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剧】《亚鲁王》第一集

2018-11-06 10:07  来源:多彩贵州网

  长篇苗族英雄史诗《亚鲁王》,是根据苗族歌师在苗族葬礼上为亡灵送别所吟唱的内容翻译整理而成。它于2011年5月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五集广播剧《亚鲁王》系根据苗族史诗《亚鲁王》改编,由贵州省电影家协会与北京派特由尔国际文化有限公司联合录制出品,并于2018年11月3日至11月8日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纪录中国》栏目(广播剧频道)播出。

(第一集)   

根据苗族长篇史诗《亚鲁王》改编

编剧:安洨华

  主要物表:

  鲁喜王:何锦部落的前任首领,亚鲁王的父亲。

  亚鲁王:何锦部落的首领。

  宝力:原名阿财,何锦部落的总管。

  赛阳:亚鲁王同父异母的哥哥。

  赛霸:亚鲁王同父异母的哥哥,与赛阳是双胞胎弟兄。

  龙布吉:何锦部落的军师。

  纳经王:本名卢呙,曾是鲁喜王手下下的将领,鲁喜王死后,占据何锦部落的纳经疆域,自立为王。

  丹经王:本名宏光,曾是鲁喜王手下的将领,鲁喜王死后,占据何锦部落的丹经疆域,自立为王。

  荡赛姑:鲁喜王的妻子,亚鲁王的母亲。

  朵拉: 鲁喜王的妾,赛阳、赛霸的母亲。

  波丽莎:亚鲁王的妻子

  【音乐

  解说 约公元前21世纪,九黎部族建立的三苗国,被夏所被灭。三苗集团中留存下来的一些氏族部落被迫迁徙到今湖北、湖南两省及临近地区,自此苗族暂时获得了几百年的较为和平稳定的发展。我们的故事就开始于这个时期,故事中的何锦部落就是这众多的氏族部落中的一支。

  此刻在何锦部落首领鲁喜王卧室,鲁喜王重伤在床,大总管宝力正在鲁喜王身上翻找传位凭证玉蝴蝶,鲁喜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抵挡着。

  宝力 (恶狠狠地)你的玉蝴蝶究竟在哪里?你已经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把它交出来?

  鲁喜王  (气喘地)是你在我回部落的途中,设计让人伏击我的吧?我,我不会把玉蝴蝶给你的。

  宝力 我知道,你要把它留给荡赛姑肚子里的孩子,但是,你见不到荡赛姑的孩子了,朵拉已经去她产房了(得意地阴笑)

  鲁喜王  (咳嗽、喘息声)我知道,我在巡视疆域,返回部落的途中,就知道你和朵拉就因为巫师预言我那还未出生的儿,将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你们、你们就想,就想害死他。

  宝力 你想保住你那即将出生的儿子,你现在就把传位凭证玉蝴蝶给我。

  鲁喜王 你休想。

  宝力 (一边继续在鲁喜王身上搜寻,一边气急败坏地)我就不信我今天在你身上找不到玉蝴蝶了。

  鲁喜王 (挣扎着)你放开,放开我!

  宝力 (停下,气急败坏地)赛阳、赛霸虽然是你的妾朵拉所生,但他们也是你的儿子呀。荡赛姑虽然是你的正妻,但她的儿子毕竟是赛阳、赛霸的弟弟呀。你为啥就不肯让赛阳继承王位呢?啊,为什么?

  鲁喜王 (虽然重伤,语气里仍不失严厉,一字一顿地)宝力,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不是朵拉的表兄。

  宝力 你不管我是什么人。你想让荡赛姑母子活下来,你就快快交出玉蝴蝶,朵拉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荡赛姑的产房了,她随时可以要了荡赛姑母子的命。

  鲁喜王 (沉着地)你就没想想为什么我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吗?龙布吉他们、他们全被我派去保护荡赛姑母子去了。

  解说 在荡赛姑产房门口,朵拉试图进入荡赛姑产房,被门口的两名卫兵挡着不让进

  朵拉 (怒气冲冲地)你们胆子大了,为啥不让我进去照顾王后生产?

  卫兵甲 对不起,王妃,龙布吉军师有令,王后生产有接生婆侍候,其他人谁也不能进产房。

  【卢呙带着兵丁匆匆而来

  卢呙 王妃,我们来了。

  卢呙 (对卫兵严厉地)你们是听宝力大总管的,还是听龙布吉军师的?宝力总管说了,让朵拉娘娘进去侍候王后娘娘生产。

  卫兵乙 (威严地)我们听龙布吉军师的,谁也不能进!

