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短情长 家风护佑《谢谢了,我的家》新书发布

2018-06-27 10:07  来源:人民网

  句短情长家风护佑

   《谢谢了,我的家》新书发布会在京举行

  6月25日电6月23日下午,“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谢谢了,我的家》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国际大学生艺术中心举行。《谢谢了,我的家》是2018年初中文国际频道推出的一档全球华人家庭文化传承节目,以海内外54个家庭的故事串连起中华传统家风的脉络。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全面回顾和学习新时期家风建设相关内容的基础上,深刻意识到每一个家庭、每一种家教中蕴含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而决定出版同名图书。

  《谢谢了,我的家》封面

  本场发布会分为“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三大环节。在“注重家庭”环节,齐白石大师的孙女齐慧娟女士展现了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家庭。她在现场泼墨画虾,不仅讲解了如何画出逼真的虾,更提醒大家要活得透亮;在“注重家教”环节,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创始会长耿瑩女士,回忆了父亲耿飚将军对自己的严格教育。值得一提的是,活动当天正值耿飚将军18周年祭日,活动现场以一段珍贵视频缅怀前辈,倡导传承家风中的红色基因;在“注重家风”环节,孔子第七十七代孙孔德墉现场讲述了孔府“诗礼传家”的小故事,联合国前副秘书长沙祖康将中国优秀家风文化与世界文明联系起来。

  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出版同名图书的过程中,秉持源于节目、高于节目的宗旨,在内容、形式和技术上大胆创新。在内容上,全局打破节目播出顺序,紧紧围绕中华优秀品质及其传承方式,将54段电视节目分为四大版块:“为国为民”“矢志不移”“谋时而动”“言传身教”,以期表现出中国人千百年间最珍贵的品格,最基本的家文化传承方式。在形式上,图书将访谈的对话体改为故事体,既符合当下“讲好中国故事”的大背景,也是回归中国传统叙述方式,为每一个家庭立传,为新时代立传。在技术上,为了打造独特的阅读体验,图书《谢谢了,我的家》采用了AR技术,108张图片对应了800分钟视频,每张图片都链接了相应的电视视频片断。读者在阅读的同时可以重温精彩电视节目,这也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在知识经济时代的成功探索。

  发布会的召开正值毕业季,人民文学出版社希望以图书《谢谢了,我的家》祝福莘莘学子。在奔赴美好前程之际,把家人叮咛风装进行囊,把优秀家风会扬四海。回望来路,感恩家庭,心怀祖国,不负韶华。

  精彩书摘

  歌手平安

   “为什么不继续唱下去呢?”

  有一次我帮爸爸换药,他为了忍住疼痛狠狠地掐自己的手,咬着牙,黄豆大小的汗珠一颗颗滴下。就在这时,他突然对我说了一句话:“你那么喜欢唱歌,你唱歌我们都喜欢听,为什么不继续唱下去呢?”我当时就觉得无法言语。从此,这句话一直伴随着我,尽管音乐道路浮浮沉沉,我始终没有放弃。现在我想告诉爸爸,我今天能够坚持唱歌,有你的一份功劳。虽然你已经没法看到我所有的成绩了,但是没有关系,现在有这么多人支持我,而且我也在教小朋友们唱歌,就像你留在磁带里的那段话,音乐的力量可以把爱传递下去。所以爸爸,我相信,在我开演唱会的时候,在我多年以后重新拉起小提琴的时候,你会坐在某个角落,可能是妈妈旁边吧,跟她一起听完我的歌。

  既然爸爸给了我一个期许,我也希望给我的孩子一个期许。我想对未来的孩子说:你不一定要有多大的作为,但是我希望你如歌里面所唱的,是一个善良坦荡的人。你一定不要放弃音乐,就算不像爸爸这样把音乐当作一份事业,也希望你从小把音乐看作一生的爱好。

  谢谢了,我的家!

  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创会会长耿瑩

  自惜自重:保护中国文化

  我后来在国外待了好多年,那时候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家,特别是看春节联欢晚会,听到《难忘今宵》,思乡的情绪最为浓烈。一次,爸爸的秘书悄悄告诉我,首长最近身体不太好,情绪也不高,如果我能回来就回来吧,在他走之前陪陪他,不要留下遗憾。我的年纪越来越大,思念的力量越来越强。走了那么远,经历了很多,我重新选择回到家里,回到爸爸的身边,陪伴他走完人生路。

  关于我想做什么,在爸爸生前我们聊过,他说他不会干涉我的选择。最后,选来选去,因为我从小的经历,还有爸爸的影响,我决定做跟文物保护相关的工作。

  我记得在解放宁夏的时候,爸爸住在一个破庙里。庙里的菩萨都在掉皮,菩萨背后的壁画却色彩斑斓,都是老祖宗留下的。有一次我看到爸爸的一张小地图,就问他这是谁的画。他说那不是画,而是地图。爸爸在地图上用红色和蓝色的笔画了好几个圆圈,告诉我,那是咱们的炮口。我问道:“咱们的炮口为什么不打这些房子?”“这个不能打,”他指着小房子告诉我,“这是座清真寺,咱们的炮口正好对着它,如果打出去,它就没有了,你就再也看不见它了,长大了更找不着。寺庙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我们不能打,炮口得歪一下。”

  爸爸用这张作战地图,给了我最初的保护文物的概念,我沿着爸爸的足迹,开始了现在的事业。90年代时,全国范围内的壁画中有一个空白,就是缺少明朝壁画。恰好在北京的法海寺发现了十幅特别棒的明朝壁画,可是大家基本上无缘得见。我想,咱们国家有那么多专家,可以研究一下该怎样保护壁画,才能让更多人欣赏到它们的美丽。于是,我从壁画开始保护文物的工作,接下来还有抢救文物,守候文物。虽然保护文化遗产的工作很难独立完成,但是我想,必须有人做这件事,哪怕只有一个人。2003年的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一起聚会闲谈。我们都对中国传统文化逐渐消失表示担忧:北京的胡同、四合院越来越少,万里长城仅剩下两千五百公里,龙门石窟的雕刻工艺已经失传……我们就决定成立一个民间组织来做这件事,为传承保护中华文化贡献“剩余红利”,所以就有了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

  现在,基金会已经走过了十多年,我始终坚信,要为中国文化做点事。这是我的人生选择,至死不渝。我会一直坚持,做到没有气息为止。

作者: 编辑:田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