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鸟的全世界飞过》

2018-08-03 16:15  来源:中国作家网

  您是一只年逾七旬的古稀“老鸟”,十年来一直不停地飞呀飞,一路追拍着珍稀鸟类的羽姿俪影。这回,您刚刚乘坐波音777飞越了太平洋,飞临南美洲的哥伦比亚、亚马逊河流域,飞到古巴,又从美国洛杉矶机场飞回北京,再飞回宜昌您的温暖家中。这回您连续飞了一个多月,鸟尘仆仆,困了,倦了,该睡一个好觉了,可是凌晨的梦中却还被枪声惊醒。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安第斯山脉,哥伦比亚政府军和叛军武装正在对峙,而您曾经从他们的枪声间隙中穿过,幸好枪声没有擦着您的羽毛。全副武装守在前沿阵地碉堡里的政府军青年战士,看到您这位来自遥远中国的拍鸟爱鸟人士,持着自动步枪跑过来,打开哥伦比亚国旗,簇拥着您,跟您合影留念……

  刘思沪老师,十年前,您刚从市政协副主席、市工商联主席位子上退下来,思考着如何把人生的“第二春”安排好,偶然从箱子底的珍藏中,看到一块手帕,那是妻子还在跟您谈恋爱那阵子送给您的定情物,手帕上有她亲手绣上去的一对鸳鸯鸟。您说,当时便觉得有无数的鸟群从您的灵视里翩翩起舞,于是您决定拍摄舞姿灵动、体态轻盈的鸟类……

  您出发了,开始了“飞”的旅程。您在宜昌所辖远安县的漳河边拍到了不少鸳鸯鸟,在宜昌的大老岭林场拍到了珍贵的红腹锦鸡……

  鸟是大自然最神奇的创造之一。它们不会摆pose,不懂得搔首弄姿取悦于人。为了拍到一种鸟,总是需要到人迹罕至处,要伪装成静物而与鸟们最大限度地接近。您在西藏拍雪雉和黑颈鹤,在皑皑雪地上一卧就是两三个小时,为了怕惊跑它们而一动不敢动。严寒和高原反应威胁着您的健康,夜间高烧咳嗽,硬是卧床睡了三天,吃了鸟友馈赠的药品才转危为安。飞到云川交界的纳帕海,您曾孤身陷入沼泽中,而鸟友们都走散了,您的生命眼看要被绝望吞噬,您急中生智,身体向后倒在草地上,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腿脚拔出了阴险的泥潭。您飞到热带丛林中拍夜莺时,被十几条蚂蟥咬得浑身是血,衣服都染红了……

  您也常常被鸟类之间的浓浓真情而感动。暴风雨中的水鸟,张开翅膀把自己的孩子紧紧地搂在怀中;啄木鸟爸爸每天辛劳地捕食,喂给正在孵蛋的啄木鸟妈妈;失去伴侣的天鹅、朱鹮孤独地坚守着它那忠贞不渝的爱情……一个个难忘的画面,深深地震撼了您的心灵,总是久久不能平静。

  刘思沪老师,鸟们的飞翔早已成了您喜爱的诗意生存姿态,因而您这只老鸟越飞越远越飞越高越飞越好。您的身影已飞遍了中国的南方北方,飞遍了所有的省份。您拍到了1000多种珍稀鸟类,获得了数万张优质图片……您还能叫得出所有鸟的名字,能细数他们的生活习性,能模仿许多种类的鸟鸣……

  您飞过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泰国、南非、俄罗斯、澳洲等二十多个国家,从鸟的全世界一路追寻拍摄,黑颈鹤、黑鹳、蓝喉蜂虎、大鸨、栗鸢海雕、戴胜、角䴙䴘……一大批国家一级、二级保护动物的鸟类次第飞进您的取景框,飞进国家林业部门刚刚出版的《中国鸟类图志》一书,飞进了《湖北水鸟野外手册》,而您也因此荣获“湖北爱鸟护鸟先进个人”、“湖北省十佳爱鸟护鸟”等多种奖项……

  每年您都有数次的外出拍鸟,每次一“飞”出去总得十多天、个把月,回到家中蜷缩翅膀稍事休息也只是为了积蓄下一次“飞”的力量。以后的岁月里,我会继续用敬仰的目光,深情注视着您一次次的翅膀振动……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