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教育志:“精致淘气”是天才孩子的本能?

2018-04-09 11:11  来源:凤凰国学

  红楼教育志之六:请善待孩子“精致的淘气”

  说起孩子的淘气,几乎每个父母都能说上几件事:把炒熟的黄豆塞进耳朵里,看耳朵是否也能吃东西;将扫把放在虚掩的门顶端,等人推门进来被砸到;把青蛙装进同学的书包里搞恶作剧……

  《红楼梦》主要写的是一群青春儿女的故事。这里面有儿女的淘气,也有淘气的儿女,更是有很多地方明确出现了“淘气”的字眼。

  比如,第二回,冷子兴向贾雨村说贾宝玉,“如今长了七八岁,虽然淘气异常,但聪明乖觉”;第九回,贾政在李贵面前骂贾宝玉,“学了些精致的淘气”;同样在第九回,书中说,“宝玉还有几个小厮:一名扫红,一名锄药,一名墨雨,这三个岂有不淘气的”;第二十六回,贾宝玉说贾兰,“你又淘气了”;第三十回,袭人跟贾宝玉说,“刚才是我淘气,不叫开门的”;第三十一回,薛宝钗说史湘云,“还没改了淘气”;第三十五回,薛宝钗说丫鬟莺儿,“她天天也是闲着淘气”;第四十回,凤姐和鸳鸯要捉弄刘姥姥,李纨劝她们,“又不是个小孩儿,还这么淘气”;第四十二回,薛宝钗对林黛玉说,“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儿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第五十八回,麝月笑道:“提起淘气来,芳官也该打两下”……

  在这些“淘气”当中,有一种淘气是最特别、最与众不同的。那就是贾政说贾宝玉的那句——“精致的淘气”。

  《红楼梦》第九回,贾宝玉要去家塾读书,去向父亲贾政请安道别。贾政因问:“跟宝玉的是谁?”只听外面答应了两声,早进来三四个大汉,打千儿请安。贾政看时,认得是宝玉的奶母之子,名唤李贵。因向他道:“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账!”

  如果说,淘气是指不守规矩、不按常理、任性妄为的一般性调皮和恶作剧,那么,精致的淘气就是精巧细致、具有较高智商的淘气。

  我们且看贾宝玉“精致的淘气”的几个表现。

  其一,喜欢给人起名字逗乐。林黛玉刚进贾府,宝玉便“引经据典”地给她起了个“颦颦”的表字,后来大家竟也都叫开了。宝玉的第一大丫鬟——袭人,本来也不叫这个名字,只因她姓“花”,宝玉便根据陆游“花气袭人知昼暖”一句诗,给她起了这个名字。宝玉还给芳官也起了名字,先是叫耶律匈奴,后来又叫金星玻璃。平心而论,宝玉起的那些名字都还是有些依据的,虽是一种顽皮的行为,却也融入了才华和思考。

  其二,喜欢淘漉胭脂膏子。宝玉的性情喜欢亲近女孩,他自小也在女儿堆里长大,人又细心多情,难免不沾染一些女孩子的喜好,淘渌胭脂膏子就是其中一个。例如,他辞别黛玉去家塾时,就对黛玉说道:“好妹妹,等我下学再吃晚饭。和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宝玉钟爱这个,他自己的心性也适合干这种精细活。因此,一个男孩喜爱且能干好这女孩子的“活计”,虽看着调皮,却也富有一定的技术含量。

  其三,喜欢读闲书,杂学旁收。宝玉不喜读书,主要是不喜欢读《四书五经》那些正经书,对于其他的杂书,宝玉却是爱不释手,非常喜欢。搬进大观园之后,有一天宝玉突然不自在起来,后来茗烟就给他弄了不少杂书,这其中以《西厢记》和《牡丹亭》为宝玉最喜。除了杂书,宝玉还喜欢诗词歌赋、对联匾额等。“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宝玉就表现出了丰富的诗词知识和文学才华。贾政也不得不承认,儿子是有些歪才的。既是歪才,就不在正道上,就仅仅是一种淘气,只是这种淘气有知识和才华的参与。

  其四,喜欢吃女孩子嘴上的胭脂。吃女孩子嘴上的胭脂,这不只是为了吃胭脂,更是为了亲近女孩。宝玉所有和女孩有关或女性化的爱好,最终都指向一个目的,那就是亲近女孩。为了亲近女孩,宝玉可以想出很多方法,有些方法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具有创意和创新色彩的,吃女孩嘴上的胭脂就是其中一个。

