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坝大兴》:“文军扶贫”者们讲述的精彩故事

2018-12-11 17:39  来源:多彩贵州网

  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为题材,由作家、诗人张兴、卡西、耕夫创作的20万字大型报告文学《大坝大兴》,近日由贵州出版集团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该书以中国农村大变革为时代背景,勾勒了安顺市西秀区双堡镇大坝村22年来,寻找产业发展道路、建设社会主义美丽新农村的奋进轨迹。作者用大坝村带头人、村党支部书记陈大兴的典型事例贯通全书,刻画了鲜活的人物,道出了感人的故事,描述了生动的场景,总结了深刻的道理,展示出大坝村的成功。大坝村的成功,不仅实现了脱贫致富,更是凝聚了人心,留住了乡愁,探索出一条适合西部山区农村发展的可以借鉴的路子。全书感情真挚、文笔流畅、可读性强。作者用质朴的语言,娓娓道来,让人感到可亲、可敬、可爱、可读、可信、可学。

  著名学者、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顾久为本书作序。他认为,新时代的中国农村,正发生着历史性的变革,“记录下这些变化,记录下带头人陈大兴及其他村民们,就是当下有责任心的‘文军扶贫’者的义务。张兴、卡西、耕夫三位文化人虽年龄不同,工作岗位有异,但既爱好文学,又热爱人民。他们多次深入大坝,收集故事,提炼精神,以极大的写作热情,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写成《大坝大兴》这部报告文学作品。读之,全书朴素无华,故事生动,形象鲜明,可读性强。不仅让我在阅读中认识了我们所处身的新时代,认识了值得学习的陈大兴及众村民,认识了大坝这个美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也从中得到了文学的愉悦感,所以值得推荐。”

  《大坝大兴》一书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安顺市西秀区委党校联合推出。程立、马文博为责任编辑。胡丽华、李作仁为编委会主编。每册发行定价56元。

  据了解,这本书也是张兴计划中的脱贫攻坚系列文学作品的第二部。

  继《大扶贫一线手记》①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后,该系列第三本书《大扶贫一线手记》②写作也即将开启。

《大坝大兴》序

顾久

  我曾经在山野中,与农民兄弟一起打田栽秧,挑担上粮,割草喂猪,碾米赶场……整整四年。以后又不时下乡走马观花,自诩对农民、农业与农村还算了解。但读了《大坝之兴》,参观了大坝村,结识了陈大兴及其村民之后,大有耳目一新的感觉。说起来,大坝所在的安顺于我并不陌生,如果没弄错,我的入黔始祖顾成在安顺还做了些事,至今保留了一条“顾府街”,九溪屯堡也有个衣冠冢“顾公墓”。通过阅读费孝通《乡土中国》之类的东西,我想,老祖宗眼中的农民曾生活在这样的场域中:以土地为依托,农耕为谋生的手段;以家庭、家族、家长为中心,以血缘加地缘组成小群体的生存集团;以无处不在的神圣礼俗,整饬着人们的日常行为;以天人合一、推己及人、克己复礼等,来安顿自己的心灵。这时的经济,是一种追求生存型的农业经济。

  我亲身融入的农村是五十年前的一个苗族山寨。农民们依然托身土地、农耕谋生;依然家庭家族、血缘地缘;依然有随处皆有、时时敬畏的神圣习俗;但因为解放多年又在文化大革命中,偶有公社组织的批斗大会和广场放映的样板戏,也随处有毛泽东主席的画像、语录和城市提供的质量不太高的工业产品;在大山里,有比“天人合一”还早的“万物有灵”的宗教观、朴素的“克己复礼”处世观,加上反单干、割资本主义尾巴等的溶合体。那是计划经济框架与二元结构下的一种追求温饱的农业经济。

  在以上截然不同的农业农村农民的背景下,陈大兴为代表的新农民、大坝为代表的新农村,的确让我眼前一亮:中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从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社会过渡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社会、从计划经济时代进入市场经济时代,中国人谋生的方式在变,农村不能不变,农民不能不变,进入了一个追求富裕美观文明的新农业经济阶段。

  《共产党宣言》曾预言:工业社会、商业资本“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创立了巨大的城市,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生活的愚昧状态。正象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使东方从属于西方。”

  于是,面向市场的大农业伴随着财富,强力地冲击和取代着自给自足的贫困小农业。也因此,当整个中国已逐渐富裕,消费不断升级,具有独特营养的原生农产品金刺梨,才有可能成为市场新宠;刺梨种多了,不能不生产附加值更高的饮料和果酒,于是有了加工厂;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基本满足以后,又继而产生健、娱、寿、教等高级需求,于是大坝又具备了乡村旅游、旅居的产品价值。陈大兴们正是在中国共产党和政府的领导、引领和支持之下,跟上了这个时代。

  当谋生的方式发生变革了以后,人际秩序也在变化。从传统的家长制,到计划经济时的首长制,再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一方面中国共产党不断加强领导,另一方面又不断推进基层民主建设和村民自治。随着产业进入乡村,人际间的秩序也悄然重组——年轻人依然向往山外的世界,纷纷到城市接受洗礼;大多数成年人坚守并经营着土地——入股分红,有的更进而承包打理刺梨的常年工作,有的还像城里人一样,骑着摩托准时上下班,有的专门分管绿化卫生;当然,也有的只拿股金后过一种清闲消遣的小生活……收入多元了,人际秩序也会多元。但村委会和干部们,既有旧时家长和首长的尊严,更具有了新兴企业家们的凝聚力,俨然成为村民的主心骨。

  传统农村是以神圣礼俗作为日常行为轨范的,比如饭掉在地上不捡起来雷公要劈之类,这些神圣感在现代农村里会随着“祛魅”越来越淡。一方面会被金钱牵着走,马克思叫“物的依赖”;另一方面受强有力的党组织领导,法制、政策,传统习俗中某些乡规民约的组合约束,古风犹存。

  传统农民的心态是尊奉天地鬼神,敬畏祖宗儿孙,常以“天地君亲师”为神圣的。现代农民这些心态会有所淡化,但在接触中,“产业链”“市场推广”“三产融合”等崭新的词语会不时出现在他们的话语之中,显示出毫不落伍的现代人心胸。于是,大坝有了别墅群,有了产业基地,有了让城里人羡慕的新的环境,更有了一批拥有开拓创新、共同致富新境界的新型农民队伍……

  记录下这个变化,记录下带头人陈大兴及其村民们,就是当下有责任心的“文军扶贫”者的义务。张兴、卡西、耕夫三位文化人虽年龄不同,工作岗位有异,但既爱好文学,又热爱人民。他们多次深入大坝,收集故事,提炼精神,以极大的写作热情,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写成《大坝大兴》这本报告文学作品。全书朴素无华,故事生动,形象鲜明,可读性强。不仅让读者在阅读中认识了我们所处身的新时代,认识了值得学习的陈大兴及其村民,认识了大坝这个美丽的社会主义新农村,也从中得到了文学的愉悦感。所以值得推荐。是为序。

  (作者系著名学者、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贵州省文联原主席、贵州省文史馆原馆长)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