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sheng阅读》“朗读贵州”推出:加榜的乡愁

2018-06-11 16:13  来源: 贵州综合广播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已故诗人余光中的《乡愁》每每令漂泊异乡的游子愁肠百结,感慨万千。曾几何时,乡愁一度成了国人复杂内心世界外化的不同表达。

  然而,每个人的乡愁却又千姿百态、千差万别。我这里想说的是贵州从江加榜梯田带给我的乡愁的感触。

  从小生长在贵州黔东北山村的我,和土地打了许多年交道,对田亩有着深深的了解,并植入了难以忘怀的情感。来到加榜梯田观光、游走,这种情感一下子让我进入时光的回想之中。无疑,加榜的梯田其观赏价值是一流的,春天里,那弯月似的一块块梯田盛满着明晃晃的青水,一个挨着一个从谷底叠加到云端,那种感觉,无论你站在那个山头,看过去,不亮瞎你的眼睛就不是加榜;夏天,满栽满插的水稻长成葱茏的青绿,山坡像爬满翠色的一袭披风纵横延伸,谷包待放、生机盎然,走在田埂上,生命的力量陡增;秋天,一坡金黄稻浪,在微风中翻滚,给人不单是一种美丽的景观,更是丰收的喜悦。

  如今,有人说乡村的人想进城,城里的人想去乡村。这有点像围城的典故,你能说哪一种生活是真理?我想,各有各的滋味吧,各有各的感受吧,彼此都不可能替代,也替代不了。

  其实,生活在乡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既是一种生活状态也是一种人生乐趣。乡村的人也许想象不到城里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人们住在一栋楼里互不相认的匆匆忙忙的日子;而城里人也想象不到,春耕农忙季节,村民们相互帮工,忙种忙收,大家兴高采烈的欢喜心情以及闲暇时烤着木材火摆着龙门阵的优雅时光,当然,也更不可能知道乡村耕田播种收割的生动细节。

  回过来我们再看加榜,是的,这里是有些偏远了。她距从江县城80余公里,由于是乡村公路,加上路窄,弯道多,那天,我们一行作家前往加榜花了三个多小时。有的作家,因为一听说要坐几小时的汽车,加上天公不作美,便放弃了对自然美景的欣赏。确实一路颠簸前去,虽说一路都是山川溪流、花草树木,即便处处惊魂,也处处风景呢。因此,作家中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慨叹:确实漂亮,但是太偏远了……这让我想起李大钊先生说过的话: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的牺牲中。虽说这经典的文字是暗示人生之路不平常以及高境界,但字面本身却传达了一种有关风景生成的原因。

  我想,这加榜梯田不可能生长在城市,正因为她地处大山深处才可能独自开放出花一样的美丽梯田,正因为地处偏僻才没有遭到破坏和污染,才保存着她固有的姿态和绰约……尤其如此,匆匆忙忙的城里人才有了一处对乡愁的顾盼之地,即便身不能至,也可心向往之。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