  卢呙 (回头对身后的几个兵丁)把他们拿下,让王妃进去。

  朵拉 (凶狠地)对,把他们拿下。

  卫兵甲  (严厉地)谁敢?

  卫兵乙  (严厉地)谁敢无理,休怪我的刀不认人!

  卢呙  (对随从)上!

  【荡赛姑产房前,卫兵和卢呙的兵丁刀剑相向,一阵兵器碰撞声。

  【龙布吉带着随从匆匆而来

  龙布吉 (洪钟般的声音)都住手,鲁喜王有令,谁也不能进产房!

  解说 在鲁喜王卧室,宝力还继续拼命地想从鲁喜王身上找出玉蝴蝶,鲁喜王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同宝力搏斗着。

  宝力 (气急地)你究竟把玉蝴蝶放在哪里了?

  【一声惊雷平地而起,震天动地!

  鲁喜王 (欣喜而虚弱地)你听,雷、雷声,我儿子一定降生了!

  【远处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龙布吉的兴奋的声音传来:鲁喜王,王后娘娘生下了一个王子

  宝力 妈的!事已至此,你也不能再活下去了。老子把这药给你灌下,马上送你去见祖奶奶。

  【宝力给鲁喜王灌药,鲁喜王发出“呜呜”声挣扎。

  宝力  (用劲把鲁喜王嘴掰开,恶狠狠地)张开嘴,张开嘴!好,你敢咬老子!

  【鲁喜王“呜呜”挣扎着,宝力终于将药灌到鲁喜王嘴中。

  宝力  (拍拍手)好了,这下你终于要见祖奶奶去了。

  解说 宝力强行将药给鲁喜王灌下后,见鲁喜王已经奄奄一息,便趁龙布吉等人还未到来,仓皇逃走。

  【一阵雷声,哗哗的大雨声

  【龙布吉等人走进鲁喜王卧室的脚步声。

  龙布吉  (奔到鲁喜王床前,惊讶地)鲁喜王,您?

  【龙布吉随从也纷纷喊着“鲁喜王”、“鲁喜王”

  【鲁喜王缓缓睁开眼

  龙布吉  (握住鲁喜王的手)鲁喜王,您醒了!

  鲁喜王  (吃力地对龙布吉)荡赛姑的儿子就取名亚鲁,玉蝴蝶在,在我枕头下,给亚鲁,要让他,让他团结赛阳、赛霸,兄弟同心,壮大部族,让部族过上没有流血、没有牺牲的安宁幸福的生活。

  龙布吉  (握住鲁喜王的手)鲁喜王,您怎么突然就这样了?怎么突然就这样了?药师就要到了,您挺住哇。阿呷,阿呷呢?

  鲁喜王 (挣扎着)宝、宝……

  【鲁喜王咽下最后一口气。

  【龙布吉等人大放悲声,纷纷呼唤着鲁喜王

  【悲怆的音乐

  解说 鲁喜王去世后,宝力收买了鲁喜王手下的两员大将:卢呙、宏光。宝力认定玉蝴蝶就在鲁喜王的心腹军师龙布吉或荡赛姑母子身上,龙布吉和荡赛姑母子遭到了宝力率领的卢呙、宏光的追杀,龙布吉在掩护荡赛姑母子逃跑的途中,不幸跌下山崖的大江中。荡赛姑母子则历经艰险,逃脱了宝力的追杀,自此隐姓埋名,不知所终。

  十八年后,一群纳经的民众,簇拥着一个英俊的小伙子走进纳经王卢呙的官邸,大家纷纷兴奋而崇拜地:。

  民众甲:“这小伙子真是了不起的大英雄啊”

  民众乙:“这小伙子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哪”

  民众丙:“纳经王,您可要好好地犒赏这个英勇的小伙子呀!”

  【卢呙从官椅上起身,高兴地朝小伙子走来

  卢呙 小伙子,你就是打虎英雄?

  小伙子 谈不上英雄,只是路过纳经森林,碰巧遇见了这只老虎,它不死,我就得死,所以奋力打死了它。

  卢呙 哈哈哈,你知道吗,这只老虎已经成了纳经疆域的一大害了,有多少人葬身它的腹中,我悬赏打虎,可白花花的银子摆在那儿,硬是没人敢应承下这活呀。现在可好了,你帮我解决这大难题了。来人,把赏银拿上来,给这个小伙子。

  小伙子  (接过卢呙侍从手中的赏银)谢谢,谢谢!

