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玮|散文《有些痛无须掩饰》

2018-05-03 15:46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在数不清有多少星星的夜空底下,我仰着头看那轮残月,听着坐在身边的两个高三的朋友讲着他们的梦想,还有四十多天以后的计划,篮球场边的圆形草坛仿佛是我们的整个世界。

  “其实我不怎么哭的,所以也没想过在哭的时候我期许怎样的安慰。”也许,这是我成长到现在编织过的最大的谎言。即将面临高考的他们俩,心里应该也有很大的压力,我静静地听着他们,也想到了以后的自己,两个月以后我也会踏上高考的“独木桥”。

  事实上,我哭过的次数,连我自己都数不清楚,毕竟成长对我们而言,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小时候看到爸妈吵架,很害怕,躲到角落里自己一个人哭,瘦小的双肩直发抖。慢慢长大了,慢慢习惯他们之间的争吵,可依旧会哭,那时候傻到认为只要让他们看到我伤心的样子,也许就能和好了。

  上了高中之后,我的学习成绩大不如前,我不知道是因为没有找对方法还是真的像很多朋友说的那样,我堕落了,没有过去那么努力了。最近的几次考试,我的成绩差到极点,翻成绩时都从底部开始查自己的名字,身边越来越多的同学都在为自己学习的进步而雀跃,而我只能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就好像这些成绩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一样,但其实每次看到成绩时我只能在心里掉着泪。总是想到电话里的妈妈说:哭是永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所以擦干眼泪吧孩子,还有我在呢!

  电话这头的我一直忍着不让泪掉下来,任由眼眶里的泪水打转,听到妈妈温柔的声音时,我再也憋不住了,她听出了我的异常,以为是我的钱花完了,担心地问我。其实我知道,现在这世上,我最害怕母亲哭,而她也最怕我掉泪。但我最清楚,在她面前,也许我可以放肆地哭出来,不顾任何后果地大声哭,不用作任何掩饰地哭。

  上个学期,父亲因为一场车祸突然离世,留下了我跟母亲两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他出事那天,我在学校上晚自习,没有人告诉我这个噩耗,直到我突然被接到家里,看到躺在担架上的父亲,突然心痛得要命。我呆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母亲拉我蹲到他身边,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却一直大声地叫着父亲的名字,让他再睁开眼看看刚回家的我,我们都想着只要叫他,他一定会回来的,就像从前一样,可是这次他没有做到。

  那天晚上我并没有掉一滴泪,看起来心灵更脆弱的我却担负起了安抚妈妈的责任,我们俩紧紧地抱在一起,就好像只剩下我们两人一样,我握了握父亲的手,曾经最温暖的那双大手,突然就变得冰了,突然地,他就听不到我叫他了。母亲一整夜没睡,也哭了一整夜,而我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双眼被泪水模糊了,我害怕她看到我哭更难过,于是我回到自己房间,拨通朋友的电话就肆无忌惮地哭起来……

  直到现在,我还是放不下这件事,不管什么时候我都觉得他还在我们身边,只是看不到而已,而我还是会因为想他然后哭一次。

  回寝室的路上,我走在路灯下,看地上的影子被越垃越长,被大书包束缚住的双肩,在地上显得很瘦小。我摇晃着双臂,路过闪着光的饮料贩卖机,双眼再一次模糊,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哭。

  但也许,在很多人面前,我们并不需要掩饰自己所要承受的疼痛。比如,身边最爱的家人,也许还有一个好朋友。他们可以看到你伤心的样子,会用他们的亲身经历来鼓励你,然后带你慢慢发现身边的美好。

  生活是艰难的,也需要我们拨云见日,偶尔放声大哭一次,擦干眼泪之后再继续前行,哪怕匍匐着。就好像网上写的那些鸡汤:不要绝望,当你已经滑到碗底的时候,往哪里走都是向上。也好像母亲常告诉我的那样,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生活本来就是这样。

  以前总是跟朋友说,在生活面前,我尝试做了回小丑,把自己的心酸填在心里,脸上留着微笑就好。而朋友给我的回答却是,我们不是小丑,其实仔细想想,我们已经足够幸福了,看看周围的人,有多少人是没有故事的,我们默默地擦肩而过,即使不能明白彼此的内心,也要相信每个人都有失落,每个人都有故事。

  什么都无法舍弃的人,什么都无法改变。不管遇到什么,大不了哭一次,明天继续走下去。

  我不是爱哭的女孩,更不是善哭的女孩,但在生活面前,在现实面前,在面对高考的大路上,我们可以哭一次,我们无需掩饰内心的疼痛。

  高考越来越近了,最近的一次大规模适应性考试,我们五个尖子班也参加了高三的这场重要考试,虽然我没有准备好,但进考场前我依然保持着一份自信,考试结果出来后,我怔住了,500多人里,我从后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果不其然,在班上考了倒数,比上次月考更差。班主任找我谈过几次,也在班上暗示性地批评过我,375.5的文科成绩,对我来说这是最差的一次考试,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一年内,我还没能提高自己的成绩,大概是考不上大学了。我看着这两次的成绩,越来越没自信了,耳边却总是出现爸妈说过的很多激励自己的良言。

  哭完了,我擦掉挂在眼睛边的泪珠,仍然像从前一样扬起嘴角入睡,然后第二天带着微笑重新开始。分离,初见,告别,失意,败落……所有的疼痛,也许靠一次哭便能被治愈。

  幸运的是,我距离高考还有一年的时间。这一年,也许我还能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我也依然可以哭一场之后再次面对生活。坐在身旁的两个高三的朋友,在我面前,他们没有掩饰。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