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山水花为伴 画作食粮乐相随

2018-05-15 09:32  来源:中国网

  农民画家张宗玺:纵情山水花为伴画作食粮乐相随

   位于驻马店市遂平县槐树乡张吴楼村王彦庄的一农家小院,院子还算整洁宽敞,正房,门两旁两行苍劲的大字:福如长江东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进屋,一幅满墙中堂山水画,两边一副对联;远看山有色,近听水无声;西屋,偏房一间狭小的画室,作画案子占去了半个空间,画室四壁满挂着山水、牡丹画作,大幅小幅,横幅竖幅,墨香袭人,空明灵动。没有挂上墙的作品,成捆成卷地摆放在画案下面,整齐有序。房间似乎有点局促,可是,年届77岁高龄、上身穿一件紫红色撒花马甲的张宗玺在这样有限的空间里,布置挂画、展纸作画、活动自如。并且显得那么的老成、干练,矍铄、蓬勃。作画,使他练就一副结实耐劳的身躯和机灵敏捷的头脑,他习惯把自己关在画室里,一个人挥毫弄墨,画个不停,完全享受于创作的愉悦氛围,终身痴迷于国花牡丹和国画山水的意境。

  笔铸山水写意牡丹

  孔子曾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群山、流水、古树、拱桥、石道、栅栏、茅舍、古人……布局潇洒不拘,笔势洞达丰沛,山则厚重不迁,水则周流无滞,勾勒出清新而古老的画面,让人仿佛身临其境的走向精神的本真;峦间瀑布吐雾,云气蒸腾,游人倘佯其间,倍感神清气爽。

  率意率真,由心遣景,其笔下的牡丹肆意开放,设色淡雅,用笔简练。枝干运笔顿挫有度,曲折多变,使牡丹画面苍劲有力。点线、墨色组合叠加用笔灵动、意境清新、淋漓恣纵、洒脱清朗、别具一格。直接用墨、色对叶、花取势,偶尔以山石、小鸟、蝴蝶、蜜蜂点缀,趣味极致。去凝聚牡丹的千番情境,一种极尽空灵之旅的姿态,演绎着生命的质朴真实。

  张宗玺直言说:“中国山水画已是我生命的支柱,国花牡丹成为我生存的食粮。云腾天空、飞流瀑布、巍峨群山、滔滔江河、参天大树······,常使我长时间地移不开眼目,犹如心在交流、神在对话,笔墨、色彩、韵味让我恍惚于享受到一个逍遥的时空,可以毫无约束地去挥洒自己洒脱的天地,去体味纸、笔、墨融通时那种瞬间的快感。”

  传承传统挥毫时代

  《寒山通幽》陡峭的山崖覆盖着厚厚的白雪,纤细的树梢清晰可见;崖下一条曲折迂回的公路,旁边坐落着几间茅草小屋。可以看出,改革开放以后,汽车已经驶进了这个幽美而贫穷的大山深处。

  2013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他创作出了《江山如此多娇》。毛泽东神采奕奕地站立在波涛起伏的峰峦之巅,目光慈祥,洞察一切。他以传神之笔,再现伟人的气度、风范。

  2015年春天,长年在外地演出的驻马店市豫剧团,来到遂平县西部山区演出。据此,张宗玺创作出了山水画《剧团来到咱山村》。画面场面更是非凡热闹。远处岭峦斜卧,皱褶纵横,逶迤飘动的水雾滚滚而来;近处泉瀑高挂,涧水流淌,石桥横卧,绿树掩映。桥的一端,依山就势筑起戏台,戏台上演员的表演,透过石缝树隙,一招一式,如在眼前。戏台前人头攒动,神情贯注。山涧响流泉,天籁和鼓乐,在寂静的山村接应传播,弘扬农村传统文化。

  201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他创作了山水画《伏击》。伏击战显示了我抗日战士在高山峻岭之中,利用地形地物顽强歼敌的英勇场面,讴歌了人民战士为保卫祖国大好河山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2016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他创作了《庆祝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山水画。在崇山峻岭之中,黑色的石崖高耸入云,漫天飞雪,悬崖间的积雪显示着是一条蜿蜒小路,一队队红军战士高举红旗,在雪地上蠕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有诸多指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由此,他在笔墨上追求自然、朴素之风格;构成上从生活中锻造意境,把现代意识和时代特征力求完美融合。

  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他特意创作了一幅长达四米的《花香鸟语》的国画作品,向十九大献礼。在接受驻马店市电视台电采访时,他说:“我作为槐树乡一位农村美术业余爱好者,我深深体会到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我这次创作的这幅牡丹,献给党的十九大,预祝我们的国家繁荣富强,早日实现中国梦。”

  作为一位农民、共产党员、农民画家的张宗玺生活在伏牛山余脉70余年,他为自己家乡的山山水水写照,更显得得心应手,自觉自豪。自幼家境贫寒,酷爱涂鸦,在附近土山学校读完小学,在嵖岈山中学读完初中,毕业回家劳动。当过会计,做过音乐、美术老师,可是好景不长,随着子女相继出生,夫妻俩都在学校,家里学校两头跑,顾不好学校顾不上家。干脆,俩人一商量,先后离开学校。1964年开始搞“忠”字化,布置革命化环境。他的美术特长有了用武之地,又写又画中练红了思想,练熟了笔头,练出了功夫。本真浸身于山岭谷崖、野水江河之中,为他的创作提供了用之不竭的源泉,以青山绿水为画稿,考究牡丹,研习山水。受同乡袁炳申老人影响,创作水平得以空前提高;受益于本村李桂庭老人染教,并传授《芥子园画传》一本,得享于牡丹画真传;后拜王潮海为恩师,学画竹子,技艺大进,他画的竹子内行评价说,酷似老师,或可乱真。

  多年来,张宗玺的作品倾动上下,收获颇丰。2013年,是他创作丰收的一年。作品被编入《第七届海峽两岸书画名家作品集》;参加长沙翰华书画院举办的中老年书画名家邀请赛,获得金奖;参加中国书画名家北京韩国园博国际交流特别邀请赛,获得金奖。2014年5月,在《中国当代作家书画家代表作文库》评选中,作品被评为特别奖。2015年,参加由中国书画研究院主办的“羲之杯”邀请赛,获得一等奖。同年,参加驻马店市书协美协会展,山水画《伏击》获得二等奖。全市包括九县一市,参赛人数众多,获奖实属不易。2016年,参加河南省美协举办的新人新作作品展,获得入选证书。;同年,山水画《庆祝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获驻马店市美协颁发的二等奖。2017年,他被河南省书画委员会推选为理事,被由郑州市文化局主管的中原书画院聘为高级画师。同年,由遂平县文明办、文联、美协等联合举办的”中和堂”画展,获二等奖。2017年7月27日,驻马店市电视台《晚间播报》栏目,播放了他的事迹。

  艺无止境顺应质性

  张宗玺清楚记得,现代山水画大师陆俨少的老师孟超然告诫他的学生说:“学画不可名利心太重,要有殉道精神,终身以之。”言之确有理,作画必有乐,但他在作画之余,猎涉众文艺之长放松自我,寻求灵感,孜孜努力于体会绘画过程中那种瞬间而又永恒幸福的同时,顺应质性,将才华伸展到乐器、豫剧等领域,来提升自己的艺术境界。他悠游于经石书画和现代艺术之间,诠释着自己独有的质性。(朱纪托/图)

作者:张现青 编辑:田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