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艳《文学让我们深情相拥》

2019-01-22 16:52  来源:多彩贵州文学网—贵州作家

  2017年12月19日,第十届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开班仪式如期举行。我有幸成为了这一期改稿班学员并作为学员代表发言,心里非常高兴。这是由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贵州省作家协会主办,贵州文学院承办的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意在为深入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搭建贵州民族文学创作学习交流平台,提升贵州民族文学创作水平,向外宣传推介贵州丰富多彩的民族民间文化,提高贵州民族文学创作影响力,促进贵州民族文学事业繁荣发展。

  《民族文学》副主编陈亚军,贵州省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张绪晃,贵州省作协党组成员、秘书长陈雷鸣,贵州省民宗委文宣处副处长杨新年,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贵州文学院副院长戴冰等领导及授课老师出席改稿班开班仪式。

  开班仪式上,贵州省作协党组书记张绪晃讲话,他要求学员们珍惜这次培训机会,认真学习,改好作品,将来进一步创作出反映本民族文化特点的更好更多文学作品,为繁荣贵州少数民族文学事业作贡献。他还要求我们,要关注自己,在关注自己的同时还要关注自己的民族,做一个对本民族有深厚感情的作者,为自己的民族刻下深深的印记;学员之间要相互学习、相互推荐,做到“文人相亲”,自觉地肩负起贵州文学的未来。张书记的一番讲话让我受到了很大的鼓励,同时也深深地认识到了自己身上还有许多的不足之处,还得要端正自己的学习态度,虚心学习。今后还要真正地沉下心来,积极地深入生活,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自己民族的作品。

  这次改稿班时间为12月18日至21日,参加改稿班学员共49人,其中12名女学员,他们来自全省9个市州,有汉族、苗族、布依族、侗族、彝族、水族、回族、瑶族、仡佬族、毛南族、穿青族、土家族等,参加这次改稿班的小说、散文、诗歌共70余篇。

  开班仪式结束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民族文学》副主编陈亚军给大家作了《散文的思想性和文学性》讲座。陈老师用她丰富的经验,结合理论和实际,举实例说明,讲解了散文的思想性和文学性的重要性。她说好的作品富于文学性、思想性,要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具有独特的价值体现,既要求同,又要存异。诗歌要有诗眼,文章也要有文眼。作品要有表述的提炼,要高于生活,超越自我,还要研究技巧,使对象陌生化。行文要自由流畅,还要懂得约束,文章中或文字或情节能抓人心。散文忌散又贵散,即形散而神不散。

  陈老师建议我们写短篇散文,说张苇的长篇散文写得很好,叶广岑的长篇散文也写得好,但都被《民族文学》大段删减过。写作不要追求数量,而要追求精品,她让我们在今后的创作中注意规避一些问题,不要拘泥于自己的一个小情调、小情趣,要有趣、情感、思想相融并处,写出精致的文章来。她还说周作文、刘亮程、于娟的文字很有自己的气场,让我们多去读读他们的文章,还要多读朱自清的散文。另外,马金莲的小说《长河》有许多精彩之处,可以借鉴一下;《我妈丢钱记》也妙趣横生,值得一读。最后,她还说民族、农民问题是中国最大的问题,希望我们的作品尽量保持正能量。

  陈老师的讲座让我很有触动,自己之前写的一些文章确实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有些是文学性差了,有些是思想性不强。本来还想要写一部长篇小说的念头暂时打消了,陈老师的讲座让我再次坚信,文章的好坏不以长短分,只要有思想有文学性就是好文章。我现在喜欢写一种叫做“闪小说”的作品,600字以内,别看它小,却并不好写。现在喜欢读闪小说、写闪小说的文友越来越多,发闪小说的刊物也不断地增加。《小说月刊》《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微型小说月报》《金山》《短小说》《新快报》《杂文月刊》《杂文选刊》等上百家报刊杂志刊发闪小说。闪小说的发起人之一程思良老师说,据不完全统计,近六年来,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的闪小说已达万篇(次)。至于在网络上发表的闪小说更是不计其数。值得一提的是,蔡中锋、崔立、叶雨、黄会兵、孙殿成等闪小说作者的多篇闪小说被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小说选刊》选发,其中蔡中锋的闪小说五上《小说选刊》。

  第二天上午是罗吉万老师给我们作讲座。罗吉万老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获得者、《南风》杂志原主编。罗吉万老师我认识很多年了,他很谦虚,他的讲座题目为《小说漫谈》,但他却说是给我们谈他失败的教训来了。他说他的小说虽然出版了,还获得了“骏马奖”,但他感觉自己并没有成功,他的小说还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他写得还远远不够好。现在,他都不敢轻易动笔写,还得要好好地沉淀下来。我想,只有真正有学识的人才会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错,才能不断地总结、进步,我们需要从老师身子学习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贵州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新文学学会副会长、贵州省中国现当代文学学会会长谢廷秋老师则给我们讲了《生态诗歌的乡愁》。她很细心地做了APP课件,把一些很美的诗歌配上了精心挑选的插图,其中还有黔东南州作协陈亮主席的诗歌《夜猎》:“踏一片月光/追一片月光/采一片月光/在山中/我这样夜猎/那些兽们/早已躲进透明的星空里去了/而我的枪管/也只发出一种黯兰色的液体/没有人说我是一个猎手/没有谁相信我是一个猎手/而我/也不承认我仅仅是一个猎手/当我的名字/浸透一片月香/被太阳嵌进黎明的风景里/我分明感受到/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谢廷秋老师这样评价道:诗人用充满戏剧化的笔触,塑造了视万物平等,敬畏生命的“猎人”。“猎人”宁愿让猎枪闲置,承认自己不是一个真正的猎手,而更愿意让猎物们自由生活着,让生命继续保持它的多姿多彩。因为自然之死就是人类之死。人类之死一定发生在自然彻底死亡之前。这首诗鲜明体现了诗人的生态观,在诗人的心里,人与动物和谐相处才是生命中最美好的意义。

