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张兴《大扶贫一线手记》精彩章节⑦

2018-11-16 16:06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①

  作者:张兴

  责任编辑:程立马文博

  定价:39.00元

  出版社:贵州人民出版社

  点亮心灵之灯

  几十个健壮的农人,欢快地舞起一盘长长的金黄“毛龙”。几位唐装打扮的老者,说着唱着从田间地头走来,这叫“说春”。8月26日,石阡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玲,一早就把大家带进县里的“非遗”博物馆,想让我们知道,石阡的传统文化和仡佬族民族民俗文化,究竟有多么厚重的底蕴。

  “这是薅草锣鼓。”“这是石阡木偶戏。”……杨玲如数家珍。说话间,她还拿出手机,给我看一条大型音乐剧《情姐下河洗衣裳》在贵阳紧张排演的视频消息。《情姐下河洗衣裳》是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石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丰厚,世界级国家级省级加起来有10多个。

  “我们从不把它们仅仅看作活化石。我总在想,文化和精神,只要与脱贫攻坚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时代潮流结合起来,就能点亮心灵的灯。”

  杨玲建议我们,去国荣乡楼上古寨看看。

  楼上古寨有农民自办书院,传承国学文化,向精神贫困宣战的生动故事。

  新华社驻石阡县扶贫工作队,在这里迈出了“扶贫先扶智”的重要一步。在老百姓看来,他们就是帮着把大家心灯点亮的人。

  车子从县城出发,绕行蜿蜒的山路10多公里,便到了全省20个极贫乡之一的国荣乡。

  谁想到极贫乡藏着这么一个奇妙的所在?杨玲曾在乡里当过乡长,又当过几年党委书记,进了楼上古寨,她便做起向导。

  古寨依山傍水建于半山之间。身后有佛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拱卫,山下有廖贤河静静流淌。明清木楼随处可见,雕栏镂花,仿佛能引着人的目光穿越历史烟云。

  古寨里古木参天。古枫树依着北斗七星形状排列,千年紫杉、金丝楠木织成绿荫。进了寨,就走进一个天然氧吧。

  美丽,有时却常与贫穷相伴。

  贫穷的美丽,急需用文化提升内涵。 2016年7月26日,楼上古寨迎来破天荒的一件大事——养正书院国学班开班。

  村民周银昌、周其勇、周其辉等人,看着村寨里和周边200多名留守儿童,一遇学校放假,没得学没得玩没得乐,便起了意,自发、自愿、自筹资金,要办这个国学班,想让国学文化走进孩子的心。

  他们请来德高望重的老师周政文。周政文在寨子里土生土长,后来在铜仁学院任教,专教书法美术。从2002年

  起,他先后指导16名山村学生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对办这个国学班,他心里有满满的担当感。

  最初的国学班,只有一间废弃的校舍,几个学生,远远满足不了200多名留守儿童的需求。学校要扩建,校舍要装修,教具要添置,可楼上古寨当时年人均收入只有7260元。横亘在老师和学生面前的拦路虎是:上哪去找钱?

  2016年初,新华社驻石阡县扶贫工作队队长、石阡县委副书记沈乾坤来楼上古寨调研。村民们对留守儿童的文化寄望,对传承国学的一腔热忱,深深打动了他。

  心动不如行动!

  一组“古寨儿童想学国学”的图片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支持山里娃娃学国学”的“轻松筹”项目在网上发起。新华社、新华网凸显宣传优势,短短几天时间便有300多宗爱心捐款。沈乾坤和同事们,为山里的国学班募集到35000元现金和一些书法家的书帖及墨宝。

  铜仁市教育部门得知情况后,也从教育经费中挤出80000元钱,资助国学班。养正书院国学班的基本费用,一下子便有了着落。周政文老师那些就读了中国美术学院的学生,暑期也纷纷回乡,当起国学班义务教师。硕士毕业生、浙江旅游职业学院教师刘文林说:“我就是从这个古寨走出去的,我愿意反哺家乡,带更多的孩子走出大山。”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在国学开班典礼上,沈乾坤却差点没止住眼中的泪水。

  他深情地告诉乡亲:“楼上村近年来发展旅游,农民人均收入虽略高于全县平均水平,但至今仍有81户305人没有脱贫。在这样的条件下,楼上古寨的村民能不忘古训,为后代着想,自发组织创办国学班,这应该说是一个壮举。”

  不同的人,用不同形式回应着沈乾坤的见解。北京戏曲评论学会会长靳飞参加了开班仪式。他说:“希望能从文化交流的角度,摸索出一套长期帮扶山区孩子的新模式。”开班之后,沈乾坤多次邀请北京文化界知名人士、作家、书画家来书院讲课,并继续推出相关报告。更多关注的目光投向楼上古寨,养正书院国学班,成了石阡用文化之火点亮心灵之灯的一张名片。

  在养正书院,我们遇到了68岁的现任院长周廷辉。他从柜上捧出一大摞国学班学生们的书画作业,一张张翻给我们看。周廷辉原是村里小学的校长,他说,楼上古寨发展旅游,古色古香中,国学班就是一个亮点。它能让更多人看到,文化在想过好日子的农民心中的分量,分量就是力量。

