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寨的三个海子》

2018-08-03 15:27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火花海

  这轻柔的风。

  这灿烂的花。

  这五月的繁忙与安详。

  这素馨的水,

  象牙般坚实而细腻的肌肤,它们在离弃什么,它们又在逃避多少深处的起伏和动荡。

  紊乱的梦,在积水的生活中,只给暗示,不留意义,

  成为暗伤。

  早已被风收留的野花,

  把远山赶往瞬间压下来的黄昏。

  适宜预言和占卦的图景,意味不明的水,流动或不流动都是一个意外。

  此刻,在一些斑驳的受伤场景和一片不规则的游戏中,我越来越沉湎于怀旧的两三秒钟。

  ▌五花海

  在一首诗的开端,词语被省略了,回到最初的含义。

  在一幅画的着墨处,秘密集结的色彩,踩着露水走来,一寸光阴的原始与静止,维系着亿万光年的族谱关系。

  湛蓝的水液在缥缈的细节中,风吹无影,雨打无痕,张望得招摇的芦苇在岸边写着排比句,草们总有意味足够悠长,由此而产生的平静躲在了它们覆盖的阴影里,另一些在它们折射的事物中。

  海子里的枯枝裸露、石头裸露,它们的存在多么残暴,堆积霁色,移动星宿,碾压岁月,一豆灯下布满的风尘、霜迹和哭泣……还带走哀而不伤的流水,和爱人额头上纤毫毕现的天空与辽阔。

  提及神性,你身披宗教的光圈,骨骼和魂魄都漫卷着生灵。

  你是幻想中新生的起始点,你是超越死亡的临界线。不用呼唤,我就会一直噙住热泪,不让乌云来,不让雨滴去,打湿你恣意沉醉的梦境。

  ▌树正群海

  青苔止住声色,木耳斜依柴门,磨房转动的轮子,撵出一些熟透的日子。

  通向栈道的风,带走众多雪山积鼎的白。

  树枝惊叫着,在海子中难掩千年不退的忧伤、变成令人绝望的灰色。

  山,是狂野的,狂野的山峰,让世界有了无边的风月。

  水,是原始的,原始的流水,使人从五谷的芳香到人生的履迹,找到物我两忘的形态,找到生命消失和重塑的地平线。

  在树正群海,山水相恋,别梦依依,翡翠河畔,枕水而眠;一沟水语,溢彩流霞,旷古绝今;一曲天籁,使人神思缈缈,心泪涟涟。

  在树正群海,在记忆留下空白的地方,留下时光和旗帜。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