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坝大兴》:加入合作社 抱团发展

2019-01-03 10:07  来源:多彩贵州网

  日前,《大坝大兴》一书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安顺市西秀区委党校联合推出,并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一部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为题材,由作家、诗人张兴、卡西、耕夫创作的20万字大型报告文学。现在,我们一起来品读其中的精彩章节。

  加入合作社 抱团发展

  “这里到底是农村还是城市?你说它是农村吧,咋还比好多城市都漂亮?”

  2012年,省委组织部组织一批农村基层干部到江苏华西村参观,学习那里的发展经验,陈大兴是参观学习团成员。一踏上华西村的土地,他就抑制不住兴奋。

  “要靠集体的力量!农村要发展,必须抱团干。”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短短几句话,像重磅铁锤敲击着陈大兴的心。

  回到大坝村,陈大兴甩开手脚干了两桩大事。

  一是大坝村要变成别墅村。

  二是应运而生的安顺市大坝村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管理运营还要继续完善,真正让“靠集体力量发展”这句话落地生根。

  同村支两委成员商量这件大事,为大坝村发展“折腾”了10多年,不到40岁就白了头的陈大兴,禁不住想起很多往事。

  十几年来,陈大兴带着全村人找项目、探路子,能想到的事都做了,费了很大劲,却走了不少弯路,总是赚的少、赔的多,甚至让群众渐渐失去信心。

  “就是没有把全村的资源和人力当作一盘整棋来下,用集体的力量去应对千变万化的市场。见子打子,没办法赢!”

  “办合作社,就是抱团发展!把全村的人力、土地团在一起,实现村社一体化,统一对接市场,统一利用资源,统一发展拳头产品,统一扩大生产规模,统一抗击市场风险。”

  “五个统一”,村支两委干部知道陈大兴这番总结不是源自书本,不是一般的大道理,而是他从十几年摸爬滚打的酸甜苦辣中悟出来的。他们听得入耳,更能入心。干部们的认同又影响着党员、群众,很快,把合作社办得更好成为村里的共识。

  依托大坝村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土地确权登记,发动村民以土地入股合作社。强化村民与产业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让村民在参与产业发展中得到实惠,建立稳定的增收渠道。村民加入合作社,入股土地依效益、按比例分红。而在地里种什么、种多少、怎么种,则由合作社统一规划管理。延年果就是金刺梨,当然这些地上就主种金刺梨。村民没钱购买苗木,合作社送;群众不懂种植技术,合作社教;果子收下来怎么卖,合作社统一打理。入股合作社土地很快达到2300亩,后来,种植面积又达到5000多亩,成为安顺市最大的金刺梨种植基地和育苗基地。用村民的话说,现在大坝村旮旮角角都长出了金刺梨,全得了合作社的力。

  有人曾向大坝村村民问起村与社的关系,村民的看法都很一致:村就是社,社就是村,割不开,扯不断,这也就是陈大兴常说的村社合一。陈大兴是村党支部书记,又是合作社理事长。时任村委会主任张美红,担任合作社监事长。有了“群众自愿、公平合理、人人受益”的原则,合作社大门向每户村民敞开。要入社,党支部、合作社、农户三方签订合作协议。入了社,村党支部统一领导,合作社统一管理,农户参与生产经营,“支部+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就实实在在地落了地。合作社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理由成为村里的大事。合作社的计划、合作社的运营、合作社面临的挑战和困难,自然是村支两委会议、全体党员大会的重要议题。陈大兴看着合作社生机勃勃,压不住心里的喜气:“过去,毛主席说支部建在连上;现在我们的支部建在产业上。村和社两只拳头握成一个拳头,往外打,比任何时候都有力气!”

  合作社是村集体和村民的利益共同体。

  村民拿土地到合作社入了股,他们心里都有本账,要看在社里究竟得不得利,能得多少利?

