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视汉字读音背后的文化内涵

2019-02-21 10:13  来源:多彩贵州网

  近期,普通话中的某些汉字被规定统一拼音一事引起广泛热议,大部分人表示不能接受,认为这一次的拼音修改又是某些专家领导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的决定。这次得修改为何会引发人们的排斥,我们需要来从头开始来一探究竟。

  民族共同语是民族内部共同用来交际的语言,是识别一个独立民族的主要标志之一。而中国的民族共同语的历史由来已久,最早在上古的夏商周时期就产生了,当时的民族共同语叫“雅言”,汉代的叫“通语”。发展至今,新中国成立后的民族共同语叫做“普通话”。

  原本语言就是一种“积非成是”的特殊产物,而普通话作为中文发展至今的形态,当它作为公务中文、商务中文、旅游中文,追求简化和统一是它的天性,它与文化无关。但是当普通话一事涉及到文化方面,很多人便接受不了。人们质疑为何古诗词中的拼音也要遵从普通话的拼音修改。“觉得那些古诗词感觉被改的味道变了”“作者费心找到的押韵的字就这样被糟蹋了”。另外,古诗中的古音可能代表着当时当地的历史文化,如果连古诗中的古音也改动了,会不会在多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忘却了历史,忘记了过往,最后忘记了传承。

  普通话的改音还牵扯到了如今方言流传的命运。古时的普通话,因为地域,文化,民族构成的不同,发展至今变成了各地的方言。各地的方言承载着各地的文化,各地的方言也承载着各地的乡愁。2015年,著名节目主持人汪涵独自出资465万元保护湖南方言,他得那句“普通话让你走的更远,方言让你记住你的根在哪里”,更是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方言从古音而来,尤其古诗中的诗句,尤将古音表现的淋漓尽致,例如,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cuī)。”,“远上寒山石径斜(xiá),白云生处有人家。”“一骑(jì)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些字,不仅可能是名词或者动词的表意,也可能是古时乡音的发音。所以,若普通话改音也涉及到了改变古诗中的字的读音,那方言的命运可能也会随着古音的改变而慢慢消失。

  这次字词的音被改的事件之所以掀起很大的讨论,招来许多人的反对,并不是我们不愿接受汉字读音的演变,也不是不愿意求同,而是希望决策者不要一刀切,轻易改变某个字的读音,盲目的统一某个字得读音。在做出改变某个字标准读音的决定之前,应该做好充分的调研,对读音背后的文化内涵充分知悉。因为我们希望我们的朴素的愿望能够被理解,古诗中古音的消失可能也会伴随着方言的衰落。随着社会发展的需要,尽管我们不能避免方言的消亡,但是我们希望它能以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方式消失,而不应该是被人为地推着离开。改变读音是为谁而改,如何改,改成什么样,那些该改哪些暂时还不需要改,改变之后需要多久才能普及等等一系列问题,有关部门是否已经提前想到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措施。在我看来改变读音应该不是为了某领导而改,而是为了更多的大众群体而改,也不是纵容读错音的人一直错下去,而是尊重绝大部分的人的意愿,有需求才改。至于如何改,改成什么样,是应该建立在进行了大量调查,征求公众建议的基础之上的。至于需要多久才能被公众接受,新读音得到普及,如果前期的调研,收集,整理工作做的好的话,相信新读音是能够被广大群众接受的。

  我们喜迎“新”,但我们更希望优秀的文化也能被坚守。我们求同,但是我们也希望“异”也能常存。我们尊重规律,但也希望能发挥主观能动性,为不一样的文化的发展赢得一席之地。我们期待,普通话改音还有更合理的规范标准,为文化的传承留下更多的可能。(宋宝玲)

作者:宋宝玲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