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惠芬:写作可以没有一手的生活 但不能没有一手的生命体验

2018-08-16 01:13  来源:多彩贵州网

【专栏】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

  多彩贵州网讯(本网记者贾过之)“我以前写过一篇创作,里边说,真正的温暖,是阳光照射到了阴面,而写人性最黑暗的瞬间,其实才是慈悲。”作为农裔作家,她具有深厚的乡土情结,她描绘农村土地上多姿多彩的风土人情,描绘乡民们的喜悦与悲伤,描绘着乡土的诗意及诗意的沦陷,她叫孙惠芬,大连人,现任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8月15日,在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上,本网记者有幸采访到了她。

孙惠芬

  记者:本届大会的主题是创作与生活,您的文学创作经历是什么样的呢?

  孙惠芬:我可以说是写日记出道了。我17岁被迫辍学,白天在田里干活,夜晚就在寂静的茅草屋里写日记,就写身在十几人的大家庭里,却恍如野草一样的孤独寂寞,写往返于永远不变的街与道上压抑的心情,写在孤独与压抑中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和向往……如此磨砺,当有一天,我代表我的大家庭去公社讲述家庭如何和睦的故事,文化站站长听后,来到我的面前说:“你有作家天赋”,当时的我听着似乎毫不意外。

  因为我的童年里没有死亡的教育,所以以为一直往外奔着,奔到外面,奔到远方就是终极目标。但事实上,当你到达的时候,你才发现,远方还有远方。我对土地的感情非常复杂,既爱又恨,既亲近又想远离。我一直都想告别乡村,可是当有一天拥抱城市,城市却不在我的生活里。这些最初的经历可以说成了我后来写作最初的灵感来源,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作家要想保持灵感和活力,可以没有一手的生活,但必须拥有一手的生命体验

  记者:你的新作《寻找张展》关注90后群体,您理解的90后是什么样的?

  孙惠芬:虽然我是一个比较懂得孩子内心的母亲,但当我写作《寻找张展》,还是发现他成长的这20多年里,我知道的太少太少。隔代沟通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当知道曾经给过他的理解远远不是我想象那么多,我的触动特别大。我们每一个人,都在寻找心灵的沟通,我们的心被囚禁在肉体里,都在渴望敞开,事实上永远不可能全面敞开,这是人性的限制,这也是文学和艺术得以存在的原因。只有在文学和艺术里,我们孤独的心灵会得到抚慰……在《寻找张展》里,我其实是在努力将那片精神高地更开阔的展现出来。

  记者:如何看待和国外翻译家之间的合作?对贵州印象如何?

  孙惠芬: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我自己的有些作品也有被翻译到国外,我认为每个作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被更多的人看到,但这都是需要缘分,每件作品和人一样,都有自己的因缘。但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现在国内的文学环境正变得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好,也正被世界关注。

  这也是我第一次来贵州,在我看来贵州的飞速发展也正像一件正在创作的优秀文学作品一样慢慢为外界所知,对这次在贵州的采风我也非常期待。

  孙惠芬,1961年生,大连庄河。曾当过农民、工人,杂志社编辑,现为辽宁文学院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篇小说《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一树槐香》曾分别入选2002、2004中国小说学会排行榜,长篇小说《歇马山庄》获辽宁省第四届“曹雪芹长篇小说奖”、“中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曾获辽省第三届优秀青年作家奖、中华文学文学基金会第三届冯牧文学奖“文学新人奖”,中篇小说《歇马山庄的个女人》获中国作协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作者: 编辑:孙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