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俊《活着的传奇》作品研讨会举行

2018-07-24 15:27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

  2018年7月5日上午,乌当区离退局会议室高朋满座,嘉宾云集,老作家欧阳俊先生《活着的传奇》作品研讨会在这里隆重举行。研讨会由乌当区文联、区离退局、区关工委、区文旅局和区作协联合主办,区文联主席冯容主持。来自省、市的知名作家、专家、学者等共70余人参会,气氛热烈。

  贵州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张绪晃,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熊宗仁、黄万机、谭佛佑、梁茂林、葛诗畅等著名专家、学者,以及冉正万、魏荣钊、姜东霞、姚胜祥、田峰、冯飞等二十余位文艺界知名人士与会。乌当区委常委、组织部长黄飞出席,乌当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欧阳晓莉致辞。

  欧阳晓莉在致辞中说,《活着的传奇》一书跨越三百年历史,讲述了作者近80年坎坷的命运和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折射出这个国家几百年的风云变迁。将家史、个人成长史与社会发展史血肉相连,将国家的命运与个人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其情厚重,意味深长。为我们展现出一幅中华儿女不屈不挠,前仆后继、生命腾跃的长轴画卷。

  作者欧阳俊

  欧阳俊先生1941年生于贵州松桃。前半生任教,后半生从政。他花费五年心血写就的纪实文学《活着的传奇》一书,详尽叙述了作者近八十载个人成长史和三百年家史,折射出国家社会发展的缩影。书里记录了作者亲历、亲见、亲闻的人物、故事、地方风土民情和人文习俗,对那些濒临消失的历史事件和民间文化进行了抢救性的追述。《活着的传奇》是百姓家史的典范,是对官方修史不可或缺的补充。

  研讨会一角

  贵州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张绪晃在研讨会上

  与会的学者作家围绕欧阳俊先生及其作品《活着的传奇》纷纷发言。大家认为,《活着的传奇》涉及人物多,贯穿历史长,作者用真情、真意,写真人、真事和真实的历史变迁,全书见人、见事、见史,具有独特的学术品味和人文价值。

  贵州文史馆员黄万机——

  《活着的传奇》是极其难得的乡愁纪实作品。

  欧阳俊先生这本书,唤起了我对自己人生这80多年的回忆,在非常艰苦的情况下,欧阳俊先生写了这样一本书,把这令人痛苦的经历写出来,作为一种纪实文学很令人敬佩,也很值得我尊敬。

  这部作品有三大特色,写真实,抒真情,说真话,就是三真,写真事分两个方面,一个是写历史的真事,从抗日战争一直写到当代,有的还上述到清朝的一部份历史,最精彩的是大跃进和文革这期间,这一段历史写得相当精彩。另一个就是写的真实人物形象,他的长辈,他的同学同事,他的晚辈。历史人物方面,往上追溯到了杨芳、欧百川、罗启疆等。刚才已说过,祖父是作者在青少年时代的精神支柱和人生的指导教师,通过他的祖父,来传递家族的历史和乡土的历史,和亲身的经历,来教导他成长成为有用的人。他(祖父)很有担当。(作者的)母亲是个艰苦朴素的人,非常能干,性格刚直,也是母亲教育的典范。其次是抒真情,困难时期,祖父在临终的时候还把半碗饭给别人,这些都是非常感人的。写真话,民俗、土语、粗话写在上面。粗话看起来不雅,但是刻画人物很深入的。没有这些人物形象就出不来,这是我对这本书粗浅的评价。我希望今后能在全国组织一些评论家对这部作品进行评论。这个作品还要进一步修改,修改以后在世上才能有更大的影响。欧先生《活着的传奇》作品,真人真事真历史,是极其难得的乡愁纪实作品,给读者打开了一扇窗,那些震惊灵魂的真实的东西,令人唏嘘不已。这《活着的传奇》与莫言小说《红高梁》,两者有很高的可比性,一个是真实的艺术化,一个是艺术化的真实。

