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敬泽:文学创作无关地域偏远 而在于认清自己

2018-08-15 00:43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记者邓小艺)8月14日,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前来贵阳,出席“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对于贵州文学近几年的发展他将有何看法和建议?多彩贵州网的记者采访到李敬泽,一起来听听。

  肖江虹的作品具有贵州特色内容丰富而饱满

  近日,贵州作家肖江虹凭借中篇小说《傩面》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对于贵州文学界来说可谓是一件喜事。李敬泽也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傩面》是一部非常贵州的小说,选择的内容具有地域特色,通过对乡村人文的描写,来展现在时代变革中,生活在城市、乡村人们心灵上的激荡,以及渴望安顿的内心”

  其次,他认为,小说中丰富而饱满的内容,只有对生活有深入的认识和感受,才能精准表达出来,然而这样的小说放在当下,非常难得,它着记录了大时代的变化,以及在变化中人民心中最为微妙和幽深的东西。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

  贵州文学发展要有信心中国作协继续给予支持和帮助

  李敬泽眼中,贵州文学一直都具备雄厚的实力。他认为,贵州虽然地处偏远地区,但地理绝不会影响文学的发展,在1980年以何士光为代表的贵州作家群,创作出如《乡场上》这样反映时代变迁的文学作品,成为多少年后人们抓住那个时代的重要作品。因此,李敬泽认为,真的文学创作不在于地域的偏远,在于清楚的认识自己,同时心怀世界在这里培育自己独特的创造力。

  近几年,中国作协对于贵州文学的扶持也都有相应的工作机制。李敬泽说,贵州是多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作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不小的力量,中国作协也非常愿意,根据贵州文学发展的需要,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

  文学作品也是传播中国文化的一股力量

  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的举办,旨在促进中国文学“走出去”,增强与世界各国的沟通交流,传播中国文化,但外国对中国存在的误解依然存在,李敬泽说,文学作品也是传播中国文化的一股力量,但文学走出去比商品走出去要难得多。

  李敬泽认为,现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作家进入欧美国家的主流市场和主流文化街的视野,但还不够,文学作为一个精神产品,面对的是更复杂的情况,需要滴水穿石的功夫。在翻译一块就需要不断的扩大队伍,要确信中国故事、中国精神能以更大的规模抵达外国读者面前。

  记者/邓小艺

  编辑/陈燕

  编审/张超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