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学家满全:作草原文学的“经纪人”

2018-08-20 02:56  来源:多彩贵州网

【专栏】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

  多彩贵州网讯(实习生韩敏)一说“草原”,脑袋里千万幅画面轮番掠过,“蓝天白云”、“骏马奔腾”、“红日西垂”……刚好,在第五次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上,来了一位豪爽的草原诗人,跟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吧!

  满全,是一位来自内蒙古的诗人、小说家、文学评论家、翻译家和汉学家。尽管头衔很多,但他所有的创作都只围绕着一个中心——草原。

  为草原文学骄傲

  “草原文学,从字面上看,就是草原上产生的文学。首先,它是地域性的文学,发源于广袤的草原;其次,它是多民族的文学,不仅仅是蒙古族,还包括所有在草原上生活过的民族;再者,它还是世界性的文学,世界不在远方,就在我们眼底,草原文学是世界的,世界文学也是草原的。”采访一开始,满全就抛给记者一长串信息,言语之间满是骄傲。

  一谈起草原文学的特别之处,满全更是收不住了:“草原文学有一种独特的草原气息,叫人一看心思就飞去了大草原上;草原文学它还有三个突出的审美特点,‘豪放’、‘朴实’、‘纯洁’,这一点在其它文学中是很少见到的。”

  做草原文学的“经纪人”

  每一种文学,要想发展进步,总离不开“走出去”与“引进来”。在这个过程中,满全扮演着一个连接草原文学与外界的桥梁作用,把其它优秀的文学介绍进来,也把自家好的东西推荐出去。

  在把中国文学翻译成蒙古语的过程中,满全主要做两个工作。一是翻译元代时期蒙古诗人写的汉语诗歌;二是翻译中国的现代文学,比如说莫言的作品、吉迪马加的作品、中国诗歌小说年选之类的,让内蒙古读者看到用自己文字写出来中国现代文学作品。

  而在做蒙古语译汉语时,满全主要选取富有草原特色的作品,向汉语读者介绍很多有趣的草原文学。

  草原文学正处在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

  草原民族是崇尚自然的民族,他们相信万物有灵,凡逢节日总要祭山、祭水、祭动物,其中最为著名的有敖包。

  然而,随着工业文明进入草原,一切都在默默变化着。上世纪三十年代到四五十年代之间,蒙古作家们盲目歌颂工业化;八十年代;开始有人站起来质疑工业化的性质;直到现在,草原作家们理性上支持工业化,而感性上却仍然不愿意接受。

  满全说:“一个民族放弃它原来的生产生活方式接受另一个生产生活方式,这是一个触及心灵的十分痛苦的过程,需要耗费几代人的精力和时间来缓解和适应这一过程。”但他相信这也是一个“死而复生”的过程,草原文学经过这么一个痛苦的时期,一定会化茧成蝶,迎来美好的明天!

  实习记者:韩敏

  编辑:郭瑾

  编审:张超

  

作者: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