  学者熊宗仁——

  文化自信和文化反思,乌当区走在全省的前列。

  不久前,冯飞先生把这本书给了我,我也认真拜读了。生活总不是完美的,所以,我觉得遗憾和缺损,永远是创新者和他相伴而行的,欧阳先生现在正在修改作品。所以我觉得没有完美的东西,这个才是真实的。第二点,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文学家抢的都是史学家的饭碗。中国史学界代一先生、钟极先生最后就提到一个问题,希望我们在史学家们返祖归宗,回到司马迁的那个地方去,使史家之绝唱,神韵之离骚,我想这一点欧阳先生他做到了。细节决定成败,我觉得文学作品之所以生动,关键在于它的过程、细节和内容,而并不在乎结果。为什么我感觉到我们的史学著作这些年来,有一个问题没有突破,就是我们的很多东西,给我们的读者是结果,但是产生这个结果的过程和细节,我们却不得而知。我们中国的历史写得干巴巴的,打动不了人心,原因就在于细节过程不让我知道。欧阳先生这部书,他最成功的就是他把过程细节写出来,结果不用再想,结果已经有了。

  谈到文化自信,在这个问题上我有一些不同见解。没有文化反思和文化自觉,谈不上文化自信。因为我谈了一个观点——民族性的反思,我们中国近代以来,每一次重大的变革都源于民族性的反思。甲午战争失败以后,没有民主反思,是不可能有辛亥革命的。抗战“九一八”事变以后,没有民族性的反思,就没有国共合作,没有全民抗战。没有民族性的反思,大跃进,困难时期,文革,没有这个民族性的反思,就不可能有拨乱反正,十一届三中全会。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觉得反思是文化自觉必然经过的。没有反思力,不可能走上自觉,更不可能有文化自信。习近平总书记谈到的更重要的,是文化自信。我理解他的前提——我们必须要反思。最早他提出的,就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开始提出来,很多地方不了解,报告中宣部对这个都不理解,其实他是一个逻辑思维路径,也是一个实践操作路径。我觉得,乌当区已经走在前面了,已经先行了。在文化自信这个问题上,他已经走在我们贵州省和贵阳市的前列了,这是我的感觉。我看了欧阳先生的书以后,我在反思一个问题,我们享受着消费着,消费着前人给我们创造的这些文化财富——但是,我们今天活着的人,我们能给后代留下什么堪称“文化”的东西?

  刚才,谭老师讲到的:很多东西可能经不住时间和实践的检验,它会成为垃圾,它不是文化!文化,是可以传承和再现的东西。

  这本书写出来,我觉得正符合我们现在需要认真的去反思,如果我们不反思,就不可能有文化的自信。最后,我重复一下欧阳先生书中的那句话:‘当我们死去的时候,能让后人更好的活着,这就是我们活下来的价值。’谢谢大家。

  省文史馆馆员谭佛佑——

  欧阳俊先生在《活着的传奇》里用真情,写真人、写真事,反映真实历史。如果没有真情,便不可能成真文。文学作品必须有真实的思想感情,用真情写真言、讲真话,《活着的传奇》做到了,我表示感谢!

  省文史馆馆员葛诗畅——

  通过读《活着的传奇》,看到了不同历史时期真实的历史事件,唤起了我们对一些错误历史事件的反思。

  省文史馆馆员梁茂林——

  从《活着的传奇》中读出了教育的味道。从书中许多地方读到苗族一代又一代传承着的顽强不屈的生命力。贵州巡抚爱必达嘉庆年间撰《松桃直隶厅》,爱必达认为:"昔之议苗疆者,首重古州八万,今则以松桃为最要。"即自雍正八年(1730)置松桃厅后,政府加大办教育的力度。乾隆二年(1737)松桃城建成,嘉庆五年(1801)建文庙大成殿,嘉庆六年在西门坡建学署,道光十年(1831)建书院,在城隍庙和文昌宫设义学。这些史实说明,当地方政府把松桃视为苗疆重点之后,在松桃大办学校。欧阳老师最尊敬的几位英雄人物就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可见,社会教育是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教育的本意是唤醒,而家庭教育是唤醒最重要的教育方式。

