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志《往事的迭印》

2018-08-20 12:14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1

  本来没有回忆的余裕,更没有费力描写往事的兴致。只是公众号上刊布了旧文《安乐寺的苏菲》之后,读到这样的留言: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写佛教,你真的还是那个我曾经感受到的你吗?”还有:“我现在不知道你是哪一个宗教了,现在看你的文章我有点害怕了。”

  听,如果他读到我正大规模准备资料、打算认真写的日本佛教先贤亲鸾的文章——他会吓死吗?还是他要气汹汹问罪把我吓死呢?

  如果不是读到,我还真不敢相信:在所谓的“穆斯林”肌体上,居然攀附着如此愚蠢、狭隘和对别人无端歧视的家伙!

  是的,我从来就不曾被你感受。

  我的信仰,也从来与你不一样。

  窗外,连二十一世纪都已经快度过了五分之一。我愿相信,即便这些留言者也会渐渐提高认知的能力。而我的话要讲给别的人——他们是我遍布全国的真正的兄弟姐妹、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广义的穆斯林。在这个鲜血淋漓身处煎熬的世纪末,他们一直与我们并肩奋战。他们并不以宗教划分,他们的良知与人性,用句术语——是大能安拉在人间大地上最美的创造。

  于是我想回忆和整理一段快要尘封的往事了——

  2

  2009年1月由香港记者发起、由我们接过的声援加沙人民网络签名留言(连署)记录,今天无论是上网或者寻找全文都很困难。它篇幅巨大,北京很多最著名的知识分子都参加了署名。这儿节选的只是点滴,异体字(楷体)为网友留言,宋体为我当时写的网文。

  朋友们:不要冷漠地傍观,不要大事惜身

  不要忘记了自己的正义感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动起来

  参加签名抗议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人民的斗争!!

  请大力传播,抵抗无耻的信息封锁!

  打开后在个人连署上写入自己的姓名,留言。

  如果乱码,用UNIcode8可以打开。或者登陆网页:

  http://campaign.tw-npo.org/200901623010100/index.phpserial=200901623010100

  杨·Sichu:

  “你们的作为像耶稣身上最粗鄙的一根钉,让耶稣永远无法离开痛苦的十字架救赎,因为祂说:‘我来本不是招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所以,如果相信上帝的国度,请不要谋杀耶稣!”

  Xiaomeng:对发起签名连署的台湾知识人对“火箭弹”的谴责,表示严肃的异议:“连这样的也不支持,就没有空间了”。

  “更深刻体会了萨义德当年对‘奥斯陆’和平路线图等‘和平’条约反对的态度,不仅是巴勒斯坦,不仅是阿拉伯人,这个世界被慢慢地教化成只能用强权的逻辑去思想。”

  王·Wang Mo-Lin:

  “我是基督徒,我坚决反对以色列国家,对巴勒斯坦人的滥杀无辜!这仿如一场十字军东征,重新出现在当代历史的舞台上:奉上帝之名,行杀戮之实!难道以色列人自以为是上帝的选民,看伊斯兰人的命就比较贱吗?

  耶利米书16-18:‘我先要加倍报应他们的罪孽和罪恶;因为他们用可憎之尸玷汚我的地土,又用可厌之物充满我的产业。’

  耶利米书31-2:‘耶和华如此说:脱离刀剑的就是以色列人。’

  耶利米书47-5:‘迦萨成了光秃;亚实基伦已被剪除;山谷中余剩的人哪,你用刀划身,要到几时呢?’”

  就2009-1加沙人道惨案:

  这一刻,以色列正在屠杀。这一刻,世界仍在看杀。这一刻,缄口的人心在流血。这一刻,天下都沉默地静等,等待着正义的审判!“朋友们!你虽然没有身在加沙和遍地的狼烟烽火里,但你正身处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意识形态战争、最疯狂的资本宣传战的中心!”

  就2009-1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对加沙惨案的表态:

  他们是伟大的正义代言者。他们是真正的广义的穆斯林,远比沙特和海湾那些伪信者强一万倍!莫拉莱斯万岁!

