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甘为花仆》

2018-08-07 14:24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我爱花。见盛开之花,便驻足观赏,流连忘返;见雨后之花,会不禁吟出:“知否,知否?应是绿肥人瘦!”;再见那凋落之花,黛玉的《葬花词》就会脱口而出。友人曾笑问:“你既然如此爱花,何不亲自种些,每日都可观赏?”我惊呼“不可”——爱花如痴的我居然丝毫不懂养花。每每教到《养花》一文,便会想到自己与老舍先生爱花的区别:先生爱花,所以爱养花;我爱花,却不敢养花——怕糟践了它们。

  但我还是养花了。说起这第一次与花的亲密接触,还得追随到两年前的暑假。那一天,我与同事畅叙教师的苦乐年华后回到家里,惊觉客厅里多了三盆花,红花似火,绿叶如蓝。儿子蹦蹦跳跳地过来对我说:“妈妈,这是你的学生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我心头一动,多可爱的孩子啊!送来了这样一份意蕴深刻的礼物,真是让我欢喜让我忧啊!我小心翼翼的将花端到阳台上,就着如水的月光,开始欣赏起这姹紫嫣红的花来。看着看着,不觉间眼前浮现出了孩子们那可爱的笑脸,也不由得心神荡漾起来。伫立良久,方意识到今后这几盆花的命运就操纵于我手,不觉脸色凝重起来——从今儿起,我也要开始养花了。

  我记得书上写养花,只是浇水、施肥。于是每天早起第一件事,便是到阳台上,去给花浇水,看着花儿、叶儿吸吮甘霖,我自是一厢情愿的傻乐。没过多久,三盆花中的两盆便被我浇死了。我的无知,扼杀了它们正茂盛的年华,我为此黯然神伤了好几天。

  老舍先生说养花是有喜有忧的。的确如此,幸存的杜鹃花给我带来的又岂止是喜和忧呢!起先,它盛开着三朵玫瑰色的花,红艳欲滴。我常对着它发呆,生怕它如那两盆一般弃我而去。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这盆杜鹃结了好多个花苞,一、二、三……哟,有十多个呢!喜不自禁的我赶紧叫儿子来共享我的兴奋。眼看着花苞逐渐成长,有些已摆脱花苞的束缚,羞涩地露出那浅浅的红。于是,我满心期待着它的绽放。晚上,我对着花苞想它明儿早上一定能开花。可早上一睁眼,先跑到阳台上看一看——它依旧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那晚上回来它定会开了”我自我安慰道。下班回家,开了门就直奔阳台,后面还伴着儿子的声音:“妈妈,花开了没有?”就这样眼看着花的花苞一日日的饱胀,却始终亭亭玉立且羞羞答答,仿佛不肯像我敞开它的心扉。数日之后的一天早晨,我终于看到两朵杜鹃——一朵昂首怒放,一朵犹抱琵琶半遮面了。那一刻我睁大眼睛,尽情享受着这一份期盼已久的美丽,看着看着,眼眶竟有些湿润了。是啊,培养花草尚且如此不易,更何况是育人呢?在那一刹,我深深地理解了人们为什么把教师比作默默无闻的园丁。学生不就是那一株株幼苗么?单凭满腔的热情一味的蛮干只能是害了他们;只有摸索他们的规律,顺他们之天性,细心地照顾它们,并辅之以耐心的等待,方能使他们绽放出“美丽”。

  那一日,我觉得学生格外可爱。擦亮你的眼睛,去发现每个孩子身上的亮点;绽放你的笑容,去引得百花争艳,满室生春;敞开你的心灵,去与学生汇成一片心海,用碧波奏出动人的乐章。做一名园丁,真是其乐融融。

  现在我已经拥有了一个小小的花坛,并渐渐的摸索出了一些养花的门道,说来还真得感谢学生的赠花之举。现在的我工作与学生为伴,休息与花为伍,已欣欣然“俯首甘为花之仆”了,是啊!此生——甘为花仆。

  周敏:女,小学语文教师,爱好阅读和写作,有作品在各种刊物和微刊上发表,现居开阳。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