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宝的故事:从盗墓者手中“抢下”海昏侯墓

2018-12-27 09:52  来源:中国新闻网

  “众志成城守护文明——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顾凡颖摄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近日,一篇记述“闻喜公安局与盗墓家族的20年战争”的文章引发网友关注,文章详述了山西闻喜县近20年来盗墓与反盗墓的故事。

  随后的另一篇报道显示,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对闻喜“盗墓黑帮”部分成员一审公开宣判。而此前,山西闻喜“盗墓黑帮”多名组织者、参与者以及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等“保护伞”,已陆续获刑。

  26日,在此案中追缴的诸多一级文物,作为“众志成城守护文明——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的展品,亮相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众志成城守护文明——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顾凡颖摄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国宝“归巢”并不易

  这些曾经“迷途”的“国宝”,终于“归巢”了。

  资料显示,2018年,山西省公安机关成功打掉盘踞在闻喜县十多年、以侯氏兄弟为首的“盗墓涉黑”犯罪集团,破获与该团伙相关的各类刑事案件351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94名,追回涉案文物3073件,其中一级文物34件,二级文物66件,三级文物151件。

  这样数量巨大的追缴文物令人吃惊,此前已有媒体如此评价这一案件——“山西扫黑扫出个博物馆”。

  青铜觥-商(约公元前16世纪—约公元前11世纪)-山西闻喜“6.03”系列盗掘古墓葬案追缴。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本次亮相国家博物馆的追缴文物包括商周时期的青铜鼎、青铜觚、青铜觥、青铜卣、青铜尊、青铜簠、青铜镈……

  其中一件青铜方鼎被断定为只有当时的王、诸侯等最高等级贵族才可享用。

  这样重要的文物,在此次展览中不在少数。

  比如,包括两件玉龙在内的多件红山文化晚期的玉器,也亮相26日开幕的展览。而它们也是近年被追缴回归的。

  玉龙-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约公元前4700年-前2900年)-辽宁朝阳“11.26”系列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追缴。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2014年6月以来,辽宁省朝阳市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保护区周边接连发生多起遗址地下文物遭盗掘案件。公安部、国家文物局联合挂牌督办,朝阳市公安机关历时一年,辗转7省区10市,成功破获该案,打掉文物犯罪团伙13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40名,追缴涉案文物2069件,其中一级文物250件、二级文物142件、三级文物262件。

  号称盗墓界“祖师爷”、“关外第一高手”的姚玉忠,也在此案中落网,并最终以抢劫罪、盗掘古文化遗址、墓葬罪和倒卖文物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江口沉银”背后的“万人淘宝热”

  2005年4月,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修建饮水工程时在江口岷江河道发现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江口岷江河域有沉银的消息不胫而走。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逐渐开始被证实。与此同时,当地掀起了“万人淘宝热”。

  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明崇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四川眉山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追缴。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2014年初,数十名文物盗贼蜂拥而至,利用金属探测仪、潜水服、氧气瓶等专业水下作业工具夜间潜入江底疯狂盗掘。

  公安机关历时两年破获此案。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缴涉案文物1000余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达3亿余元人民币。

  但由于涉及人数众多,“法不责众”一时成为诸多被告人及辩护人的辩解事由,如何准确定罪量刑成为该案的办案核心。

  彭山区人民检察院多次与公安机关、人民法院召开联席会议,确定了惩教并重、宽严相济的办案思路,将打击重点确定为组织、参与盗掘的首要分子,依法对56人提起公诉。

  铜金刚亥母坛城-11—12世纪-西藏山南“8.18”系列文物盗窃案追缴。范立摄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在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感召下,20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并积极提供文物倒卖线索,大量涉案文物得以被找回。

  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江口古战场遗址进行了两次抢救性挖掘,共发现各类文物42000余件。

  此案中追缴的核心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也在26日亮相国博。有学者认为这是张献忠用印,对后续江口古战场遗址的考古发掘以及考证遗址年代和性质极为关键。

  “众志成城守护文明——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布展照片。顾凡颖摄 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幸运”的海昏侯大墓

  相比于前述的涉案文物,海昏侯墓的出土文物可以称作“幸运”了。

  2011年3月23日,江西省文物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南昌市观西村墩墩山上一座古墓遭到盗掘。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当即派员会同南昌市和新建县文博单位进行现场勘查,现场遗留14.8米盗洞,椁板已被锯开,所幸遗物基本未被盗。

  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曾谈及此,他觉得,海昏侯大墓能保存至今“真的是幸运”。

  “留下14.8米盗洞的盗墓者,绝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不得不说他们很专业,水平很高,但是失误了。”

  错金青铜编钟-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摄影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他们的盗洞从中间直直打下去,因为一般棺木都放正中间嘛,但海昏侯墓是居室化的,棺木没放在正中间,在东室,汉代事死如事生,这应该是根据海昏侯生前屋内的格局来设置的。我们这个发掘,真可谓是虎口拔牙,要是再晚一天接到报告,海昏侯墓可能就要遭到洗劫了。”杨军此前这样对媒体说。

  此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该墓及周边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现了以紫金城城址、历代海昏侯墓园、贵族和平民墓地等为核心的海昏侯国一系列重要遗存。

  至2016年3月,西汉海昏侯墓已出土金饼、马蹄金、麟趾金、金板等478件,重达120公斤以上,是目前我国汉墓考古发现黄金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以西汉中后期一斤值万钱计算,海昏侯刘贺的黄金至少可折合当时五铢钱240万钱。

  马蹄金、麟趾金-西汉(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2015年江西省南昌市海昏侯墓出土。范立摄影中国国家博物馆供图

  本次展览中,“江西南昌海昏侯墓被盗案”也作为案例进行展示。

  在考古工作者看来,能从盗墓者手中“抢下”海昏侯墓,似乎有一种冥冥之中的“幸运”,但这也确实得益于近年对文物犯罪的打击与防范。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王春法26日在开幕式上这样评价此次展览——“这是近年来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的首次大规模集中展示,旨在展现我国政府打击文物犯罪、保护文化遗产的决心和意志,激发全社会共同珍爱祖国历史文物遗产、守护中华悠远文明的普遍自觉”。(完)

作者: 编辑:张驰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