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坝大兴》第六章别墅村的创举:华西村归来

2018-12-25 15:25  来源:多彩贵州网

  日前,《大坝大兴》一书由贵州日报报业集团、安顺市西秀区委党校联合推出,并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是一部以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为题材,由作家、诗人张兴、卡西、耕夫创作的20万字大型报告文学。现在,我们一起来品读其中的精彩章节。

华西村归来

  “看了华西村,让人耳目一新;回来一说,没人相信有华西这样的农村。”

  2012年7月,陈大兴参加省委组织部举办的村支书培训班,去江苏省华西村参观学习。华西村让他震撼,说起当时的场景,陈大兴记忆犹新。

  华西村是走共同富裕道路的典型。

  在村党委书记吴仁宝带领下,华西村发展起以钢铁、海运、外贸、旅游、酒店、建筑、运输等产业为“钱袋子”的骨干企业。

  通过多年努力,建成了一个面积35平方公里、人口3万多的大华西村,打造出一个“有青山、有湖面、有高速公路、有航道、有直升机”的现代化农村。

  奇迹是怎样发生的?陈大兴急切地需要答案。

  吴仁宝现身说法,讲课字字句句敲打着陈大兴的心。

  “农村要发展,要靠集体的力量;土地统一经营,统一管理,必须抱团干。”

  “要抓紧抓实几项主要产业,产业结构和布局一定要合理;身处农村,搞建设要有城市规划的眼光。”

  这些铿锵的语言,是经验和智慧的结晶。陈大兴经历了一场思想风暴。

  吴仁宝讲怎样抓产业,陈大兴当成了完善加强延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理论依据”。

  吴仁宝说乡村建设要有城市规划的眼光,陈大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以前只晓得埋起头干,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这回大坝村要做一个长远发展的村庄规划。”

  “华西村能给老百姓建别墅,我们为什么不能?”陈大兴这个大胆的想法,也是在华西村那些时日里产生的。

  可能陈大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想法和随后的实践,在新时代中国农村发展史上,都称得上是一次创举。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仅要农业现代化,还要农村现代化。科学规划村庄建设,高起点改善农民居住条件,都是农村现代化的题中之意。大坝村超前一步,而且是在条件远逊于江苏华西村的贵州大山里起步,从思想观念到实际运作,都会面临更大的困难与阻力,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智慧,因此,启示、示范效应更强。

  有这样的想法,陈大兴不是一时头脑发热,他有自己的算计,是金刺梨带来的产业兴旺给了他底气:“金刺梨产业发展起来农民收入会越来越多,该住好房子过好日子。规划出一个好的整体环境,建起别墅村,旅游业也会大发展,村民会有财力支撑建别墅。更不用说文明建设、文化建设。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这件事都得干,而且要快干。”

  满腔激情的陈大兴,没想到回到大坝村就碰上了意料之外的阻力。

  陈大兴在村支两委会上放了介绍华西村的光碟,说出想在村里搞村庄规划、建别墅的打算,立即遭到反对。虽说发展金刺梨产业一战打得漂亮,陈大兴获得村民一致认同和支持,但搞规划建别墅这样的事,毕竟离大坝村的现实太遥远,有人闻所未闻,有人认为这是一时冲动。

  特别是搭班子的村委会负责人意见最大。

  “太浪费土地了,我不同意!”

  开完会后,陈大兴沿着起伏不平的村道行走,想调整下自己的情绪。

  眼前这个山村,自己已经当了10多年支部书记。虽然金刺梨让人们看到了致富的希望,人均年收入从不足2000元增加到了4000元,但乡亲们的房子还是破旧不堪,村里面貌变化不大,村民生活水平也没有明显提高。

  与华西村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陈大兴脸红心跳,觉得对不住老支书陈万德当年那番信任:“双喜呀,这村子今后就交给你了!”

  妻子刘泽英看到陈大兴回家不开心的样子,知道今天的村支两委会开得不顺,想劝劝丈夫。

  “关键是我们村就这点家底,一家人一年收入就那点钱,村里还有几十家贫困户,你要搞规划、建别墅,大家都是被钱为难住了。”

  “你盘一下看看,我们家还有多少钱?”

  刘泽英没有说话,转身用目光注视着丈夫。她心里明白,每到关键时刻,陈大兴就用这一招:为大家的事,把自己那点家底都抖出去!

  “你育苗卖的500万还没动过。”

  见妻子脸上显出委屈,陈大兴半是安慰半是打气:“别怕,我只想暂时拿出来,为大家垫一阵。把两件大事都抓起来,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

  有了500万元在手,陈大兴有了底气,又召集了一次村支两委会:“大家不要有顾虑,请人来村里搞规划设计,缺资金,我先拿钱垫付。”

  正好村里获得30万元美丽乡村建设景观整治项目资金,村支两委连着开了一星期的会,最后得出共识:“不建就不建,要建就建最好的。”明确了“科学规划、统一建设、超前发展、群众自愿、量力而行”的村庄建设思路。

  后来,召开的村民大会也接受了这个共识。

  坚持高起点,大坝村被规划为村庄别墅区、产业发展区、集中办公区、群众休闲区四大功能区域。种植区、养殖区、深加工区、旅游产业区也各有地属。这件事,不但在大坝村开天辟地,在全省也“超”到了前面。