  省政协《文史天地》副主编姚胜祥——

  我和欧阳俊先生是老乡,今天早上来的时候他问我:你吃早餐没得?我用一句家乡话:我吃了你莫挂欠我喽。读了欧阳俊先生的作品,第一个感觉是欧阳俊先生他是我活着的乡愁,在他的笔下,在梵净山上,广袤的土地上,那是他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我的母亲90岁了,现在都还健在。因为在他这个书里面反映出我们老家的风俗、文化等都在这上面了。与欧阳老师见面,人一讲家乡话非常地道,在他的书里面,在他的身上我找到了乡愁。所以他是我活着的乡愁。第二,他这本书里记记的这么多年来我们老家那边他所见的、所闻的、亲历的,我们政协讲的“三亲”历史,政协有一项工作叫“三亲”历史,历史文化工作,当年解放以后,周总理把前清的遗老遗少,把国民党的战犯都整到政协来,要他们对当下新中国的建设提供文化和智力支持,你们把你们的经历都写出来做到把历史保存下来,资政,供这些人参政议政找到参考,团结党外人士、爱国人士和教育人士。所以欧阳先生退休这么多年,退而不休,一直在致力于历史的传承和记载,这本书记载的是他以前包括他听说的这些东西,也是百年来中国天翻地覆的历史,也是民族所走过来的这些历史,这些痛,联系着每一个人每一根神经。所以从这一点来讲,读欧阳先生的这本书和他相处,我感觉我是在读一个浩大的历史,他是我活着的历史。欧阳先生在这本书里透露他人生所走过的道路,他对亲情、对友情和对待困难等等,他的这种人格魅力,所以他是我见过的老人中,他是活着的丰碑,虽然现在欧阳先生已经老了,也不是很魁梧高大,但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是非常高大的。他像我的父亲一样,他像我的老师一样,他是我学习的新华字典。作为省政协《文史天地》杂志的一员和一个读书人,欧阳老师的小老乡,我要祝欧阳老师身体健康,祝他长命百岁,我希望后面几十年还要向他学习,谢谢各位。

  乌当区作协主席冯飞——

  《活着的传奇》作者欧阳俊先生,是我们乌当区作家协会的顾问。老人家历时五年,创作出版的《活着的传奇》,是一部耐读的好作品。至于怎么个好法?文学评论非我强项,从我的角度来讲,甚或有王婆卖瓜的“拔高”之嫌。有鉴于此,我就结合欧阳老人的创作,代表乌当区作协主席团说点看似不搭界的“题外话”吧。

  作为基层作家协会,我觉得首先要有自知之明,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们可以是文化机构、学习机构,但是千万不可妄自尊大,把自己视为评判机构或管理机构。一旦认识上出现偏差,工作必然会处于被动。导致人心涣散、矛盾重重、四分五裂,甚至于拉帮结派、互相拆台。到了这一步,基层作协团结广大基层文艺工作者一道前进的宗旨就是空话,很难维持。

  那么,基层作家协会究竟是什么机构呢?我们认为,这里是一个面向基层的服务机构。自乌当区作协成立十多年来,本地作者先后出版了《大清血地》、《高廷瑶和他的后裔们》、《三国猛将赵云》、《刘淑贞评传》、《忠孝成山——一个家族的四百年家国梦》等一系列专著。其中,长篇历史小说《大清血地》一书被著名文学期刊《十月》选载,作为优秀长篇隆重推出。《忠孝成山》一书,则是在国家顶级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隆重推出,这也是建国68年后,贵州作家首次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作品。

  此外,我们受商务印书委托,作协主席团全员参与,完成了贵州历史文献《梦砚斋遗稿》、《成山庐稿》的点校工作。可以自豪地说,我们这个团队为乌当、为贵州赢得了荣誉,为贵州人长了脸,受到了社会的褒奖!而这一切,正是在我们端正了“服务意识”的前提下,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完成的。“服务”二字让我们尝到了甜头。在这样的背景下,就有了我们最初对《活着的传奇》的艺术分析和综合评价,随之也就有了今天这次盛大的、隆重的、嘉宾如云的作品研讨会。

  《活着的传奇》这本书的问世,经历了长达五年的风风雨雨。这部传记文学的主要着笔处,从上世纪40年代一直写到今天,全书叙述了七十多年来,作者个人的坎坷经历,展示了社会进步的艰辛过程和国家的沧桑巨变。因此,从陈史、资政方面来讲,该书的人文价值是不可低估的。

