色经济”。

  现在的久安茶场(本网记者吴蔚 摄)

  当地百姓在种茶、护茶、懂茶过程中,收入得到增加,环境得到改善。

  现在的久安茶场(本网记者吴蔚 摄)

  如今的久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曾经的久安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呢?今天,我们就跟着纪实摄影重温那些年的久安。

  几十年过去了,内心并未平复,常有的悸动来源哪儿呢?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即众生,众生即我。因而无论有意无意,有心无心,我所关注的就是大众,就是人,就是人的环境,环境即社会。机器是冰冷的,我的心却时时被浑身流动的血泵动着,温热着,只要我思,只要我在,血液的执着就是我的执着。

  ——林坚

  (1994-1998摄于贵阳-毕节)

  大雪中的小煤窑。上个世纪末,这样的小煤窑曾在高原上普遍存在。摄于1997贵阳花溪久安乡

  林坚的摄影作品凝聚了他的人文关注,他的影像是有血有肉有灵魂的,因此,林坚的关注也影响了我们的关注。

  今天,林坚给我们呈现的是一组黑白素质的矿工形象,矿工的劳作,矿工的生活,以及人与矿藏、人与自然的关系。

  在林坚的摄影词汇里,我们看到的矿工是人,是生活,是一个时代沉重的呼吸,是人与自然悲怆的交易。

  像探矿一样,林坚用他的镜头揭开事物的表层,看到事物内在的本质,在表象之下,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直接,朴素地拍摄和记录。林坚的照片不是从脑子里想出来的,他的照片来自他的生活际遇,来自他对生命的体验和探索,通过心灵的感知和觉悟,发自内心,充满了悲伤和希望,充满了生机、也充满了死亡。他用看似平常的画面宽厚真切地展现生活的本来面目。

  当我们观看这些照片时,我们便置身于一个时代深邃的矿井,林坚的照片将会成为一个时代记忆的矿藏。

  唐亚平

  2015年6月12日

  默默等待下井的矿工。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受伤也要坚持下井的汉子。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看着收煤者的新摩托,矿工们眼里充满着羡慕与幻想。摄于1996年贵州毕节

  无论天寒地冻,矿工们都要坚持劳作。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等安乡

  每船煤都重达五百白斤。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为了效益,过称员看得很仔细。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年纪大了,不得不依靠支撑。摄于1997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不放心时,自己亲自看看。摄于1996年贵州毕节

  站在井口,老板和老板娘各有思。摄于1998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给儿子送饭的老人,目光总是望向远方。摄于1998年贵阳久安乡

  难道我的青春,就这样度过?摄于1997年贵阳久安乡

  收工回家前的守候。摄于1994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终于回家了,情不自禁的笑容溢满脸上。摄于1988年贵阳花溪久安乡

  林坚,1962年生于成都,现居贵阳,摄影创始于1984年,1987年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1989-2000年当选贵州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2000-2010年当选为贵州省青年摄影家协会主席,1989-2010年当选为贵州省青年联合会第五、六、七、八届常委。从影32年期间,组织并策划了10余次全国大型摄影活动和赛事,并于国内外各媒体、影展发表了近300幅个人摄影作品。任贵州省摄影家协会第五、第六届副主席,贵州省/四川省青年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曾多次第一时间赶赴地震重灾区(其中以四川汶川、雅安地震重灾区,云南鲁甸地震重灾区)进行实地拍摄,多次深入灾区现场拍摄第一手影像资料,为各地新闻媒体及相关部门留下了珍贵的影像。2014年10月发起成立贵州省企业家摄影协会,现任执行主席,为贵州摄影界注入了新的血液。

作者:林坚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