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最后的庄稼人》

2018-09-14 12:59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我们的村庄正在慢慢变化,曾经大片大片的庄稼地渐渐缩小了范围,健硕的男人们再也不往地里钻,那种自给自足的生活早已经不复存在。玉米地一年不如一年,在地里苟延残喘的人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只剩下把大半辈子交给土地的老庄稼人。

  我的爷爷走得早,他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模糊,证明他存在过的除了黑白相间的照片,还有他留给父亲兄弟几人的土地,每每到农忙时节,父亲就会说起爷爷的往事,特别是分下来的土地,这就是我对爷爷仅有的不多的记忆。爷爷虽然不在,但是奶奶和他的兄弟还在艰难的活着,从奶奶那里知道二爷和爷爷很像,不管是性格还是相貌,他们都如出一辙,从此,我便把二爷当做了爷爷,把那份对爷爷的感情寄托在他的身上。二爷年岁大了,腿脚不灵便,走路蹒跚,但是他依旧坚持每天下地干活,早出晚归是他年轻时的习惯,当我睡眼朦胧的起床洗漱,他早已从地里割了草回来喂牛,这是二爷每天必做的早课,一辈子的庄稼人,守护着曾经养活他的土地。

  到了今天,很多人都丢弃了庄稼,父亲辈也没有人去操劳地里的事,荒山荒地日益增多,那些曾盛产过粮食的地方种上了树木,山上的林子逐渐变得幽深,显出了它瘆人的一面。与十年前相比,村里现在的庄稼地减少了一半,地里耕作的人的年岁也越来越大,那些和二爷一样敬畏土地,每天早上坚持下地的人是村里最后的庄稼人,当所有的年轻人不再相信地里种出的粮食能养活人时,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地里翻着、挖着,把最后的汗流尽,也把土地作为最后的归宿。

  最后的庄稼人,在这个变化快速的时代里,他们能做的就是守护着最后一片庄稼地,为儿孙种出一点放心食用的粮食。

作者: 编辑:陈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