  陈大兴马不停蹄,开始规划前期工作。用他自己话说,这叫“干事要干落底”。

  112地质队推荐有色地质5队,承担大坝村地形测量任务。看着陈大兴一脸诚意和村里实情,有色地质5队负责人说:“测量费按预算要收78000元,就冲你陈支书对村里的感情,我们只收仪器磨损费12000元。”

  “叫我怎么说呢?有句话叫大恩不言谢,大坝村乡亲们不会忘记你们。”陈大兴的感动发自内心。

  测量数据一出来,他又找到黄果树建筑规划设计院做规划设计。

  设计院院长说话也干脆:“你是一心要为村里办好事,遇到这样的村支书是我们的荣幸!算下来该9万多元的规划费,只要点图纸成本费算了,我们就收18000元。”

  两笔开支加起来,费用节省约14万元,而应付的3万元,全部是陈大兴自掏腰包垫付的。

  陈大兴好长一段时间都喜不自禁。他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人家为了支持自己、吃着亏为大坝村做出了50年不用推翻重来的规划设计。“只有拼命干,才能向这些有恩于我、有恩于大坝村的人,说声‘对得起’。”

  相比规划,想在大坝拆旧房建别墅,现实难度更大。

  根据设计,将要在大坝村建起的农家别墅,每家三层,面积340平方米以上,统一粉刷成白色墙面,铺盖红色小瓦,还有独立院落。室内有2个客厅、7个卧室、2个卫生间、1个书房、1个杂物间。楼下还有1个车库。与它们配套,建设花池、绿化带、彩色路面、太阳能灯、活动广场。

  “家家住别墅”,计划听起来确实很美,可要让村民接受太不容易。

  “啥叫别墅,好像听说过,但没见过真的,让农民住别墅,哪能?”

  还有人连“别墅”这个词都没听说过。陈大兴请他们看从华西村带回的光碟,看了他们也不相信。

  一栋农家别墅造价30多万元,压倒了当时人均年收入不到1万元的村民。在“天文数字”面前,响起一片质疑甚至是责怪声:“吹牛!”“说鬼话!”“简直是异想天开!”“怕是白日做梦哦!”

  陈大兴知道,把账算清,谁都不会相信。他不紧不慢,一笔一笔地把心里的“数”抖落给大家:现在全村平均一家种植14亩金刺梨,投产后每家每年至少可收入14万元以上。如果把别墅村建起来,依托“刺梨风景”,乡村旅游也要成为大坝村的大产业,收入肯定也不会低。家家年收入有望达到20万元,凭什么不能住造价30多万元的别墅?

  加上有陈大兴先拿自家卖苗木赚的200多万元垫资,一些村民思想开始活络松动。党员、干部带头,部分村民跟进。首批建造的28栋别墅主人家都对上了号。大坝村开始了创造“别墅村”的奇迹。

  陈大兴回忆当年往事,心中百感交集:“第一次开村民会没有成功,建别墅算下来要上亿资金,大家不知道这笔钱从哪出,借了贷还不还得起,会不会弄个大包袱来背起。又开一次村支两委会统一意见,然后再给村民算细账,再开群众会,最后做到每家出一个人,当场签字盖手印,建别墅这事才算一块石头落地。村里的事就是我的事,把事情办好只有八个字:讲清道理,打消顾虑!”

  在大坝建“别墅村”,怎样做村民思想工作?陈大兴认为华西村吴仁宝书记给了他启迪。

  吴仁宝为建设华西村,经常做些“逆势而动”的事情,当时看似不可能,最后的结果都是“行”。他冒险在村里办起地下小五金厂,当时社会上主流还是“人民公社经济”。这个小厂为后来的集体经济打下了基础。土地包产到户正在浪头上,他却说从华西村实际出发,还是坚持发展集体经济,让华西村变成了中国第一个“电话村”“空调村”“汽车村”“别墅村”。

  “逆势而动”其实也是顺势而为。跨越式发展,有时会超越人们习惯的思维定式,难以接受。但从长远看,是符合时代潮流的。

  这是陈大兴在大坝村建成“别墅村”过程中,对辩证法的活学活用。

  原来贫困乡村的农民,住进了“有钱人”才能住上的别墅,“幸福感”“获得感”有了实实在在的载体。

  但从更深层次看,大坝村成为“别墅村”的创举,是用事实证明了乡村振兴的终极目的,是要打破城乡之间的壁垒,破除城乡二元体制。

  所有的古老文明,都从建城开始。事实上,多少年来,国家建设是以城市为中心。住在城里,住在乡村,从感觉到实际,有巨大差异。

  城市是天之骄子。中国现代化起步晚、底子薄、资源少,只能将有限资源集中在城市。农业收入投入工业和城市建设,农村农民服务于工业和城市建设,似乎也是天经地义。

  大坝村建成“别墅村”,告诉人们,通过乡村振兴,乡村不再简单地是城市的附属物,城市与乡村的关系不仅仅是城市与农业的关系。乡村不仅仅是农业发展的区域,而且是人们重要的生存空间,与城市同样重要。

  对乡村而言,现代化的生活条件不是高不可及的。城市有的,我们要有;城市没有的,我们也可能拥有。这样的愿景,当然美丽。

作者: 编辑:郭邱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