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民族乐团首席冯彬谈《楚颂》与她的瓢琴考核

2018-04-19 10:18  来源:多彩贵州文艺网

  4月10日起,省花灯剧院2018业务考核拉开序幕,分别对省民族乐团、剧院演员团、剧院舞美队、艺术生产部、行政部门进行不同内容不同形式的考核。

  在省民族乐团考核现场,一帘黑色幕布将排练厅一分为二。省花灯剧院副院长、省民族乐团副团长、乐团首席指挥龙国洪介绍,为体现考核的公平公正,用帘子将演奏人员和评委隔开,完全凭乐声打分,这样的方式对演员更有压力,对评委也充满了挑战。

在一种专业、严谨的氛围下,乐团考核开始了......
乐团首席冯彬演奏《楚颂》

  冯 彬,省民乐团国家二级演奏员,毕业于四川音乐学院民乐系,音乐表演专业,主修二胡表演。

  听她怎样谈考核

  问: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用来考核的《楚颂》是一只怎样的曲子吗

  冯彬:这首二胡协奏曲《楚颂》是深受演奏家、指挥家、海内外艺术院团及广大听众喜爱的一首新作品,由中央音乐学院青年作曲家李博禅创作。作品在霸王别姬这段历史典故基础之上,通过双胡琴刻画出“英雄”与“爱情”两个主题形象,以赞颂中华民族古往今来的英勇与执着,及忠贞不渝的爱情和信念。这首曲子是近年来各大专业赛事、艺术节、音乐节、学术活动中的热门曲目之一。该作品有双二胡与乐队、双二胡与钢琴、二胡与乐队、二胡与钢琴四个版本,这次我用来参加考核的是二胡与钢琴这个版本。

  问:作为乐团的首席二胡、剧院的领弦,面对这两年乐团的飞速发展、新人辈出,是否有压力?你怎样来保持业务的精进?

  冯彬:作为贵州省民族乐团的一员,我感到很骄傲,因为我们是一个团结的、年轻的、有特色的乐团。

  “飞速发展、新人辈出”,其实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里,只要稍有懈怠,就注定会被淘汰。我也常思考如何才能不掉队?如何才能带好头?对于我身上的这个“首席标签”,如何才能不愧对?

  我常常给我的学生说,其实我们人生里最大的对手是自己。我们喜欢做横向对比,也就是俗称的与他人竞争,但我们常常忘记做纵向对比,也就是昨天的自己、今天的自己和明天的自己。今天努力的自己是否比昨天又进步了?明天的自己会不会为今天的努力而感到自豪?我们每一个人都处在一个最有压力的时代,成功有成功的压力,失败有失败的压力。我们可以承担自己希望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压力,但我们没有必要承担别人希望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的压力。我认为一颗热爱音乐的初心就是保持业务精进的动力。我一直乐于接受新鲜事物,也坚持传承地方戏曲,每一个次尝试,每一次挑战,都是值得纪念的美好回忆。

  问:今的考核与去年有什么不同?你是怎样来适应和驾驭“瓢琴”的?

  冯彬:我院对业务考核每年都比较重视,考核只是手段,提升集体的整体业务水平才是目的。

  通过业务考核,一方面是鼓励大家要钻研业务不懈怠,一方面是鼓励大家改良创新不停滞。今年就往年而言,除了邀请到我省著名音乐家杨小幸老师和邓承群老师,还邀请了内蒙古民族艺术剧院民族乐团团长叶尔达老师、陕西省歌舞剧院民族乐团艺术指导严松波老师、成都乐团驻团常任指挥曹波老师来担任评委,首次采用了拉幕考核的形式,可见领导班子的重视程度。这次考核对我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专家老师们的点评对我业务上的提升有很大帮助。希望我院能通过和外省专家们的交流,进一步促进相互合作与发展。

  今年的考核内容中依旧延续了“原生态改良乐器”演奏的部分,这个部分是我们乐团的一大特色。就去年而言,大家在改良乐器的演奏上都有了很大进步,特别是我院《高原-听见贵州》获得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后,大家的热情更加高涨,方向也更加明确了。去年考核时,我用小瓢琴演奏了我自己创作的《舞动的黛帕》,一首苗族风格的乐曲,今年演奏的是我改编的小瓢琴版侗族童谣《筑塘歌》,明年争取再创作一首布依族或彝族风格的乐曲,慢慢发掘小瓢琴的特色,逐渐摸索出属于它的特色演奏技法。也希望能带动更多的音乐朋友加入到我们贵州改良瓢琴的学习和演奏中来。

作者:童岚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