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

2018-08-03 15:38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忽然,寝室里飞进来一只黑乎乎的东西。

  云南来的室友大喊一声:“是大马蜂!”于是山西来的室友在一秒钟内一蹦三尺高地跑出门外。

  我用帽子把它盖住,原来是一只蝉。

  一只小小的蝉。

  我把它放在手里,用两个手指轻轻捏住它,它的六只脚蹬着我的手指,我似乎感觉到了它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小家伙,是想要从我的手里挣脱吗?

  是什么让它进了我的寝室?是风吧,是风使它偏离了方向,让它无力去反抗,无力去阻挡这件事的发生。风本来是它的倚仗啊,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随风而上,自由地飞翔,大声地歌唱,这应该才是蝉所应该有的姿态啊!

  继而明白,当太过于依赖与信任的东西反手一击的时候,所有的反抗都显得那么的无力与绝望。

  我走到阳台,窗外寂静,那个平时转个不停的风速计一反常态地沉默在夜色中。

  不是风?那么,是灯光把它吸引过来的吗?尘世中的一切总是美好的。酒散发着芳香,到处是人,热闹得如同欢乐的海洋,霓虹氤氲着朦胧的模样。灯在夜里是那么的明亮啊!让整个世界没有了黑暗,是多么的令人神往啊。所以,它才来了吗?

  后来悟出,当某一天遇到了一直以来的向往,就义无反顾地选择去追求,即使知道可能会粉身碎骨,也浑不在意。

  小小的蝉在我手里,我走到阳台,张开手,想送它离开。

  它不愿意离开,就趴在我的手指上面,不愿意张开薄薄的羽翼回到天空当中。它是感受到了我没有恶意了吗?所以放心地趴在一个陌生的巨大生物的手掌里而不担心遭遇不测。

  小小的蝉,你难道不明白,这个世界有好有坏,人心善变,你竟然敢安心的躺在我的手心里面?你大概还不知道这个滚滚的红尘,妖娆妩媚得令人心醉,可是也埋藏着深深的悲哀。

  我收回手掌,借着寝室里渗出的变成了一丝丝晶莹的模样的光,凑近去,细细的看它的模样。看到了它身上美丽的颜色与花纹,看到了它大大的眼睛,看到了它身上浅浅的闪烁着五彩的粉末,看到了它小小的身子和大大的翅膀。

  于是在二十多岁后的今天,才知道一直以来对我而言微不足道的蝉,原来也有这般动人心魄的美丽。是了,每一个在自然中绽放的生命,都是上天最美的作品——我也是其中之一。

  蝉动了,从我的手指爬到了我的手心,再次歇息起来。少则三年,多则十七年,在泥土里暗无天日的这么多年,最终换得破茧而出在空中自由飞舞的十五天。蝉的一生几乎全部在黑暗中度过,但是却能够在阳光下歌唱着自己的余生。

  我突然喜欢上了这个黑色的小生命,不知道为何。或许就像茫茫人海中不期而遇的陷入爱河的两个人,他们或许也无法解释这种感觉吧。蝉趴在我的手心,是也依恋上我了吗?

  但是,我们还是要分开,因为我松手当它飞向自由之后,它才拥有它真正的自己的生命。有的生命,生来就注定了一个人去向往它最真的向往,是不能被束缚的,也不是谁能拥有的。我还是要放它走,即使我心里舍不得。

  还是两个手指,我捏起这只黑色的小小的不速之客,轻轻地抛向天空。这么做,我知道是我与这个小生命的永别,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短,该遇到的不一定能遇得到,分开了或许就是永别。缘分只是借口而已。

  我敬你,恋你,我沉默着,看着你消失在夜色里。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