  在《红楼梦》中,还有一个人也是十足的“精致的淘气”,这个人就是林黛玉。

  第三十一回,端午节,晴雯、袭人、宝玉闹矛盾。宝玉要轰晴雯走,晴雯便哭着。黛玉进来笑道:“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宝玉和袭人“嗤”的一笑。林黛玉道:“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告诉妹妹,替你们和劝和劝。”几句话后,袭人说:“林姑娘,你不知道我的心事,除非一口气不来,死了倒也罢了。”林黛玉笑道:“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宝玉说:“你死了,我做和尚去。”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做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宝玉听了,自己一笑。

  本来是一个僵持的局面,林黛玉一来,几句淘气话就把整个气氛改变了。“难道是为争粽子吃,争恼了不成?”“好嫂子,你告诉我,必定是你两个拌了嘴了。”“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林黛玉的这些话分明是即兴的,这里面不知融入了多少情思、机智和灵巧?这不是“精致的淘气”又是什么?

  由此可见,所谓“精致的淘气”,就是有才思融入、有技术含量、有知识参与、有创新色彩的淘气。精致的淘气是一般淘气的智慧化和“升级版”。

  贾政骂宝玉“学了些精致的淘气”。其实,精致的淘气,恰恰是活泼灵巧的孩子所需要的。那些具有一定天赋的孩子往往才表现出精致的淘气。

  大发明家爱迪生小时候就是精致的淘气。一天,父亲见他一动不动地趴在放了好些鸡蛋的草堆里,就非常奇怪地问:“你这是干什么?”小爱迪生不慌不忙地回答:“我在孵小鸡呀!”当时父亲又好气又好笑地将他拉起来,告诉他人是孵不出小鸡来的。在回家的路上,他还迷惑不解地问“为什么母鸡能孵小鸡,我就不能呢?”

  学贯中西的大师钱钟书青年时也是精致的淘气。他在清华读书时,曾与一位姓许的同学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那时,他的同桌在上课时时常会注意班上的一位女生,钱钟书就在笔记本上画了一系列的《许眼变化图》。时隔多年,他的那位同学从美国回来,谈起这桩事还忍不住开怀大笑。

  如果把“精致的淘气”从青少年儿童世界延伸至成人世界,也同样值得人思考。其实,像各种体育比赛,如足球赛;各种智力比赛,如围棋等,都是人类“精致的淘气”的表现。甚至人类的各种创造发明,如飞机、电脑、卫星通讯、人工智能等,在某种意义上都源于人“精致的淘气”。

  “精致的淘气”,这个说法最早是《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提出来的,而曹雪芹本人也是属于“精致的淘气”。先不看曹雪芹的生平,仅从这部《红楼梦》就可以看出来。如果不是“精致的淘气”,金陵十二钗的命运如何会融化在那些判词当中?如果不是“精致的淘气”,《红楼梦》中很多人物的名字为何会如此有趣?如果不是“精致的淘气”,《红楼梦》中怎么会埋那么多“钉子”,设那么多疑点?

  正因为是“精致的淘气”,《红楼梦》才好玩,才充满阅读的乐趣。对于这一点,应该说胡适是体会最深的。唐德刚曾问胡适,为什么要研究《红楼梦》?胡适只说了两个字,就是“好玩”。为什么说《红楼梦》好玩?因为《红楼梦》里充满着情趣、谐趣、雅趣,充满着“精致的淘气”。

  作家冰心说,“淘气的男孩是好的,淘气的女孩是巧的。”俄国教育家阿莫纳什维里也认为,淘气是儿童智慧的表现,是儿童“可贵的品质”。因为淘气的孩子往往天资聪敏,具有丰富的想象力;常常有活跃多变的思维和独创性;容易产生自己的主见和想法,善于打破常规,别出心裁;具有充沛的精力,敢于冒险,行动力强。

  这是在说淘气,但更适合于“精致的淘气”。因为“精致的淘气”中具有更多的智慧表现、思维品质和创新精神。相反,如果一个孩子乖巧听话,一点也不淘气的话,那这个孩子可能缺乏活跃的思维,或者是潜在的能量没有被激发出来。另外,如果孩子淘气的天性被打压、自身的能量得不到积极的释放,往往就会产生畏缩、恐惧、抑郁等不良心理。

  如果说淘气是孩子的特点,那么精致的淘气就是孩子的优点;如果说淘气是孩子的本能,那么精致的淘气往往就是天才孩子的本能。所以,作为教育者,要善待孩子的淘气,更要善待孩子精致的淘气。对于孩子的淘气,要发现其行为中的合理成分,进行正向的引导。对于那些精致的淘气,尤其要注意保护和引导,因为这里面常常蕴含着才华和创造力。来源:凤凰国学 作者:云栖君

  (未完待续)

  注:“红楼教育志”系列文章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微教育学”,凤凰网国学频道经作者授权同步刊发,未经授权请勿擅自转载。

作者:云栖君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