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扶贫一线手记①》:讲诉真实的扶贫故事

2018-10-26 16:05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多彩贵州网讯(记者 邓小艺)“走下去。去大扶贫一线,寻找我们的诗和远方”。扶贫在多数人头脑中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在脱贫攻坚实践中确是一个个具体、鲜活的事迹,我们或许没有机会,深入到扶贫一线,亲自去感知扶贫地的发展和变化,但不妨通过张兴撰写的《大扶贫一线手记①》,走进他笔下一个个真实的扶贫故事,和他一起去寻找诗与远方。

  《大扶贫一线手记①》近日由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

《大扶贫一线手记①》

  《大扶贫一线手记①》

  《大扶贫一线手记①》

  内容简介

  书中记录着,张兴近几年来走访贵州省内许多偏远村寨,鲜活生动的描写了哪些奔走奋争在山间原野、田间地头的扶贫干部,农村干部,贫困农民和已经摆脱贫困的农民,通过这些平平凡凡的人,和他们普普通通的事,来看到扶贫地的点滴变化,来看到社会方方面面,都在真心真意为脱贫攻坚出力。

  手记告诉我们,“贫穷”,贫的是精神,穷的是产业。解决“贫”,扶贫先要把人扶起来,只有志强才能立人,人立起来了,才有战胜“贫”的原生动力。解决“穷”,就要从授人以鱼到授人以渔,从开发式扶贫向开放式扶贫转变,脱贫攻坚才能达到预期目的。

  精彩章节将在多彩贵州网陆续推出,敬请期待!

  作品预览:

   前言

  情怀依旧

  碰到闲暇,或者为找一本什么书,我总会借机对凌乱不堪的书房做一些清理。

  没想到这次寻书,竟然翻出40多年前的一本笔记。而且,有些泛黄的纸页中,夹着一株早已不是绿色的蒲公英。

  凭着当年记下的文字,望着这株黑黑的枯草,往事一下子就蹦跶出来了,头脑就像俗话所说的那样,“打开了记忆的闸门”。

  那年,我只有18岁。在凯里一家“三线”国防工厂,已经当了两年的工人。

  父辈想让我到这样一个偏远地方工作,是因为在那场刻骨铭心的“群众运动”中受够了冲击,希望孩子一生不受牵连,过得安稳。可我没那么多心思,来了不久,便喜欢上这家工厂,也喜欢厂里的人。

  是一个饭后的黄昏吧!我漫不经心地走在宿舍后的山道上,听倦鸟归巢的欢啼,看太阳慢慢向山间下沉。这时,就碰上了另一个车间姓卢的年轻人。

  “他们说你喜欢写诗。你真的觉得我们这里有诗意吗?”

  不等我回答,这个铜仁口音的小伙子,顺手拔起一棵开着花的蒲公英,用嘴吹散小花,在タ阳里飞。他告诉我,自己家在农村,能在这样一个为卫星、导弹造零件的厂里工作,家乡人都觉得挺美,他也高兴。他说:“这里以后会成什么样?如果我们像蒲公英样飞远了,还会不会想起这里?”

  我也扯了棵蒲公英,回去夹在笔记本里,还写下一段稚嫩但充满感情的文字。几年后,还是蒲公英开花的时节,我作为恢复高考的首届考生,走进了四川大学。读书期间,听说小卢死了。他死于一场建厂义务劳动:失足滑进正在高速运转的混凝土搅拌机中。

  我为这位青年朋友流下了惋惜的眼泪。我时常想起厂里的那些事,那些人。

  几十年后,我不止一次到早已搬迁到贵阳新添寨的厂里,找当年的师傳和工友们。那些师傳,多是当年支接“三线”建设的名牌大学毕业生,如今已经退休,他们多数没有离开贵州。鬓发染霜的他们,一见面,总爱讲当年住过的“干打垒”,爱讲怎样在简陋厂房里挑灯夜战,会想起步行七八公里到麻江下司赶场的一路趣闻。也有人还记得,我曾经几次来回步行几十公里,去凯里市区买书。有时还会问:“那些书还在吗?”这一群外省人,却在贵州扎了报。他们喜欢带我去看新的生产线或者宿含区的新居,看工厂和厂里人的“变”。他们觉得,自己是“变”的见证人,更是“变”的参与者。

