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故事在山地屯堡影像中述说

2018-10-12 10:26  来源:安顺日报

  因为相机是一个有温度的匣子,所以安顺屯堡与明朝的故事在这里聚焦、在乡土记忆的海洋中聚焦。

  这片乡土神奇,2亿多年前的古生物化石长久停靠于关岭古海湾;这片乡土深情,布依族、苗族、仡佬族等多民族儿女在此共生;这片乡土思乡,1381年的那次南征是家园迁徙坐标。语言、服饰、建筑符号无保留从水乡走进山地......

  安顺屯堡,遗忘时间的江南世界;安顺屯堡,遗忘世界的大明时间。“我从明朝来”就是民俗生活最醒目的注释。

  2015年,黄山世界乡村摄影展,《我从明朝来》民俗摄影展首次亮相,然后走向大理摄影展、台北摄影展、韩国摄影展。2018年,贵州省向江苏、安徽两省进行旅游推介中,《我从明朝来》影像分别进行展示。9月,受邀赴双鸭山黑土摄影活动进行交流,在地域表达、主题深化、摄制持续等方面进行了尝试。

  在200多个明朝村庄进行田野摄影和纪实摄影的摄影人希望在这里告诉世界几件大事:安顺屯堡,并不仅仅是说明朝那些事、并不仅仅是朱元璋活着时候的那点事、并不仅仅是说乡愁的那点事、在隐匿600多年后并不是读书人自己为他们说的事。安顺屯堡是一部大书,生命、家族、村庄的大书。然后,摄影团队在这里集合,从乡村影像开始,用亲历者的视野说从安顺屯堡看明朝那些事情之屯堡名村、名家、名镇故事,作为人文摄影走进屯堡时间跨越百年。

  1902年,日本学者鸟居龙藏来到安顺屯堡,以文字和影像形式进行了田野考察记录,他的资料成为今天比对屯堡变化的重要依据。

  在鸟居龙藏后,大批民俗专家、明史专家先后进入安顺屯堡,将来自中原的文化遗存——屯堡文化称为文化孤岛现象,称为汉民俗文化最后的保留地。那些1394年建筑的村庄里有不少石头的碉堡,这是江南没有的建筑,却是屯堡村民捍卫生命的最后保障。

  这些中世纪古屯对应着中世纪欧洲古堡,通过民俗摄影家的镜头转换为今天的地域IP符号,直白而有力彰显本土地域特征。1381年,明代重要的西南卫所普定卫完成构建。直到今天,城市的街区格局依然保留明朝军事卫所留下的基本纹理。

  普定卫所军事功能渐渐消减,普定卫更名为安顺府照理应该是城市风格巨变的拐点。但以江南移民为主流的安顺城并没有太多变化,原因在于文化空间在生活空间的存在,涵养了安顺演绎到今天不变的明朝风景。

  这,就是《我从明朝来》系列摄影策展的中心。

  影像,摄影人的记录展示了相机的温度。当乡愁这时候成为流行语,当屯堡必须在当下的化中而化时,我们会有更多想说的语言,金家的故事今天还在继续述说是因为金家的梁老太太、梅老太太为金家传奇的诞生留下很多谜语需要述说。

  而仅仅一个家族的故事在这山里要完成600多年的隐匿村庄完全不可能,在金家家谱中,梅氏存在着,梅氏和屯堡会有什么玄机?梅氏家族最大的威名就是华章绽放,为和自己一起守护家族记忆的金家故事,梅氏后人的记录弥足珍贵,因为梅家的存在,和安顺屯堡、安顺历史紧紧相连。

  当这些亲历者、这些在家族祠堂接受了心灵武装的人站在一起说安顺屯堡与明朝那些事的时候,屯堡的力量来自何方、屯堡的故事有何价值已经你知我知大家皆知。

  让回望被影像展现;

  让文脉力量被世界看见;

  让乡愁成为石头继续开放的花;

  这是从安顺屯堡看明朝那些事情的使命。

  这是我从明朝来系列影像巡展的使命

  637年一路走来,她已经无需隐匿。

  在我从明朝来的影像中,它展示坚守,你回望过去;

  在我从明朝来的影像中,它正在变化,你正在担忧;

  在我从明朝来的影像中,它继续行走,你继续关注。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