  谢廷秋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精彩的课,让我们大开眼界,也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是生态诗歌、怎么创作生态诗歌、文章以及生态文学的意义和作用。真没想到,陈亮主席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生态意识,写出了生态诗歌。或许,他那时侯并没有意识到什么是生态诗歌,只是无意识地就写成了生态诗歌。不管怎样,陈亮主席的诗歌体现出来的生态情怀是很难能可贵的。

  下午的时间是老师们将对学员的作品作点评,优秀作品将推荐给《民族文学》《贵州民族报》副刊等纸媒和网刊选载。由于分了小说组和诗歌、散文组,下午的点评便分组进行。小说组由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贵州文学院副院长、《贵州作家》杂志执行主编戴冰负责在另一个会场进行,他让我一定要转告因工作忙而不能来参加改稿培训的邱力,他的小说写得很好,一定要坚持写下去。我当即打电话给邱力哥说了,他也很高兴,说突然不能来参加这次改稿培训真的很遗憾。

  而诗歌、散文组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文学创作、《贵州作家》副主编徐必常负责。我们黔东南的作者有姚治彪和吴芳秋两人分在小说组,我、陈永忠、文学湘、杨蕾四人分在诗歌、散文组。

  徐必常老师非常的认真负责,他在之前就把学员上交的作品都认真地阅读了,还都一一地做了标注,指出了每一位学员作品中的优点和不足之处,细致到了一个字、一个词的表达。这真是让我们敬佩不已,也受益匪浅。我这次上交的作业是散文《桃花源地款生情》,徐老师也指出了其中的不足和写得好的地方,比如写到在乡政府吃饭的地方可以省略,刘乡长也可以不提,写到交通便利时“非常的方便”几字是多余的,但其他的地方都写得不错,尤其是在该引用民歌的地方就恰到好处地引用了民歌,很好。

  听了徐老师对自己作品的评价,我既高兴又害羞,这篇作品我是在去款场采风之后写了一半就放下了,接到改稿培训班通知要交作品时才又找出来匆匆忙忙地写完了交上去,也没有来得及好好修改一下,确实有点不应该。而最让我害羞的是徐老师和我曾是《山花》杂志培训班的同学,如今他已经有了这么高的成就,而我却还是在原地踏步。想想真是难为情,所以每当徐老师提起我这个老同学时,我就脸红不已。

  徐老师议到一些好的诗歌作品时,就让作者自己来朗读,这就让学习的氛围轻松了许多,同时也激发了同学们的朗诵热情,大家一个比一个朗诵得更好更自然了。学员中有好几个年纪轻轻的80后90后,写出来的诗都很好,真是后生可畏呀!

  徐老师还把他出版的两本诗集分发给了我们,捧着他的诗集,我忍不住也即兴朗诵了他的一首小诗:《幸福》。

  这世界让人幸福的其实很多

  比如我那天远足回来

  儿子给我端上一杯热茶妻子

  在厨房做好了饭菜

  这就够了

  这样的日子

  我是当蜜来品的

  有蜜的日子就是幸福

  我喜欢看忙碌或闲适中的妻儿

  他们的动或者静 都牵扯着我

  这就够了 你发现你的生活

  被他们的动静填得满满的

  这就是幸福

  我拿起茶几上的杯子深深地品咂

  这首诗不是徐老师写得最好的一首诗,但却深深地感动了我。从这首小诗中,我们不难看出徐老师是位多么心系家庭、负责任的好男人呀!他凭着自己的才情和勤奋,从一位最底层的普通工作者一步一个脚印,渐渐成为一位当之无愧的一级文学创作家,让我们无比敬佩,也看到了努力的结果,有了努力的方向和目标。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在第三天上午的讲座结束后就结业了。同学们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相识相聚的时间很短,但却都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与我同住一个房间的江山来自普安文联,也是写散文的,她也很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不顾病重和家人的劝阻坚持来参加培训。她一边吃药一边学习,连咳了两个晚上,觉也没睡好。为了不影响我,她都强忍着不咳或小声地咳,我几次说要帮她用苗家的土办法刮痧试试,她都怕太麻烦我婉言谢绝了。其实有时候一些民间的土方还是很管用的,我就经常用,挺好。

  面对离别,大家都有些依依不舍。好在,现在的通讯很发达,交通也很便利,同学们今后可以互相来往,交流。

  第十届贵州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改稿班为期虽然不长,但却让我们收获很多。希望今后能有机会多参加这样的培训!感谢贵州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贵州省作家协会、贵州文学院!感谢各位领导和老师!

作者:龙艳(苗族) 编辑:郭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