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梁子:彝山上燃烧的火把

2018-06-08 10:44  来源:贵州民族报

  “阿姿阿巴”组合李海云

  圣火

  祭火祈福

  燃烧的火把

  火把节现场

  又快到一年一度的火把节了。黔西北的六月,葱茏的山野不再如少女般的灿烂,微风里,那满山的绿一浪叠着一浪,宛若一个多情女子的眼波在向远方的阿哥频频传递。

  一年一度的火把节。这个节日对于彝族人来说是具有特殊意义的,我又想起那一年在赫章县结构彝族苗族乡参加火把节的情景……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天下发生了虫灾,上天便派来智者带领人们用火把把害虫驱赶殆尽,后来人们为了庆祝这个日子便兴起了火把节……

  其实火把节的真正来处是彝族的十月太阳历。农历六月二十四这天是星回节,是阴和阳的分界线,当然也是炎热和凉爽的交替。而为什么人们在这一夜要举着火把像长龙似的游行,接着转回来把各自的火把凑成大火堆并围着跳舞呢?我想这大概是人们对团结友爱的一种释读吧,当然,那一团团移动着的火把不就是一颗颗回程的星么?

  赫章县有十几个民族乡,各少数民族节日最大的有三个,即每年六月的彝族火把节和每年十月的彝族年,再一个就是苗族的花山节。

  因为民族乡比较多,各地各自过节的话显得不够气派,对民族文化的推介力度也显得不够,于是,在赫章县委、县政府和赫章彝学会的组织下,每年的火把节由彝族人口比重较大的几个乡镇轮流举办。2013年的火把节轮到结构乡,人们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整个结构乡的气氛显得紧张而又兴奋。

  农历六月十九日那天,一大早,我便背着媳妇为我打理好的背包,拖着因痛风还有些疼痛的脚来到汽车站,准备应《大西南月刊》总编阿诺阿布之邀去黔西参加诗歌论坛活动。

  在毕威高速路上,我遇到两位来自云南的彝族筑路工,我问他们回不回去过火把节,他们有些向往而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他们已经三年没回家了。看着被太阳晒得油黑的两位同胞,我不禁感叹起来,正是他们这样一些人,把一个个与家人过节的机会留给了公路建设,留给了黔西北,甚至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把生命永远留在了这片土地上。

  我在想,在我们高举着火把的时候,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不就是一个个生命在燃烧么?也许,我们的祖先当年手执火把的时候,在他们的心底一定也在默默地祭奠着一些值得敬重的人。

  有人说彝人是火的民族,是的,彝人的性格炙热如火,彝人与天下人皆朋友。那一晚我醉了,醉在了黔西朋友们的热情里……

  在黔西参加完活动后,我便和大方县的朋友们踏上了回赫章县的路程,他们是受邀前来赫章县参加结构乡火把节的。我的大方县朋友在文化局工作,能歌善舞,除了能写歌以外还能自己上台演唱。有一年我们一同去参加了黔西南州的一次盛会,我们相约来年各写三五首歌曲,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我的成绩平平,他却硕果累累,着实叫人羡慕和佩服。

  赫章县过火把节的时间和西昌一样,都是农历六月二十四这天。那年的六月二十四日的早晨,太阳是那样的温暖,贴着序号的十多辆大巴满载着客人在阳光里向结构梁子进发。

  “结构”是一个彝语汉转音的乡名,结构在彝语里是“玩耍的地方”之意,也有祭奠的内涵。从赫章县城到火把节举办现场结构乡的结构梁子不到六十公里,大巴车队却走了两个多小时,尽管是油路,但因为弯多路窄,车子再好也跑不快。在交警的引领下,大巴车一辆辆缓慢地驶入了划定的停车场,这时已接近中午,高原上的阳光更加强烈。

  舞台搭建在一处缓坡地带,缓坡上去是连绵的草坡,远远望去,各式各样的伞像一波波水浪在宽阔的草地上流动,好一番人和伞的景致!沿着青青的松针铺就的“嘉宾路”,脚下仿佛是一层柔软的海绵,行走在上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其实每逢节庆日子,把青青的松针铺在客人的来路上,这是彝人的一种传统礼仪,是代表主人对来自远方客人的祝福。

  作为乡与乡之间我是客人,因为我的家乡与结构乡比邻,而作为外县的朋友来说我是主人。就因为这样吧,我与大方县的朋友一直形影不离。我们一起踏在柔软的松针上,一起走进翠绿的迎宾门,然后一起端起彝家的拦路酒……

  听着舞台上一曲曲欢畅的歌声,看着千亩草坡上数万热情的观众,这样的盛会真是万民所向啊!也许是第一次举办如此大规模的盛会吧,感觉到整个演出的策划做的不是很好,但观众那热烈的表现早就弥补了这些不足,和观众的热情相比,那些刻意的策划真的算不了什么。

  彝人的火把节是一种文化符号,更是一种对早已逝去的祖先的缅怀。数千年来,先祖们点着火把一路走来,就如凉山州歌舞团的阿佳团长在盛会上演唱的那样,“翻过一座山,翻过一座高高的山……”是啊,从苍山到乌蒙山,从小凉山到大凉山,我们的先祖们不正是打着火把一路走来的么?

  有人说火把节是“东方情人”节,有些地方也叫“狂欢节”。从民族学的角度来说我并不赞成,但以发展的眼光来看,这种说法似乎也有其深意。是的,一种文化的传承是需要不断注入和吸收现代元素,没有革新就难以有继承。那一晚,结构梁子有些凉,沉浸在欢乐节日气氛里的人们却热情高涨。随着篝火的燃起,人们的脸上渐渐被火光染红,在欢快的音乐中,人们相互牵着手围着火堆转动了起来……

作者:阿哲鲁仇直 编辑:田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