  作者欧阳俊老人的探索,体现了一位老作家对民族文化的坚守。首先,是作者追求文化良知,这是十分难得的。作品中,作者以客观的视角、平和的心态直面人生的成败得失,直面命运的心酸和坎坷,直面世间百态。既没有对所谓的“阴暗面”作丝毫渲染,也没有回避历史发展中的各种挫折和社会发展中遭遇和面临的各种疑难问题。例如土改、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的粮食饥荒、文革等等。对这些问题的表达,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叙述主线,处理得非常机智,叙述语言和态度很得体,几乎无懈可击。全国政协主管的“言实出版社”,是一家比较严谨的出版机构,他们之所以着力推出乌当区这部作品,大概也是看中了“处理得体”这一点的,否则,如果作者把握得不准,该书要想问世恐怕并非易事吧?

  文学创作中,有些人动不动就扯什么“敏感问题”来自设枷锁,甚至限制作家的艺术创作思维。我认为,这是某些人鼠目寸光、不学无术的一种体现。“敏感问题”四个字,无形中是在扭曲党的文艺方针,抹黑党的文艺政策。今天,国家倡导改革开放,政治清明,文艺政策大得人心。因此,现实创作中并没有所谓的敏感问题,而只有艺术取舍上的立场问题。对于各种重大历史问题,难题不是“该不该写”,而是“怎么写”的问题。这当中需要作者保持独立的思想,独立的视角,独立的见解。需要作者有扎实的文化修养和稳健的学术体系,在这方面,欧阳俊老人做得非常成功。尤其是作者对传统道德和文化良知的坚守,真是难能可贵,值得我们敬佩。

  诗人田峰(西楚)——

  “欧阳俊老先生作为一位松桃县苗族作家,在《活着的传奇》里写出了一个“情”字,对故乡、对民族、对国家的深厚感情,个人的情感上升到家国情怀;写出了一个“真”字,用赤子的情怀,表达历史的真实;写出了一个“劲”字,古稀之年呕心沥血创作出40万字作品,体现了一股“劲”、一种担当,为后辈作出了榜样。”

  女诗人陈净——

  我在《活着的传奇》里,看到了正能量;看到了天道酬勤,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看到了爱与善良;看到了文革中人性的扭曲……

  原乌当委书记、乌当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黄润昌——

  今天参加乌当区有史以来文学方面论坛的一次会议,收获很多,感慨万千。第一点感受就是绪晃书记一行、和众多教授、作家、学者来参加这次研讨会,这不仅仅是欧阳俊同志的荣幸和光采,也是乌当区的荣幸和光采,更是给我们老同志长了脸。希望绪晃主席多给我们一些机会,给我一些文化扶贫。多一些这类的活动,也让乌当区在这方面腾飞。当然说乌当区在这方面贫困是不存在,让它更好。

  今天各位学者、嘉宾的发言太精彩,太感人,你们围绕这本文学著作发言,谈自己的心声,阐释了文化的真谛、散发文化的芬芳、文化的内涵。让我们从中受益匪浅,鼓舞人生。另一个感受,乌当区文坛人才辈出,如冯飞等。欧阳俊同志我们只知道他自有的那一面,没有发现这一面,每一次的发言都很风趣,他的发言让全场男男女女开怀大笑。我们只知道他的这一面,所以我们现在要重新认识他,他在文学方面非常有功底,他的这本书写得非常生动。有一天我在这个会议室,在讲他的作品如何如何精彩,我看了后随笔写了:“这书写得十分精彩,历史跨度大,汇集人物多,内容涵盖广,文化品位高,用真情、真意、真心写真人、真的历史变迁,可作为历史教科书,人物形象刻画读本,历史事实追忆,好书一本。”今天参加这个研讨会,感受太多。你们的发言,文化底蕴太高,那位年轻的美女作家讲得也很精彩。

