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坝大兴》第四章闪耀的金刺梨:一次偶然的遇见

2018-12-17 17:45  来源:多彩贵州网

  日前,《大坝大兴》一书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安顺市西秀区委党校联合推出,并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一部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为题材,由作家、诗人张兴、卡西、耕夫创作的20万字大型报告文学。现在,我们一起来品读其中的精彩章节。

一次偶然的遇见

  2007年,仲秋时分。

  “马上要到中秋了,今年节怎么过?”妻子刘泽英问起丈夫陈大兴。

  陈大兴看看妻子,没有马上回话,脸上现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刘泽英明白,陈大兴心里正烦!村里一桩桩事情都不顺利,乡亲们日子过得艰难,他哪有心思去考虑自家怎样过节吃饭?

  刘泽英了解丈夫的脾气。自从当了村支书,经常误了吃饭,家里早就习以为常。可毕竟是过中秋节,一家人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哪家没这习惯?刘泽英心里犯了嘀咕,可看看陈大兴脸色,到嘴边的话没讲出来。

  这时的陈大兴,真有牵肠挂肚说不完的事,在他脑子里打仗。今年中秋节怎么过,他有他的打算。

  1996年,陈大兴挺起腰杆从老支书陈万德手中,接过了村支书的重担。从此,他把全村人和自己的命运绑在了一起,一天也没过得松活。

  十多年来,在大坝村发展产业,一桩桩地“试”和“干”,可就是走不出赚了赔、赔了换、再换再赔的“怪圈”。陈大兴不到40岁就白了头,村里人看着心疼,妻子刘泽英心疼变成了心酸:“找路,找路,你看你,已经弄得遍体鳞伤了!”

  下一步该怎么办?大坝村路在何方?

  陈大兴不想偃旗息鼓。但这个敢担当、不服输的汉子,和那些看着他的村民,都知道再往下走,路会更难。

  陈大兴思索一阵,告诉刘泽英:“今年中秋节,我要出去过。心里闷得慌,有话想找人讲。”

  勾起这个念头的,是陈大兴的朋友陈兴明。

  中秋节前几天,陈兴明就在邀约他:“我晓得你心里不爽。怎么样,中秋节到我这边来逛逛,散散心总好嘛!”

  这是他在甘堡林场当护林员时结识的伙伴。陈兴明现在在九龙山国家森林公园,给西秀区林业局管苗圃。恰好陈大兴也在村里搞了几年育苗,两个人因此就有谈不完的话题。

  九龙山离大坝村不远。景区里微风习习,鸟语花香。太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穿过,洒下一片柔和的色彩。清新的空气拂在脸上身上,陈大兴也渐渐觉得神清气爽。

  见陈大兴应邀前来,陈兴明满心欢喜。从当护林员的往事开始,聊这些年育苗的苦辣酸甜,聊各自的家庭和生活,两个人越说越投缘。陈兴明趁势提议:“你对育苗这么上心,为啥不去我们苗圃看看?”

  去苗圃,陈大兴一听来了兴趣。规模化育苗,正是他想给大坝村找的致富路,“要得,去看!”

  毕竟是区林业局的育苗基地,各种各样的树苗,高高低低培育了好大一片。

  一块地里,长势茂盛、已经挂果的“刺蓬蓬”,在众多苗木中显得有些异样。

  “那是啥子?”

  “是刺梨呀!”

  “刺梨?刺梨不是早就罢市了?”

  “哦,这叫无籽刺梨,成熟得晚。区林业局培育成功,育了一批树苗,但现在还没推广出去,没人愿意种。现在刺梨果已经成熟了,口感比普通刺梨好,不信你尝尝。”

  陈兴明边说边摘下几个刺梨递在陈大兴手上。陈大兴接过一看,果然与常见刺梨有些不一样,圆圆的果子,在阳光下黄色里透着红光。抹去表面细刺,送到嘴里咬了一口,便忍不住把剩下的几个都吃了。

  “怎么样?”

  陈大兴拍了一下手,连说几声“好吃”。这刺梨肉质厚实,酸甜适度,无籽化渣,与普通刺梨相比,确实有些不一般。

  又听陈兴明介绍,无籽刺梨主产地就在安顺,土生土长的东西好伺弄。这刺梨营养价值超过普通刺梨,二天行情怕是差不了。

  看陈大兴显得有些兴奋,不像刚才上山时的那心事重重的样子。陈兴明发问: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吗?”

  陈大兴心里在盘算,只是现在一时还说不清道不明。他没正面回答陈兴明,只反问:“这苗有多少?”

  陈兴明:“这里试栽了一百株,区林业局还多的是。”

  “那好,我都想要。”陈大兴这句话说得很干脆。

  “这是好事呀!你去林业局问问。”陈兴明提出建议。

  “行,我会去的。”

  要下山了,陈兴明在地里摘了一大捧成熟刺梨,让陈大兴带回家吃。

  妻子和家人看陈大兴回来了,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气氛便活跃起来。

  “啥事让你高兴成这样?”

  陈大兴把随身带回来的刺梨倒在了饭桌上。

  “一堆野刺梨,我说是啥哩。”

  刘泽英一脸满不在乎。

  “你们都吃,吃了再说。”

  陈大兴拿起一个刺梨,把刺抹干净递给妻子。刘泽英一看丈夫这神情,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很少见到他这么高兴。两个娃儿尝了,都说好吃。问在哪里采来的?

  陈大兴笑而不答。

  这一夜,陈大兴躺在床上好久没有入睡。他在细细盘算自己将要下的这盘棋。怎么去弄树苗,弄回树苗怎么栽种,还有技术呀什么的,心里还真没底。这也难怪,第一次接触嘛,这问题那问题肯定要来找你。到了下半夜,陈大兴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清早,陈大兴扒拉了几口早饭,急匆匆出门,他要去区林业局科技推广站联系树苗。

  机遇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在陈大兴上九龙山之前,并不是没有人品尝过无籽刺梨,都说好吃,但没有一个人要求种植。唯独陈大兴一见倾心,到区林业局把想法一讲,林业局本来就有推广无籽刺梨扶贫的想法。局领导明确表示了支持的态度,不仅答应把剩下的刺梨苗全部送给他,还要派技术人员到现场作栽培技术服务。

  在林业局,陈大兴更详细地了解到无籽刺梨的“身家底细”。

  野生无籽刺梨主要产地在安顺。这个品种具有耐干旱贫瘠、耐火烧践踏、耐刈割又护土等特性,确实算得上“土生土长”。最要紧的是,因为富含维生素C、铁、硒、锌、胡萝卜素等多种营养元素,以及具有抗衰老、防辐射、防癌等功能的活性物质,市场潜力很大,完全可以成为发展生态农业的优良品种。经过人工培育,无籽刺梨的抗病性、适应性已经大大提高。但没有哪里的农民愿意第一个“吃螃蟹”。

  “如果你有空地,我们支持你种。”

  区林业局领导一番话,又给陈大兴急迫想试的心情,加重了砝码。

  陈大兴为什么对种植无籽刺梨下得了决心?

  原来,他从2003年起,就在区林业局支持下开始培育树苗,并带动村民办苗圃。陈大兴不仅尝到种树的甜头,还成了远近闻名的育苗专家。

  正因为熟悉育苗种树,陈大兴这次在九龙山偶遇无籽刺梨,会一下子认定,可能真靠这小小果子,能为大坝村富起来找条发展新路。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