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我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

2018-04-28 15:35  来源:贵州人民出版社

  

  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头顶的星空,要永葆好奇,永远前进。

  ——谨以此书致敬霍金

  

  《无限空间》

  作者:刘錦东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I S B N:978-7-221-14557-4

  定价:29.80元

  这是关于一个男人穷尽一生去守护的故事。

  这个男人是亿万生命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幸运儿。在碾碎宇宙的“白环危机”面前,他使用那基本不可能成功的时光机器半成品,从他所在的星系帝国逃到久远的末日后地球。既是庇佑又是诅咒,他承载着时光机器的不老生命,开始了探求未来的漫长旅行。

  北美荒漠,复兴的中土,浩渺的天元星系,宇宙意识的中心……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漫长危险的太空旅程,不知道来往了多少次时空的镜像轮回,不知道之后还要穿越多少层空间宇宙。他的旅行,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坐标系去观测衡量。

  现在,这个男人正站在那棵连接一切因果的核桃树之下。他紧握双拳,准备为他无尽的旅程做个了结。

  精彩试读

  序章:三位威廉与一场梦

  【一】

  威廉一觉醒来,感觉头疼得厉害。他检查了一下窗户,关得严严实实。即便昨晚一直在淅淅沥沥地下小雨,冷风也应该不会让他的头疼成这样。

  他蹑手蹑脚地爬下床,生怕惊醒了下铺的室友布莱恩。钟表上显示着现在是六点三十,今天他十点的时候才有一节课,但是他不想继续睡下去了,索性拿上外套,出门来个晨间雨中散步。

  三月的英格兰的空气中还带着些许清凉,雨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剑河的河面上,泛起点点涟漪。霍金裹着外套,踩着湿漉漉的草坪,信马由缰地阔步向前。他看到远处那棵枯了很久的大树似乎冒出了新芽,突然心生对大自然的好奇,便信步向大树的方向走去。

  他一边轻快地走,一边回忆刚刚做的梦的内容。梦在人类记忆里停留的时间可是短得很啊,要是不仔细回忆一下的话,说不定马上就会忘记。他其实已经忘掉了不少细节,但是有一件事情记得很清楚——自己在梦里坐着轮椅。丧失了肢体上的自由真的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他想,算了,就把这梦作为一次“变成残疾人”的有趣体验吧。然而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其实是一个预知梦。

  他还记得另外几件事——梦中的他好像是个叫胡桃的女人,虽然他到现在还在奇怪为什么是女孩,以及为什么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梦中的胡桃安静地坐着轮椅,作为旁观者在听一个老人为一个小孩讲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故事的内容似乎是关于宇宙的,那个故事里的宇宙不仅是有边界的,而且还是一环扣一环的,就像在未来他注定会遇到的那个老太太所说的“宇宙就是一个一层摞一层的乌龟塔”一样。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他为自己梦到许多跟自己宇宙观不符的事情感到疑虑,那个讲故事的老头讲的一些东西,他觉得简直荒谬不巳,甚至还有一些与现代物理学常识相悖的概念。他后来对自己解释说:“这也许是对我心底的某些宇宙想象的浪漫化处理。”

  威廉记得弗洛伊德说过:“梦是一个人与自已内心的真实对话,是自已向自已学习的过程,是另外一次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人生。’’他还听说,门捷列夫就是在梦里得到元素周期表的灵感。这不由又让他对自己的这个奇怪的梦重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梦确实非同寻常。

  虽然梦的大部分内容在他大脑中已经模糊不清,但他依稀记得整个梦的故事框架——这是一个信息量巨大、结构宏伟的故事,自己是怎么在一晚上就把这个故事汲取完毕的呢?也许梦里的时间流逝和现实真的不一样吧。另外,这个梦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它的叙事模式很特别。他以前做的梦,要么是跟朋友在国王学院的礼拜堂屋顶跳舞,要么就是和朋友一起在大峡谷里野餐,尽管也都光怪陆离,但都是自己亲身参与的。但这次,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恬静的美少女,从头到尾坐在轮椅上,旁听另外一个十分深奥的人给一个小孩子讲故事。那个深奥的老头似乎在生活中找不到原型,好像是个亚洲面孔——而他不认识太多亚洲人。

  快想想,威廉。努力想想梦与现实究竟有什么关系?梦里还有什么其他的细节?突然,一个清晰却又朦胧的臆想从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一棵大树。

  一棵郁郁葱葱、结满果实的大树。

  一棵承载无数个宇宙的起源之树。

  他边走边想,巳经走近了那棵长出新芽的树。和梦里的那棵树相比,好像小了一些,但沧桑不减,似乎与生命或世界联系在一起。虽然他是个无神论者,但对许多宗教传说还是有所了解。比如说,《圣经》里提到伊甸园中有两种树,一种叫生命树,它的果实能让人得到永不朽坏的生命;一种叫知善恶树,能让人与上帝一样分清善恶。亚当和夏娃一开始听从上帝的话,只吃生命树的果实,但在古蛇的引诱下偷吃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园,才开始了整个人类的浩荡繁衍。从这个角度来讲,也许知善恶树才算是全人类子孙的“生命树”。

  北欧神话里提到,世界长在一棵巨树Yggdrasill上,这棵巨树也被称为“世界树” “宇宙树”或者“乾坤树”。树上分布着九个王国,神族与人族、巨人与精灵共同生活在这棵树上。这个概念与他自己的梦似乎有点像,但还是差距很大,北欧神话还是太过魔幻了。

  他站在被点点新绿萦绕的树冠之下,透过稀疏的树枝仰天望去。天色将白,群星渐褪,遥远的世界向他散发出迷人而又缥缈的光芒。

  他有点激动地想,这就是我所爱的东西,这就是我将要花上一生去探索的东西。就像梦中的那个男人一样,对宇宙边界的执着,对浩瀚世界的战栗。

  “史蒂芬?威廉?霍金先生——”布莱恩懒洋洋的声音从后边响起,一听就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他带着打趣的口气说:“今天早上有没有想出打破爱因斯坦理论的新思路?还是说,您终于打算开始写您的博士命题论文了呢? ”

  “布莱恩,你知道……”威廉扶了扶自己的镜框,“什么样的树是核桃树吗? ”

  作者简介

  刘锦东,籍贯山东,生于山西,久居北京,高中时代曾担任北京第十二中学文学社社长,从此与写作结缘。现留学于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专修数字科技文化(Digital Culture),“未来主义者”的标签逐渐加重。年少懵懂,只由双目仰望星辰;满怀敬意,恪守双脚踏实尘土。合著有长篇传记文学《王羲之传》。

扫描二维码选购《无限空间》

(资料提供:孔令敏 / 原文编辑:杨茗 )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