  3

  一个署名“周++yaagoob”的人,在2009年1月的签名连署网上留下了一段极其恶劣的文字。摘录如下:

  “各位穆斯林同胞,在穆斯林同胞受苦受难之际,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于任何被造物,尤其是卡飞热(异教徒、非穆斯林——张注),凡是卡飞热都是真主的敌人!是穆斯林的敌人!真主的法律之外没有法律,任何非伊斯兰的组织都是恶魔的团伙!!!(后略)”

  针对此文,当即我就写下了如下反驳。今天我发表这段写于2009年的文字,郑重地把它送给那些错把我当成同伙的、和平家园的蛀虫们:

  “周++:你在留言中的言论,说明你至少曲解了伊斯兰的原则。

  你所说的‘凡是卡飞热都是真主的敌人’,早已在四十年代就被马良骏阿訇批驳(张治中将军序、马良骏阿訇著《考证回教历史》)。你所说的‘真主的法律之外没有法律’这一观点,是英法以帝国主义孤立伊斯兰的主要宣传手段之一。信仰无强迫,更不能强加给世界上的其他观点或信仰的人,否则就背离了伊斯兰的基本思想,并背离了伊斯兰在历史上对他者宽容(西班牙,奥斯曼)的伟大传统。

  至于你说的‘任何非伊斯兰的组织都是恶魔的团伙’,使人怀疑你不是穆斯林,而是+++的特务!睁开眼睛:这个唯一为加沙苦难穆斯林呼吁声援的签名运动,正是一个正义的非穆斯林组织发动的!唯在此处,正义者找到了聚会的空间,加沙的苦难得到了救援。如果你是穆斯林,你必须重新学习关于伊斯兰的ABC,从尊重别人的宗教,从倾听他者的声音开始,从伊斯兰一词的词义‘和平’开始。如果你是昨天在这个网页上疯狂为+++喝彩的特务或流氓,我们正告你:惩罚会降临到你的头上!

  在这里勇敢地留下姓名的、所谓‘非穆斯林朋友’们:

  你们的行为,教育了我们,读着你们留下的感人肺腑的话语,每天我们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在这里,痛苦的心得到了慰藉,良知的判决在发布。我们永远不忘这千金难买的感受,这是这次行动最大的成果。不必在意那些刺耳的怪音,我和一大批穆斯林朋友都想对你们大声说:你们才是穆斯林!我们,中国穆斯林的年轻一代,向你们和世界承诺:

  ——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们永远都拒绝压迫,永远都不作歧视他者的人,永远都恪守对其他宗教信仰者的尊重。哪怕卑鄙的国际社会还会粉墨演戏,哪怕+++这个今日纳粹还会继续屠杀,哪怕媒体上丧心病狂的大规模杀伤还会长久继续,由于有了你们,斗争已经胜利了。

  真理虽然还被埋没,但它已经胜利。因为我们都开始迈步走向共同的、所有一切人的和平目标。加沙烈士用鲜血换来的,唯此一点。”(2009.1)

  4

  旅行在北海道的函馆,我第二次去看元町。进了一座教堂,我饶有兴致地欣赏耶稣殉难的系列油画。

  贝罗尼卡不忍看着遍体鳞伤的耶稣在受难路上挣扎,她同情地递过自己的头巾,让耶稣擦擦脸上的血。这个故事被广泛传播,西班牙斗牛中有一个最漂亮的招式就叫“贝罗尼卡”——斗牛士把红布一甩,闪身躲过公牛。那个女性令我浮想联翩,我喜欢这个故事。不管参观哪里的教堂,我总习惯去看看贝罗尼卡。

  到了后来,当四周泛滥着对他者的肮脏咒骂和肆意歧视,我才意识到——贝罗尼卡向一个就死的罪人递过一条头巾,这行为是人性的标志,是人类最后的希望。

  我们悄声议论着油画的特点,一边小声读着日文解说,正看得津津有味,不想旁边有人用中文搭言:让我们跟着听听您讲行吗?

  原来是一家江苏人,丈夫妻子领着一个小男孩。他们问得谦虚又诚恳,我没办法拒绝。本来我只想看看贝罗尼卡,这一下只好一幅幅地,把全部一套耶稣受难图讲解了一遍。

  一家人对我表示感谢,惊奇我能随口念日文。而我觉得更新鲜——也许这是我第一次在教堂里为耶稣作了一次宣讲,它转瞬成了往事,成了我宝贵的积蓄。

  离开他们后,望着他们冒着雨的背影,我突然有一丝遗憾:本来我能讲得更好……

  这些事,应该把它们合而为一,应该把它们讲给所有穆斯林和基督徒,尤其讲给我的读者。旅色匆匆,暂作随记,等我把“亲鸾与苏非”写好的时候,一切会说得更清楚。它们之中,将藏着我的一份承诺,或者干脆说藏着我的信仰宣言。是的,它严肃真挚,一出不悔,一诺千钧。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