  赵春莉是辽宁辽阳人,在楼上古寨当了11年志愿者。说起古寨文化遗存,能够追根溯源。她有一个心愿:让文化在这里转变成物质财富。焚燃香塔,她说,本地有原料,做成产品就能变钱。拿出村里妇女绣的鞋垫,她知道外面很多人喜欢。在赵春莉心里,没文化有文化,一个是地一个是天。

  离开楼上古寨,车往本庄镇凉山村赶。

  凉山村在海拔900多米的高山中间。微微山岚里,浮现出几十栋土红墙体和白色栏杆交错的建筑,周边开满花朵,让人觉着走进了一处欧式园林。

  镇长卓天明用手指指点点,告诉我们,两三年前,几十户农民从山上搬下来;全靠村干部做给村民看,大家从“信”到“干”,一片荒山野岭和消水凼才变成这般风光。

  杨玲说,在这里,可以看到精神的火怎样把人心的灯点燃。

  村党支部书记李文安、村委会主任李飞,都是“不要百万要百姓”的人。李文安多年在外打拼,一年要创下百多万元家当。2010年回村当村委会主任,2016年参选当上村党支部书记。李飞也与他的经历大体相同。

  回乡当“带头人”,他们都有过纠结。可一干起来就成了硬汉。

  群众对种茶有顾虑,李文安家发展经济本来不靠茶叶,他却带头种下了30亩,而且是全村最好的茶。要办茶叶加工厂,村干部、党员带头贷款,把46万元款项筹齐。几招一出手,群众心里有了底气,“有了核桃不愁棒敲”,全村产业抓得风生水起。

  凉山精神只是石阡干部群众精神正能量的一个缩影。对这样的精神和用这种精神去点燃心灵之灯的人,县里的态度是:真心支持,真情爱护,更要大力宣传。杨玲说: “宣传是为了让这把火烧得更旺!”

  新华社驻石阡县扶贫工作队,不断往这火里添柴加火。

  队长沈乾坤,队员王一盛、王骁,紧扣总社宣传扶贫要求,统筹协调贵州分社、每日电讯、新媒体中心、CNC(中国新华新闻电视网)、经济参考报、中国证券报、新华网、共产党员公众号等多方力量,先后推出《贵州石阡:产业扶贫以生态保护为底线》《最美中国之石阡:古夜郎新跨越》等40多篇稿件。关于石阡的相关报道,手机客户端总点击量达到600多万次。还促成了在石阡召开全省多项工作现场会。工作队关注策划,促进了石阡的企业和产品走出省界,走向境外。

  提起这些添柴加火的报道,石阡县的同志感觉是:从整体上倡扬了苦干、实干、敢干、会干的向贫困决战精神,提升了石阡的知名度,提振了干部群众的自豪感、自信心,为脱贫攻坚增添了精神动力。

  去年年底,首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举行。石阡县河坝镇普兴村肖飞家庭榜上有名,肖飞本人还受到习近平总书记接见。

  26日下午,天色渐晚,我们终于来到最后一个走访点,见到了肖飞这个28岁的农村女青年。

  瘦小的肖飞,不善言谈,可胸怀却让人肃然起敬。9年来,她无怨无悔奉养着7位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体弱、病残或者智障的老人:养父养母、公公婆婆,丈夫的叔叔、婶婶、伯伯。因为爱人在外打工,还要独自带两个孩子。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肖飞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一个特殊家庭。

  杨玲陪我坐在肖飞身边,她告诉我,肖飞的事迹不但感人,而且震撼人、启发人,促人思考:怎样用道德的力量,把更多人的心灵之灯点亮。

  为了充分发挥肖飞精神的激励引领作用,铜仁市、石阡县提出要进一步深化肖飞事迹宣传报道。沈乾坤带领队员研究后,向总社提出相关宣传建议。总社领导极为重视,组织抽调贵州分社记者采写内参和通稿,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光明日报和省内主流媒体纷纷跟进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肖飞精神得到新的升华。

  新华社驻石阡县扶贫工作队为宣传肖飞事迹尽心尽力,人们透过他们的作为在琢磨:怎样让一个典型人物的宣传倡扬作用达到极致?怎样在群众广泛认同的基础上去发现典型?怎样在宣传中把时代精神、人文精神和传统文化融为一体?

  听说以肖飞名字命名的幸福院9月就要开园,杨玲执意要和我们去看看。

  暮色中,普兴村村委会旁立着一栋3200平方米的三层楼房。镇党委书记罗从华介绍,肖飞幸福院有170张床位。建成后,肖飞和她奉养的7位老人都要住进这里。

  幸福院为什么要用肖飞来命名?肖飞和她奉养的老人住进幸福院,又会产生什么新故事?肖飞能不能把她的大爱进行到底?就着这些问题,杨玲说起了她的思考:肖飞精神已经在石阡家喻户晓,用文化、精神和道德三把火去点亮心灵的灯,离不开典型的宣传和示范。宣传典型,不能忘记“三气三力”。接地气,要被老百姓广泛认可;接天气,要切合大局全局;接热气,趁热打铁一热到底。力求解决宣传不落地、影响不深远、作用不长久问题。

  杨玲部长冲大家笑了笑:“我话是不是说得有点生硬,不够生动?这或许说明我还在继续理头绪。点亮心灵的灯,是要讲艺术的。想不明白,点不亮一盏盏灯!”

  (2017年8月27日)

[1]  [2]  [3]  下一页  尾页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