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读堂第十六期 袁本良讲“华严藏宝 救亡存诗——庄严其人其诗其事”

2018-08-01 14:49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记者 邓小艺)在如今高科技社会,我们用于记录生活的工具和途径数之不尽,但当我们把时间拨回上世纪的中国,诗词、散文和书信则是人们生活情感的寄托。

  近日,精读堂第十六期,前贵州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袁本良,为大家带“华严藏宝救亡存诗——庄严其人其诗其事”,通过精读庄严的诗词,来讲诉他数十年间恪行护运典守之职,伴随故宫文物辗转迁徙的事迹。

主讲人袁本良

  一步便是一辈子庄严固守故宫文物

  1924年11月5日(甲子年十月初九)溥仪退位后,以黄郛为总理的北方政府下令成立清室善后委员会,组织一批人员进入故宫,接管故宫房产并清点宫内文物,庄严便是接管人员之中的一位。

  庄严,字尚严,号慕陵。袁本良说,这位刚刚从北大哲学系毕业的年轻学子,没想到自己走入社会的第一步是踏进故宫中,而且一步便是一辈子。从这一天起,庄严再没有离开过故宫博物院,与故宫文物不离不弃。

庄严照片

  在初进故宫之时,年轻的庄严行走在空旷沉寂、秋意瑟瑟的殿房庭院之中,感于世事沧桑,河山飘摇,不由引发诗兴,赋成《过神武门》七律二首:

  飒飒西风摇落哀,驱车凭吊故宫来。兴亡自古都如梦,成败尔今付酒杯。鼠雀争夺叹雄主,豺狼劫盗思英才。凄凉太液池边柳,犹傍行人舞一回。

  往事如棋剧可怜,禁门冷落夕阳天。千年王业归何处,九庙英灵化作烟。上苑空馀歌舞地,椒房犹剩旧钗钿。伤心国破家亡日,衰草寒蠁遍地连。

  由北京故宫到贵州安顺 庄严护文物一路迁徙

  1932年,东北战乱炊烟四起,为了保护故宫文物,擢任故宫博物院古物馆第一科科长的庄严与同仁从1933年2月起,将该院所藏图书、文献并古物共六千零六十六箱,分五批南运,经郑州、徐州运至南京和上海分存。1935年,由故宫博物院、河南博物馆、安徽博物馆、中央研究所等选送文物一千零二十二件,前往伦敦举办中国艺术展览会,再由庄严押运古物往返。

  庄严一首《归航发英伦后,海上大风,抵直不罗陀,搁浅四天,不能行。诗以纪之》中就记录了英返华途中的境况:

  西来七八月,此夕赋归舟。回望伦敦市,俨然似梦游。……海上乌云起,大浪涌当前。狂风肆意吹,舟小若摇篮。箱子满地滚,□□□□□。步行扶墙走,东倒又西歪。我如患大病,高卧过一天。凭明抵直港,额手庆生还。飓风未见息,吹船又搁浅。蛟龙一失水,被困在沙滩。大鹏不得风,安能起图南?……嗟吁乎归航多乖,可奈何凭栏独立歌茫然。

讲座现场观众

  1937年1月,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成立,3月庄严奉命调职南京分院。7月7日,日军发动芦沟桥事变,为防空袭,故宫文物被分三路辗转西迁。其中由庄严负责押运的精品文物八十箱,于1939年1月18日至23日全部运抵安顺,藏于南郊华严洞内。同时成立故宫博物院安顺办事处,先生任主任。至1944年12月5日此批文物离安顺运往四川巴县。

  据袁本良说,在此期间庄严留下了18首诗,这些诗作,是他和同事、家人的工作和生活的纪录,也是庄严战乱之中客寓山城时特殊情怀的写照。庄严有一首《曲溪》诗,描写的正是华严洞外小溪的风光和自己长年与此溪相伴的逸兴:

  溪小弯九曲,潺潺树底流。波平堪濯足,水浅不浮舟。涤米朝还暮,垂钩春复秋。兴来策鮹杖,闲立小勺头。

袁本良

  1945年9月,庄严一家已随文物再迁四川,1944年4月,故宫文物中部分书画在贵阳展出,地点在科学路省立艺术馆。实际操作则是陈恒安馆长和主持安顺办事处的庄严先生。这件事是抗战时期乃至整个贵州历史上的盛举,可谓空前绝后。

  “另一方面,我们从先生的诗作还可以看到,作为一个清正之士,虽然能够佁然自适,随遇而安,但却始终葆有壮怀之心和弘毅之志。”

  《读书山华严洞即事》云影山光入座来,华严小住亦悠哉。虽是广文官自冷,尚思为国到轮台。

  此诗化用工部(“广文先生官独冷”)、放翁(“尚思为国戍轮台”)之句,叙写身处幽僻之境中励己报国的心志。

  由此可见,庄严诗作一方面显现了入世而报国的情怀,另一方面又蕴涵着出世而自遣的意趣,正是这两个方面造就了庄严诗作的丰富和深刻,使它具有了的真切的时代面貌和个性特色,具有了打动人心的力量。

  袁本良认为,庄严在安顺写的诗中蕴含着,他时常付诸吟咏而又毕生难以排遣的家园之思、邦国之痛。

  庄严离开安顺作画记录华严洞时光

      1944年(庄严46岁)11月21日日军沿黔桂路进犯,28日入黔。庄严奉命将文物紧急运蜀,连夜驶离安顺。沿川黔公路直抵四川省巴县乡间一品场石油沟之飞仙岩。在此期间,庄严将其居所命名为水竹居,并有诗:

  《水竹居》闲拄方竹杖,衣冠半旧时。入城人不识,鬻字我终疑。饮酒何须醉,餐松亦止饥。巴渝千嶂里,常与白云期。

  1948年12月22日,故宫博物院南京分院之文物(古物二百五十九箱,图书十八箱、文献七箱)奉命移存台湾。1965年故宫博物院在台北的新馆启用。庄严家移居台北市士林外双溪。

  1945年3月,已随文物再迁至四川的庄严为了纪念在安顺工作和生活的六年岁月,特意委请曾一起在华严洞工作的同事画家刘峨士(奉璋)根据回忆绘成一幅长卷,由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题名“安顺读书山华严洞图”。

  1980年(先生82岁)3月12日,先生以直肠癌仙逝于台北市荣民总医院。先生一生颠仆世路,半世孤悬海外,背井离乡,至死未能回到大陆,见到故乡之山。

精读堂现场

  袁本良感慨道,先生自1924年故宫文物清点接管的第一天入宫,到71岁时从副馆长任上退休,服务故宫整整四十五年,所以他自称是“从一而终”的“老宫人”。故宫博物院自成立以后四十多年的所有重大的事,他无不参与和见证。不仅如此,他数十年间恪行护运典守之职,伴随故宫文物辗转迁徙。国宝出国、南迁、西迁、东返、南运,他都在一线承担最苦累的重任。

  庄严的诗作记录了他颠沛于平原山乡、内陆海岛的历程,是在国家危殆、社会动荡、政权更迭的历史时期中,一个清正之士内心世界的真实写照。

  袁本良认为,展读这些诗作,不仅钦仰于先生爱国爱家、自适自好的情怀和品性,还因先生对于六年贵州岁月的终生怀念而深深感动。袁本良还现场朗读了,他为还念庄严所作的一首诗:

  读庄庄严《适斋诗草》二零一八年七月故宫文物慕陵诗,一世耽吟只为斯。山水情怀家国梦,瘦金书体逸珠辞。黔山石坝曝书处,台海竹林敲句时。展读适斋无限意,双溪舍外绿参差。

本网记者/邓小艺

编辑/陈燕

编审/张超

作者:邓小艺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