  【围观者的欢呼声和掌声。

  卢呙  对了,英雄,你的名字?

  小伙子  (响亮地)亚鲁,我叫亚鲁!

  卢呙  (若有所思地)亚鲁?(突然一惊)你叫亚鲁?

  亚鲁  (点头)是啊,我就是亚鲁,怎么啦?

  卢呙  (掩饰地)没啥,没啥,我是觉得这个名字好奇特。这样吧,小伙子,我这儿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你就留在我这儿吧。

  亚鲁  这……

  卢呙  (不容分说)走,小伙子,我带你在我的府里四下转转,你熟悉熟悉我这里的环境。(对围观者)你们都散了吧,都散了。

  【卢呙带着亚鲁来到他的监牢前

  卢呙  (炫耀地)你看,这是我关押刁民的地方,我这牢房可是壁垒森森哇,人只要一走进去,就会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不信,你试一试?

  亚鲁 (不相信地)好,我进去感受一下。

  【卢呙打开牢房门的声音,亚鲁走进牢房,卢呙迅速将亚鲁锁在牢房里的锁门的声音。亚鲁拍打着牢房门的声音

  亚鲁 你怎么把我锁在里面,你放我出去!

  卢呙 (哈哈大笑)小伙子,你还是嫩了点,这么容易上当。你说你叫亚鲁,我看你眉眼,我就知道你是鲁喜王的儿子,那个十八年前逃掉的亚鲁。(高声地)弓箭手!

  三个弓箭手,举着弓箭,齐刷刷跑进牢房的脚步声

  卢呙 (对弓箭手)放他出来,你们十个、八个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只能把他关在里面,你们在铁栅门外,用箭送他去祖奶奶那儿。(突然手捂住肚子)哎呦(对弓箭手)你们等等,我去去茅房。

  【卢呙远去的脚步声。

  解说 此刻,亚鲁被关在像铁桶一般的牢房里,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奈何不得。当年荡赛姑带着襁褓中的他逃到了异族人生活的地方,十八年来,荡赛姑让亚鲁学习各种武艺,使得亚鲁拥有高强的武功。亚鲁今番回来,就是试图重回何锦,继承父亲的王位,振兴何锦部落。可现在,怎么办?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亚鲁听出这脚步声不是纳经王的,来人是谁呢?

  【夯驽匆匆走来。

  夯驽  (对弓箭手)纳经王肚子疼得不行,他让你们先回去,待他肚子好了,再召唤你们来行刑。

  【弓箭手们离去的脚步声,他们一边走一边道“这小伙子又多得活些时间”

  【见弓箭手们走远了,夯驽急忙打开牢门。开门声。

  夯驽  (对亚鲁)快走,我来救你了。

  亚鲁  老伯,您是谁?为啥要救我?

  夯驽  我是看管牢房的,我名字叫夯驽,我以前是你父亲的马夫。不多说了,我们快走!

  【两人急速离去的脚步声

  【野外

  【亚鲁与夯驽匆匆跑来。亚鲁与夯驽纷乱的紧迫的脚步声。

  【亚鲁与夯驽停下

  夯驽  (气喘吁吁地)亚鲁,我就送你到这儿了。你刚问我纳经王为啥要杀你。我告诉你吧,十八年前,你和你母亲逃走后,你父亲生前的两员大将卢呙和宏光,以赛阳没有继承王位的凭证玉蝴蝶为借口,两人各自占领了何锦部落的纳经疆域和丹经疆域,自立为王。赛阳虽然在宝力的扶持下,做了何锦部落的王,但这些年纳经王和丹经王一直对何锦部落是虎视眈眈呀。只因赛阳身边来了个名叫伊果的军师,赛阳的何锦部落才勉强维持到现在。纳经王要杀你,就是见你武艺高强,担心你有朝一日把他强占的土地收回(顿一下)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

  亚鲁 找到龙布吉,拿回继承王位的凭证玉蝴蝶。我在纳经王那儿亮出我的名字,也是为了让我回来的信息能传到龙布吉那儿,希望他也能来找我。

  夯驽 (叹了口气)听说龙布吉在宝力追杀他的途中,不幸掉到悬崖下,跌死了。

  亚鲁 (大失所望)啊?

  夯驽 你母亲现在哪儿呢?