  大坝村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头年开张,就让社员喜不自禁。

  按照村支两委决定,把农户特别是贫困户与合作社捆绑起来发展。非贫困户,采用“235”分红机制。每年合作社经营收益,20%作为村集体发展基金,30%作为劳务开支和管理费用,50%按照土地入股情况分配给相应村民。分配向贫困户倾斜,分红机制叫做“136”。合作社每年只从经营收益中提取10%作为村集体发展基金,30%是劳务开支和管理费用,另外60%则全部是贫困户所得,按照土地入股情况分配给他们。

  除了入股分红,社员还有两个收入渠道:参加合作社统一组织的生产经营活动,每月工资2400元;承包管理社里的刺梨树,每株一年管理费12元。一户入股七八亩土地的村民,一个人在社里务工在社里拿工资,一个人承包千株左右进行管理,加上年底分红,保守计算年收入也在五六万元以上。村民们在合作社干得舒心惬意,已经把合作社的利益和自家利益牢牢捆在一起。有了固定的资金来源,集体经济的实力也日渐强大,村民收入实现快速增长。当年,全村村民人均收入达到12000元,村集体经济收入达到350万元,贫困发生率下降至1.59%,一个昔日的省级二类贫困村,变成了省级小康示范村。

  或许数字是抽象的,有时甚至显得有些枯燥。大坝村村民对比今昔,他们的现实感受更有说服力。

  曾经的村委会老主任,如今的合作社社员杜贵成,说起在合作社的好处,颇有沧桑之感:“没想到我这把年纪了,不但在村里住上了别墅,还可以在合作社上班,一个月能领到2400元工资,老伴管理合作社的1600多株刺梨,一年有2万元的收入。想想那些连苞谷饭都吃不饱的年景,咋个比?”

  “因为我眼睛残疾,做不了太多事情。长年住的是旧房子,连吃饭都成问题。入了社,自家承包的土地入股种金刺梨,社里还安排我管理金刺梨。现在,一年加起来有5万元的收入。”村民许忠义说起合作社,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走进大坝村,除了成片别墅,还有一道风景线让人眼前一亮。

  远山近山,老人、男人头戴遮阳帽,女人打扮得有几分像“惠安女”,为金刺梨除草、施肥、剪枝、疏果。走到村头地边,随便找人问问,他们都会爽快地告诉你自己在合作社里的身份和获得:

  “我负责金刺梨日常管理。”

  “我专为社里跑运输。”

  “我负责市场销售。”

  “每月保底工资都有2000元哩!”

  利益联结,稳定增收,大坝村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吸引了95%以上的村民,374户人家都是社员。金刺梨是主导产品自不待言,其他一些合作社也陆续诞生。晚熟脆红李、甜高粱、黑麦草、荷花塘、林下鸡与漫山遍野的金刺梨交相辉映,蔚成情趣。投资500多万元建成的养牛基地,重点向贫困户倾斜,已有牛300头。村委会主任卢正学说,养牛产生的效益,30%要拿来给贫困户分红。

  在陈大兴眼里,合作社既让大坝村的发展有根基,也给大坝村往更高处飞插上了翅膀。有了合作社,可以持续培训农民,可以加强技术服务,有利于资金筹措,有利于产销对接,有利于延长产业链。“为什么小船在风雨中会被打得七零八落,大船就稳如泰山?合作社的实践让我明白了,当年华西村吴仁宝老书记,语重心长地让我们认准靠集体力量抱团发展这条路,搭上合作社这艘跑得快抗得住风浪的大船,真看得出集体的力量!”

  一直支持陈大兴为村里事吃苦受累的妻子刘泽英,有时也会撒撒怨气:“辛辛苦苦赚点钱,都被你转手投到村里的事上,跟你在一起,就不知钱长啥样!”看到合作社办得红红火火,她对丈夫的钦佩又会油然而生:“自家的钱可以少赚,甚至可以亏,但把合作社办成现在这个样子,值得咧!我高兴!”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