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石和他的马

2018-04-25 11:45  来源:多彩贵州网

  腹有诗书艺气华,陈石风流倜傥的才情,在这个山高水远的山城中乃至一定的地域是名气所在,受约到他办公室一瞥,这不像官员的办公室,更像一个艺术家的画室,真正第一次令我动容的,其实不是他的画的马,而是环境这一切告诉我主人在攀登艺术高峰的路上执着的追求。

  我看见过这样评价陈石和他马的文章,“位高责重,何暇挥濡?询而后知之,盖昼勤公务,夜戏笔墨,劳逾乎常人也。”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贵州省首批核心专家干正书的《倾情而出的真性情大气象》讲述了这样一件事情,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郑万通的悉爱,专门写了幅“陈石画马”的字,赠送贵州画院名誉院长、贵阳市政协主席的陈石先生。陈石画的《奔马》《奋蹄》《驰骋》《汗马嘶风》等风趋电疾的神骏气吞万里;《凝目》《思念》《春风》《秋原》等画作中的良骥从容徜徉,平和恬静。笔者几年前去过他办公室,当时我就给他谈,你扔在字堆的草稿都是精品,因为它真实记录了你在艺术追求道路上最真实的历程,陈石画马几乎件件都是好作品,因为这些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政治诗文已然久违,诗言志、画传情,信笔便得闻顿觉满耳轰鸣,振聋发聩,瞬间可令狭窄的方寸胸襟变得博大,短浅的目光变得高远。陈石画的马透视出作者的社会责任,除了艺术技法上没有更多的挑剔外,更感到画家笔下的马不是空有形式,而是马的神态形态在传递一种历史荣辱、国家成败、文明兴衰,所以变得引人注目!让人思绪万千了。”

  在贵阳市观山湖区有“八匹铜马”雕塑坐落在金阳大道与观山路交叉口的环岛中央,是这个新兴崛起的新城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城市地标,头马奋蹄扬鬃、腾空飞奔,姿态优美、风劲、剽悍,虚实之间,挟风驰电奔腾的马群源源伸向远处,金马嘶叫,像在向天宇抒喊着“春天的故事”给这块贫脊的土地上带来的巨大变化。但一届政协主席,其中传承抢救地域文化已是他们的己任,作为改革开放前沿新区的建设者和主要领导者,抓好这组雕塑创意陈石可说任务重大,过中的艰辛不用赘述,最后完成的作品中,就有来自画家陈石的中国画作品《奔腾》中的造型,甚至在八匹奔腾的骏马雕塑中,有一匹还是陈石亲手所塑。陈石画的马,没有缰绳笼络束缚,没有牧人骑手驾驭,自由、奔放、雄健、大气,恰似扬州八怪之一金冬心憧憬的“昔年曾蹑五云端,不与人骑更好看”那样一种境界。

  柏拉图有个著名的观点:艺术是生活的影子,既然是影子,与生活本身是有差别的。在陈石的眼中,在和我的交谈中就流露出,艺术品对日常生活是非常态的,是有意味的形式,但作者的艺术思想和思维却可以宽泛的,超越的。对于久历官场而仍保持绘画热情的陈石,当你要评价他画的马,让我感慨的是:“时光的‘锻炼’使许多人退隐为仙风道骨的‘山人’,堕落为只问五谷的‘俗人’,但是陈石,依然像保持着年轻时都曾渴望的那样,执着于做一名被社会和民众所需要的‘儒者’。这是我在陈石画的马中分明看到的情怀。沿着这样的心迹线索品读他的马,成见中的“幼稚”已荡然不见,只见到一腔热血,一以贯之。我承认,像陈石这种壮怀激烈、精忠报国的心态,这种中华民族传统的自信和骄傲,这种对民族对历史的舍我其谁的责任感,我们很多人,也包括我自己在内,不常有了。我们不常有,可我们都希望那些从政的人常有,都希望那些官员们还能保持陈石艺术绘画所弘扬的那片热血之心、赤诚之心,忘我救世,立志不朽!”

  有人评论道:“陈石画马的价值还在于塑造了一位当代儒者从政的真实形象,他具有丰富和袒露的灵魂、复杂和坎坷的遭际,这个意义并不亚于作品本身的意蕴。作者以一种敢哭、敢笑、敢怒、敢歌的方式,以表达一位从政者的鲜明个性、想像力和炽热的情感,这是尤为令人感动的。陈石认为:做人比做官重要,只要你还死撑着那副凌凌风骨,你就会去写、去画,甚至,从政者少一点‘韬光养晦’,多动点儿感情、多传递点儿真话、多修点儿情操、多想点儿艺术,至为重要。如他所言,他画马也确实传递一点可以用来改造一点儿社会风气,文风和画风,他所提倡的就是一种新的有时代感的文化精神。”

  人们常说做官要有官品,做艺术家应该有艺德,看了关于他数篇陈石做官和画马的文章,真正最让笔者动容的是把做官和做艺术家当成更多地为社会做善事的平台和空间,就是这次和笔者约谈,更多谈的是以后怎么去做人和做善事,陈石没有一些画家的陋习,在和三五好友相聚时,甚少提及笔墨书画,不熟悉的人只知其为士,不知其为家。其实,或许连陈石自己也数不清,这么多年到底多少幅作品被用于慈善捐助事业,他更不愿提及――他称,做过的事不一定非要说。2008年,中纪委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画展收藏了陈石的作品《奔腾》;2009年,美国沃斯堡市收藏陈石的一幅作品《马到成功》;2011年10月华西村在建村50周年庆上收藏了陈石当年创作的《万马腾飞图》……我在想陈石可谓“艺德气盛,锐气如风雷”,更为传神地道出了一个官员和一个艺术家形象叠加后的鲜明性格。看了他画的马,就不难理解作者的抱负,更不难理解他何以屡次大胆的泼墨,言他人不敢言,想他人不敢想的原因了。

  当笔者要和他道别时,虽然他说贵阳市政协机关的同志,特别是要离开工作岗位的,作为这里的最高领导他都画马相送,笔者不敢奢望求画,但是他拿出一本他仅有的《中国画名家画马精品集》相送,并在扉页上挥毫写上他的名字,盖上他自己雕刻的印章。这本精品集了徐悲鸿、黄胄、尹瘦石等中国近现代画马名家,其中有陈石四幅作品,说明陈石画马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有一席之地,所以他的画是很有价值。当我离开贵阳市政府办公群,回望厚实而有现代感的建筑,我在想陈石画马是我们这个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西部城市的艺术奇葩,他还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探索追求,像陈石正如自己所说:“……艺术是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峰,是追求艺术家们自己的要攀越的高峰,不可不攀越!”艺术的攀越,艺术家自己不能回避。

  (作者系国家级文化类核心期刊《文化月刊》贵州省新闻中心主任)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