  亚鲁 我和母亲约定兵分两路寻找龙布吉,不管我们是否找到龙布吉,三天后,我们都在我外婆家汇合。(担心地)倒是您,夯驽老伯,您怎么办?纳经王那儿您是回不去了。

  夯驽 你不用操心我,我家就在深山里,我回家去,他们找不到我的。

  【突然,一阵喊杀声由远而近。

  解说 突然身后一片喊杀之声响起,纳经王已经率领追兵追来,亚鲁和夯驽很快就被纳经王和他的将士包围在中间,密集的毒箭和梭镖纷纷朝亚鲁和夯驽飞来,亚鲁就地拔起一株树干,一边保护着夯驽一边挥舞着树干把雨丝一般密集的毒箭和梭镖反弹向纳经王和他的将士,纳经王的将士成片倒下。亚鲁保护着夯驽趁机冲出包围,在逃跑中,夯驽被毒箭射中。亚鲁背着夯驽逃进一个山洞。

  夯驽  (艰难地)亚鲁,他们就要追来了,你快跑,不要管我,我就要去见祖奶奶了。记住,我,我救你,不仅、不仅是念鲁喜王的好,更是因为纳经和丹经的民众、民众在纳经王和丹经王的暴政下,都过得很艰难啦。你要继承何锦部落王位,收复纳经和丹经,像你父亲那样爱护、爱护百姓呀。(咽气)

  亚鲁  (伤心万分地)老伯,老伯哇!

  【亚鲁强压住的悲声

  【悲怆的音乐

  解说 在何锦部落,赛阳官邸,伊果匆匆走进来

  赛阳  伊果军师,你来得正好。纳经王派人送来消息,说亚鲁回来了,他的功夫很厉害。纳经王已经找到了亚鲁的行踪,亚鲁现在就在郎寨他外婆家。纳经王要联合丹经和我们何锦,明天一早围攻郎寨,剿灭亚鲁,我答应他们了。

  伊果  (沉着地)赛阳王,我也得到亚鲁的消息了,我正是来和你说这事的,据我的眼线来报,亚鲁已经找到龙布吉,并拿回了传位凭证玉蝴蝶。所以我们现在非但不能与纳经、丹经联合剿灭亚鲁,我们还要迎回亚鲁。

  赛阳  (吃惊地)啊,亚鲁已经拿回玉蝴蝶了?我们还要迎回亚鲁?

  赛霸  (惊慌地)那是万万不可的,如果不杀死亚鲁,亚鲁回到何锦就会报仇杀了我母亲和我们兄弟俩。

  伊果 赛霸小王,你听我说。眼下,纳经部落和丹经部落正对我们何锦部落步步紧逼,何锦部落岌岌可危。一旦他们占据了何锦部落,你们俩和你母亲的命就都没有了。纳经王现在着急要杀死亚鲁,是他见识了亚鲁的强大,担心有一天亚鲁杀了他,收复失地。而我们接回亚鲁,亚鲁当上了王,凭借着亚鲁的强大,你们兄弟同心,何锦部落不仅能转危为安,还有可能收复失地,重新壮大何锦部落呀。到时候,赛阳虽然不能再做大王,但你们俩也能做二王、三王啊。是做强大的何锦部落的二王、三王,还是彻底失去何锦部落,做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刀下鬼?你们想想吧!

  赛阳  (迟疑地)可是当年母亲和宝力为了让我继承王位,追杀他们母子,他们母子能不报仇吗?

  赛霸  (着急地)是啊,他们能不报仇吗?我看,我们还是先和纳经、丹经联合剿灭了亚鲁再说吧。

  伊果  我有一主意,可以化解亚鲁的仇恨。

  赛霸  (急切地)您快说。

  伊果  用你们的表舅宝力的人头作为见面礼,去郎寨接回亚鲁母子。

  解说  伊果之所以出这个主意,是因为宝力和朵拉不清不楚的关系,让赛阳、赛霸很没脸面,两人暗地里都对宝力恨得咬牙切齿。如果能借这个机会杀掉宝力,正合兄弟二人的心。果然……

  赛阳  (想了一下)好,就这样!我们把当年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宝力头上。

  赛霸  (迟疑着)要是亚鲁还是不能原谅我们呢?

  赛阳  (斥责地)怎么那么啰嗦?我们毕竟跟亚鲁是亲兄弟,我们冒险这样搏一下,还有强大部落,继续享受尊贵地位的可能,否则,我们早晚有一天真会做了纳经王和丹经王的刀下鬼。再说,亚鲁如果不能原谅我们,就是死,死在自己兄弟刀下,也比死在那两个强盗手下强。

  伊果  对。现在时间紧迫,我们马上提了宝力人头,赶赴郎寨,迎回亚鲁。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