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江虹:记录这些消逝和即将消逝的风物

2018-08-13 00:00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记者邓小艺)近日,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名单公布,贵州作家肖江虹凭借《傩面》获得中篇小说奖,填补了贵州没有鲁迅文学奖的空白,也成为了我们贵州文学从“高原”向“高峰”冲刺的一次成功。肖江虹认为,获得“鲁奖”对是贵州文学的综合反映,是健康的文学生态必然要结出的果实。

  贵州民风民俗的记录者

  在2017年,肖江虹就凭借《傩面》获得了第二届“华语青年作家奖”,组委会给出的获奖评语是:“采用民俗叙事路径,记述了最后一个傩面师之死,反映了贵州边地独特的文化民俗景观和传统崩塌过程中的世道人心......”。贵州文学界评论,他的作品把宣传贵州文化,当作一种写作手段,深深地扎根在贵州丰厚的土壤里面。

  肖江虹喜欢到田野里,潜伏在村庄深处,听那些古老的歌谣,和将逝的亡灵对话,用自己手中的笔,挽留着故乡的风物。《蛊镇》《悬棺》《傩面》三部小说,讲述的就是自己家乡修文猫跳河沿岸的三个村庄的故事。

  他表示,这三个作品对自己的写作意义重大,“它们让我看到了文学更为丰饶和开阔的那一部分,同时也让我找到了汉语叙事的优良传统。我记录这些消逝和即将消逝的风物,不是吟唱挽歌,而是想努力把曾经打动我们的乡村诗意记录下来,让读者能看到,祖先们在遥远的过去曾经拥有的伟大的想象力和诚挚的包容心。”

  乡村田野、经典文学造就今天的肖江虹

  肖江虹的童年属于典型的放养,父母总有忙不完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对他进行有效管理。“虽然物质上极度贫乏,但精神却很自由”肖江虹说。

  “没日没夜的遍地乱跑,让我和那片土地建立了朴素而深厚的感情。如今,一旦空闲下来,我就会回到那里住上一段时间,听老人们絮叨往事,看风掠过村庄,闻烈日下苦蒿的味道。我小说的场景和人物,几乎都和那片土地有关,只要一想到他们,我就特别来劲。”

  肖江虹认为,每天在山水之间奔跑嬉闹,建立起来的记忆是立体的,多维度的。比如人和人的关系,人和自然的关系,人和万物的关系。

  而对于写作水平的提升,离不开他对经典文学作品的阅读。在肖江虹读书那会,金庸小说、《三国演义》没少拜读,尤其是《三国演义》不知看了多少遍,精彩片段更是能倒背如流。

  严重偏科的肖江虹,将时间都投入到文学上,也取得些小小成就。作文水平不仅冠绝全班,还在一次全省的作文比赛中,获了一个优秀奖,并得到50元奖金。老师曾表扬说“肖江虹的作文有浓郁的古典气息”。

  而如今,“鲁奖”的获得,更是对他这位职业作家的一种肯定,但获奖消息的传出,视乎打破了肖江虹时常的生活节奏,日常在家带娃、做饭的他,在这几天里却被迫“煲”起了电话粥,电话那头贺声不断。对此肖江虹认为,“我生活里最重要的,还是做饭、带娃娃,作为作家不能老盯着这个奖项,而是要打磨自己的作品。”

  本网记者/邓小艺

  编辑/郭邱磊

  编审/张超

作者: 编辑:孙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