  2011年,我到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采访,当地同志知道了这些往事,专门安排我在凯里至下司的高速公路上走了一遭。驱车从凯里到当年的工厂,过去要走将近20公里的山区公路,现在只要十几分钟车程。老厂区已经建成一个三线遗止文化公因。看着公园里的建设者塑像,我沉思良久,对同行的年轻记者说:“这里有我的根。这根是什么?就像蒲公英花一样,飞到哪片土地,就爱上哪片土地。从不抱怨生活,而是去努力改变生活。”

  这根长在我的心里。

  1983年,刚到报社工作一年的我,奉派去距偏远的纳雍县城还有百里之遥的奢旮寨,采访民办教师李向隆。他知道村民有文化,村子才会变。1952年,18岁的他,腾出自家一间茅舍,捐出十多块木板,卖掉二十个鸡蛋,办起寨子里第一所学堂,从此再没间断。坐在板壁已被熏黑的李向隆家里(兼校舍),发现四壁挂着居里夫人、哥白尼、牛顿、爱迪生的画像,胸中顿起波澜:在这群山环抱,似乎与世隔绝、被人遗忘的角落里,这个眼睛一辈子盯着山乡学校的人,心中却有一个广大的世界。

  还有一次,到黔北一个偏远的民族乡采访。因为交通不便,当晚住在村支书家里。晚饭吃的是黑乎乎的手工面条,没有油,只加了点盐。睡觉的被子,又黑又潮又油腻,像还有什么小生物在动弹。辗转反侧时,却发现村支书正和一帮人在隔壁开会,商量着想什么办法改变村子的面貌。20多年后,我再访这个民族乡,它已经成为一个远近闻名的民族风情观光农业旅游点。说起眼下的好日子,农民的笑真是从心里流淌出来的。

  我总在想,应该把这些故事都记录下来,因为它们的每一个细节,每一处字里行间,都镌刻着我们不变的情怀与追求。

  正在贵州大地上轰轰烈烈展开的脱贫攻坚战斗,吸引着中国乃至世界的关注目光,因为贵州脱贫攻坚工作难度之大、力度之大、影响之大,使它在全国脱贫工作中具有了特殊的重要意义。

  2015年仲春时节,我应邀参加在习水土城举办的一场诗歌活动。其间,看过一场小型戏剧《亮了》,里面一位基层干部,为了在脱贫攻坚战中不丢下深山老林中一户只有两个人(80多岁的老父亲、50多岁的脑瘫儿子)的贫困家庭,一次次走进老人家里,实打实为他们解决用水用电难题,而且在除夕前,为这家送去电视机、年夜饭。老人和他的儿子,情不自禁地欢呼“亮了!”在他们眼中,这就是真真实实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和共产党员。而在另一次活动中,安龙县笃山镇王院小学一位我没有记住姓名的“石头校长”,看似木讷,却心里透亮,他希望通过各方帮扶和自己努力,让农村教育有一个大的发展,为脱贫攻坚提供人才支撑。

  这些人和事深深地打动了我。我觉得应该把更多的这样的人和事记录下来,为正发生在贵州农村的一次伟大的历史性变革刻痕存照。

  我喜欢这个创意。这个创意又在走访过程中不断有新的升华,而且在不同阶段得到很多朋友的支持与帮助,尤其要感谢郭思思、罗华山、刘祥平、田原、孙晓蓉、胡丽华、方春英、杨玲、岑丽、路江、向永东、卡西、耕夫、刘喻、张平昌、张谌、张恩慈、周君良、苏卫、陈富强、郭瀚、龙蓓等同志,还要衷心感谢那些没写出名字的众多志愿者们。

  通过走访,我逐渐了解到,脱贫攻坚战的内涵与外延都极其丰富。它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任务,不仅仅涉及一些经济指标,而更是一场闪射着人性光芒的社会革命。扶贫,首先要扶志开智;脱贫,带来的将是经济社会的综合性变化。

  我希望能为助推脱贫攻坚伟大斗争尽一点绵薄之力。

  走进大扶贫一线,我们能最真切地感知变化,会有不尽的灵感,会有不变的情怀,在我笔下,不竭地流淌和歌唱。

  走下去。去大扶贫一线,寻找我们的诗和远方。

(2016年6月18日)

  作者介绍

  张兴,作家、诗人,二级教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省管专家,大学客座教授和硕士生导师,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原副总编辑。著有多部诗歌集、散文随笔集、纪实作品集。《大扶贫一线手记①》历时一年多,走访省内50多个扶贫地。

作者:邓小艺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