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士光〡山行偶记

2019-02-22 15:57  来源:贵州人民出版社

  空闲的时候和女儿去黔灵山游玩。这就得顺着曲折的石级上山。知道两旁有人守候着,向你要一些零钱,来到山下的时候,便先换好一些准备着。这不是布施,布施我们还不配。只是觉着漠然地走过去,是很尴尬的。

  那么,先是硬币,后来是角票,先是面值小一点的,后来是面值大一点的,一路走过去的时候,也就一一地散出去了。而所谓准备,当然就永远也不会充分,不久也就告罄。这时候却来了一位老人家,看上去不管怎样说,似乎也应该有他的一份,于是又只好搜寻着,找出一张票子来送给他。虽说面值是更大一些了,也算了却了这一路行程。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但回首一瞥来路,不知为什么,却忽发奇想:这是乞讨是不是?这是化缘是不是?那么这乞讨或化缘的,又何止是守候在这儿的人们?应该说你也是。难道你没有请求过什么?难道你没有伸手接过什么?情形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形式。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你来到这人世上的时候,并没有携带着什么,正如人们来到这人世上的时候,也没有携带着什么。我们都不过经由自己的因果,得到和送走自己的一份。

  这一份是多少,由什么决定?念头动起来的时候,就不由得想下去。

  方式是不是很要紧?但方式却似乎不出于一个人的选择或决定。谁不愿意这方式更简捷、更丰厚呢?但简捷而丰厚的方式,却不属于每一个人。即以同样的方式而论,好比同为一树桃花,却也有零落流水,或者沉香锦被。一路上的人们,不都同样是伸出手乞讨?到底又还是有的多、有的少。要紧的应该是努力?表面地看来是这样的。但又不难看出来,多少与否又不一定同努力成正比。那不仅守候着,而且还追逐的,会不会更多呢?但他追逐了一阵,又还是一无所得。倒不如那始终守候着的,却蒙着更多的机遇。这样一来,也就看不出努力是不是可以指望的。

  我们一向不是倚仗因果的分析?那些零钱都对应地落到了不同的人的手上,你能找出来必然的关系?那位后来遇到的老人家,为什么是更多的呢?你和他完全有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相遇,但你们竟然在山路上相遇了,这因果会在哪里?如果要追寻,就不得不伸延开去,差之毫厘的时候,就会失之千里。每一个结果之前都有一串原因,而每一个原因在成为原因之前又首先就是结果,就不得不从他的一生说起,也从你的一生说起。而这又还不过是线索而巳,这样追寻的时候,又不得不对支配着我们的众多的原因和结果进行剖析。这样你就会看见原因和结果都无穷无尽、无边无际……

  这样你最终面对着的,就不能不是宇宙和生命的奥秘。你都知道一些什么呢?你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你的那一点识心的分别计较又能算什么呢?以至于你对因果的分析,不过是在安慰、欺骗和愚弄自己。照这寺院里供奉着的佛的说法,就不过是“执迷”。而认识存在和我们自己,又正是佛陀在明白了此间的奧秘之后,所期望于我们的;同时也正是我们始终面对的、愈来愈显得紧迫的课题。

  但是当然了,佛陀的言语,是没有多少人在意的。这一点佛陀也十分清楚,说是到了末世时候,人们的染积愈来愈深,也就再难回过头来,好好地审视自己。那么又权且往前走吧,山道走完了,来到这山顶上,又正是熙熙攘攘的。

  因果我们认识也罢,不认识也罢,必然是存在的。它就绕行在我们之间,绕行在这山林之中,也绕行在山下的尘世里。这样你也就别希望,所有因果的辗转相成,就一定会使世界,总是更美丽、愈来愈美丽。因为人们固然始终有自己的希望,而因果却又始终有自己的轨迹,以至于“救救地球,救救人类”的呼唤都巳经见诸报端了,虽则和人类的作为相违背,也同样是人们希望的。

  本文节选自《田野·瓦檐和雨》写于1994年

贵州人民出版社供图

《田野·瓦檐和雨》

何士光著

点击“阅读原文”或扫描图中二维码购买本书

作者:何士光 编辑:邓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