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

2018-08-03 15:38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我常喜欢在夜里思考一些事情。或许是因为白天的世界充斥了嘈杂。现在夜静,只是室友鼾声如雷,略微扰乱了思绪,我便站到阳台上去寻求安静。我是很喜欢夜里的宁静的感觉的。

  今天白天,下了一天的小雨,雨蒙蒙的,仿若云烟。虽然看上去隐隐约约的虚无一般,若是放下伞,雨便会用雨丝透露出它的存在感。于是忽然想起了“烟雨”这个词语,那个创造出这个词语的古人,若不是妙手偶得之,便是经过了精雕细琢、用心雕刻的。

  或是白天下雨的缘故,现在阳台外面弥漫了一层薄雾。看到雾,我大吃一惊。自然界有风有雨有阴有晴,这些都是稀松平常的事了,有点雾弥漫身边,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可是我仿佛才明白过来,才知道这个世界有雾一般,在午夜时分,注视着这些在夜灯下若有若无的雾丝,突然觉得它美极了。它飘动,隐藏了又浮现,萦绕在这个夜空,含有一种淡淡的,似乎哀伤一般的美丽。

  有雾这种无人不知的事,忽然触动了我新的心绪。我们在这个世界生活,自然界是无限的,世界是无限的,有人说生活处处都有美,可是人类感受生活的能力却是千差万别。即使是有的人对美有很高的敏感度,但是在平日里的生活琐事当中,也被或多或少地隐藏或消磨了。也正因为人感受世界、感受生活的能力是有限的,故而世界和生活的美是无限的。

  人感受美的能力,既不是与时代同步前进,也不是伴随年龄而增长。这或许是一种心绪,对于任何人都是与生俱来,却藏在了人的内心深处,只是偶尔能被触摸。子夜的雾,应该说也是难能可贵的。

  看着夜灯里的雾,很薄,很少,甚至看不清楚。平时里若是有雾的时候,即使是让人对面不识的大雾,我想我也只是感慨一下它的厚重罢了。只是在夜里,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我才凝视于它。不仅限于雾,即使是一朵怒放的花,一般都不会被人认真观察。大概是因为时间的宝贵,故而现在的人认真观察世界、观察生活的机会很少吧。这朵花,唯有在被人画进了画纸,裱上了边框,挂在了展厅供人瞻仰的时候,才会被人认真地欣赏——原来世上还有这么一朵花的存在。画中的花,能和真花媲美的当然不多。可是,画中的花被人拍下来留作纪念,而那朵被画下来的真花或许已经在无人注意的时候凋谢了,凋谢了依然不会有人在意。

  齐白石、徐悲鸿也好,莫奈、达芬奇也好,看到他们的画,往往能感觉到画中不一样的美。他们的画或许不是细致到每一根发丝,但是却能够从中感受到活物一般的神情,仿佛在你转身之后,他们所画之物便会从画里走出来一般。这固然是有其高超画技的缘故,但是他们对生活中细节的观察之仔细,不禁也让人惊讶。

  感受生活中的美的能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是比较容易的。光凭头脑想像是困难的。任何一个能够触动心湖激起涟漪的细节,都是不经意间的遇见,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比如说,一棵生长在岩石上的树,启迪了很多人的人生,成了生活的向往与坚强。这种情况自然是很多的,所以说,哪怕一丝的雾气也是好的。

  去年夏暮,我因假期赋闲在家。一个傍晚,因为无事,便登上屋后的山顶去赏晚霞。那红中带黄的颜色,的确是正宗的黄昏的天色,独身一人,没有人可以与我说话,我便沉默着,任那天色渗透到我的心中。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黄昏,没有什么特别。这的确是一个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时间与黄昏,还有那无数人看厌了的晚霞,天空上泛起破碎而蓬乱的云彩。但是现在想来,恍若那晚霞的模样就在眼前一般。

  不只是雾也不只是晚霞,风雨雷电,春夏秋冬,都是美的。或许只是因为生活的喧嚣,让很多人身心俱疲,大概已经没有了去感受虚无缥缈的美的闲情逸致了罢。故而对很多一转眼便可以得到的美好,也选择了视而不见,或许,是不愿意去看,也未可知。

  忽然想起白天时候,一个老友与我说,他和恋人因为一点琐事而闹矛盾。我不知道他们为何对平时里的彼此的美好去选择性地忘记,而对现在的一点分歧去大书特书。放弃了爱情中的习惯了的最美,而选择去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这实在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只是不知道为何很多人却没有勘破个中道理。这是一件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只是一直找不到答案,最终也只能放弃。

  或许,安静而独处的环境,具有天然的功能,能够增强人对周围一切的感知。还记得去年下雪时候,因为无聊,我一个人去凉山观雪。因为是冬天且下了雪,整片凉山空旷无人,可我却第一次发现了凉山的另一种美。凉山离家不远,以前我便来过多次,只是以前虽说也有出游的成分在里面,我却没有很好地欣赏它的美。凉山总是美的,自然总是美的。不过,有时候,这种美只是某些人能够看到,只是某些时候能被看见罢了。

  我能发现这个夜里有一些雾丝在演绎着朦胧,大概也是我独自站在阳台上,午夜时分还未入眠的缘故吧。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