  原乌当区政协副主席张巍——

  “今天举行的欧阳俊先生的《活着的传奇》作品研讨会,是我区文学艺术界的一件大事,也是促进我省苗族文化繁荣发展的一件可喜之事。

  欧阳俊的思想、作品为夯实苗族文化的基础出了大力,垫高苗族文化的基石。我省苗族文化的发掘整理,取得了很大的成果,而《活着的传奇》是苗族文化的高地上冉冉升起的又一面旗帜,散发着独特的魅力。蚩尤部族从中原迁徒,上千年来,出现了不少的人物,史册上有所记载,我们不是很熟悉,也说不全。但在当下,本朝本代,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培养了许多许多的文化工作者,少数民族作家,而欧阳俊先生可以说是繁荣苗族文化的一个人物。他所写到的苗疆的故事,将会流传,得到后人的喜欢,从中汲取苗族文化的养分。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能在一个时代引领风骚的就是人物。

  让我们为在贵州高原上这片沃土中生长出的这朵文学的艳丽之花而喝彩,为这本放在中国文学领域里也夺目的著作而赞叹。青年静下心来,品读《活着的传奇》定有收获,你的心灯会注入更多的正能量,人生的智慧和品格的光芒会更加明亮。”

  贵州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张绪晃——

  尊敬的各位专家和乌当区的各位领导,非常荣幸受到邀请参加欧阳俊先生的《活着的传奇》作品研讨会,我首先要代表贵州省作协党组、贵州省作协主席团向这次研讨会的成功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

  今天高朋满坐,大咖云集,气氛热烈。熊宗仁老师是我们贵州史学界的泰斗式人物,还有我们谭佛佑老师,是教育的专家,也是我教育学院的老师,教我中文的。还有葛老师、梁老师、还要黄老师,都是知名的专家。他们的到来,给我们这次研讨会增添了光彩,我们一批年轻的作家,这个左手边冉正万,是我们贵州当代黔山七峰之一。他的长篇小说,在国内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还有我们胜祥,冯飞,这些都是我们的文学界的生力军。左边魏荣钊是我们作协的这个网站的负责人、又是作家,还有陈净是我们《贵州笑星卜小贵》的作者。姜东霞老师一家人都是文学家,先生是文学家,自己是文学家,姑娘也是文学家,而且非常有名,文学世家。今天的这个会,得到这些专家和作家的支持,得到我们区委、区政府的高度重视,这么多部门,这么多领导都来参加这个会啊,我想对我们作为从事文学的同志来讲,也是一个鞭策和激励,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意思。

  我们经常讲啊,每一次邂逅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和欧阳俊主席,除了原来在乌当的相遇意外,我们一起到深圳去出差考察个把月。人生七十古来稀呀,就是在这样古稀之年,我们欧阳主席用五年的时间,创作出了这么一部40余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而且都是用电脑自己打的,在我们后辈看来啊,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这个刚才各位专家学者,对这本书都做了高度的评价,从史学的角度,文学的角度等等,我听了以后确实让我再一次的受到了教育。我觉得欧阳先生的这个作品,用文学的语言记录历史,而且视角非常独特,通过自己所闻所见,反应几十年的历史,也体现了我们作为一个作家的这种担当,书里面讲的很多的故事,都非常精彩,非常吸引人,充满传奇。通过我细读欧阳主席的这个有关的作品啊,我有三点比较深刻的感受。

  第一点就是欧阳主席那种对家乡的那种热爱。刚才,谭老师讲那一个情字,怎一个情字了得,这个让我们记住了乡愁,回想到我们自己从农村出来的那一幕幕景象,好像就是我们那个地方,所以在读者当中产生了很好的共鸣。

  第二个特点,就是欧阳先生对事业的忠诚,我们讲文如其人啊,里边表达他对那种事业的真诚,这个值得我深深的敬佩,它里边收到一个科技工作者来信的那种触动,就是讲决心做一粒沙子,送科技工作者登上科学的高峰,我看到这句话感受非常深刻。

  参加研讨会的人员合影

  第三点感受,就是欧阳主席那种对党的那种感激之情,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母亲生下12姊妹,其中11个都因为缺医少药而夭折了,那么在这样一种历史背景下,对我们的这个历史,如何看待这段历史?自己没有埋怨,而且是充满着正能量,一种感恩,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当代需要的一种理想,一种追求。

  文学就是塑造灵魂的一种艺术,我们经常讲文以载道,文以化人,这是讲的文学的基本功能,正因为是文学有如此巨大的作用,所以历来都受到古今中外的有识之士和开明领导的高度重视。习总书记讲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把文学艺术和国家的兴盛紧密联系在一起。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