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⑦精彩章节

2019-03-08 11:21  来源:多彩贵州网

  《大扶贫一线手记》(第二部)⑦

  心底泛出的“红茶香”

  文/张兴摄影/罗华山

  林荣峰是福建宁德福安市人。宁德本来就是个近海的地方。虽然这些年他把根扎在了贵州,但跑生意要闯荡东西南北,因此,见海的机会也多。

  他岳父岳母就不一样了。

  他们大半辈子都生活在大山里的贵州凤冈县,天生同海没有缘分。有了这个“海边”来的女婿,一句话说了好多回:想去台湾做次旅游,去台湾能见着海。

  让岳父岳母了却心愿,成了林荣峰挂在心头的大事。

  今年春节快到了,他同岳父岳母商量:“中国有海的地方多了。我陪你们去趟海南吧,那里的海也好美的!”

  作为贵州钾天下茶业有限公司创始人、贵州石阡楼上楼苔茶文化馆馆主,32岁的林荣峰在海南省海口市开着分店。他想春节期间陪着岳父岳母去海南看海,顺道也实地了解石阡苔茶在那边的营销情况。

  “好!要的,听你的。”

  于是,猪年春节,林荣峰一家开始了海南之旅。

  海浪滔滔,椰风依依,驱车环岛游,听着岳父岳母发自内心的笑声,林荣峰也陶醉了。

  海鸥搏击着风浪翻飞,林荣峰梳理着这些年自己与石阡苔茶的甜酸苦辣,他觉得自己有些像这些鸥鸟,努力了,那欢快的鸣叫,那扑闪的羽翼,都能让人联想到自信、成就感这些话语。

  2007年,20岁左右的林荣峰,营销消防器材到了铜仁市,与石阡苔茶不期而遇。

  “这茶还行?”

  “我觉得可以,这茶让我想起家乡茶园的味道。”

  “那干脆我们直接上茶园看看?”

  请林荣峰品石阡苔茶的铜仁市一位领导同志,带着他去了石阡。

  苔茶是石阡县的特有资源。县里想依托它做成一个有竞争力的大产业。有了这个产业,能带动一大批农民脱贫,全县经济发展也会增强推力。“招商引资、发展产业”,正是石阡的热门话题,市里那位领导把林荣峰带到石阡,本有此意。

  石阡温泉古已有名,石阡苔茶沁人心脾。在石阡,泡温泉、品苔茶,苔茶植株和茶叶形状颜色,都让林荣峰生出熟悉感和亲切感。

  林荣峰老家福建宁德是茶叶之乡。他从小看着茶树长大,帮着父母长辈在茶园干过活,也去做过茶叶买卖生意。“石阡这边的茶树茶叶,同家乡做的‘大红袍’、‘金骏眉’的原料很相似,苔茶有条件做出顶级红茶!”

  能不能把在石阡做茶当做自己一生中的大事?林荣峰用一桩桩事实说服自己。

  石阡茶历史悠久,穿县城而过的龙川河曾是黔东物资集散的重要通道,茶叶贸易占很大比重。石阡温泉文化也由来已久,旧时文化娱乐活动不够丰富,百姓活忙完了,饭吃过了,泡完温泉,再喝上几碗茶,就直个说“安逸”。至今,饭前饭后喝茶,还是当地一项民俗,再边远的地方都依这个规矩。石阡不仅有温泉,茶也是一个让人骄傲的文化符号。

  石阡的风土人情打动了林荣峰。石阡发展茶产业的热情让林荣峰有了底气。来不来?干不干?他做出了抉择。

  相比决定留下来,留下来之后的路更难走。

  一旦深入进去,问题就一个个露头。

  林荣峰很快发现,石阡虽然茶资源丰富,但从种植、加工到销售,整体都比福建落后不少。种茶的农民,很多并不懂茶,连品种都分不清,更不说品种概念了。加工茶的企业不少,可规模小、技术力量不强是通病。2006年起,石阡大力发展茶产业,出台了不少政策,包括退山还茶,包括干部可以停薪留职种茶。干部群众都迸发出空前的积极性,茶园面积规模增长空前。但在喜的同时也有忧:采购进来的茶树品种很杂,为茶品制作带来后患。

  2008年,林荣峰引进一名在福建小有名气的制茶老师傅来石阡做茶。老师傅在石阡呆了7、8个月,临走时丢下一句话:“这里的老百姓太可怜了!”他说的是当年种下了一些价值不高的茶树品种,而杂的品种是做不出好茶的,种的数量再多,种得时间再长,没价值还是没价值。这位制茶师傅对石阡茶到底能走多远心中没底,也不寄太大希望。

  一心要把做石阡茶当成人生大事的林荣峰,结结实实挨了当头一棒。但他不愿意这次人生创业成为云上花、水中月。“品种杂,已是现状,无法改变。但通过加工技术、制作方法,就不可以改变现状?就不能做出石阡茶价值来吗?”

  这期间艰难险阻多了去,几年过后,专家再品石阡茶,都有“真是好茶”的同感。

  石阡茶从此要走进万紫千红的春天?且慢!

  2月22日,一直在跑市场的林荣峰,在贵州饭店一家与他合作的茶馆里,同我们细谈自己这些年来的感悟和实践。有时欢笑,有时沉思,但始终露出自信的眼神。

  市场相信品牌,也相信经验,甚至相信消费者的习惯。消费者不熟悉的东西,心里面认可了,但在市场上不会出现趋之若鹜的局面。

  林荣峰发现,花很大力气去攻技术关,而忽略了市场因素,对市场没有深入了解,千辛万苦做出的产品,不符合市场上的大众需求,不顺应大众消费心理和消费习惯。这正是石阡茶拓展天下必须解决的“盲点”,更是做好石阡茶的加力点。

  2012年起,林荣峰几乎跑遍了全国知名的茶叶批发市场,目的只有一个:了解国内茶叶销售大方向,为未来十年的石阡茶明确发展方向。同时,也对石阡大力发展茶产业以来,种植面积、生产品种、加工工艺等方面情况分析汇总。逐步明晰了自己做石阡茶的“定位”。

  ——把做“好”红茶作为主打方向。

  他向市、县领导和有关部门反复阐释自己的观点:做绿茶,前面有无数难以超越的大山。千百年来传承影响,一些品牌已经深入人心,消费心理根深蒂固,人家承认你茶好,但就是卖不出数量卖不出好价钱。况且,绿茶受保质期短等因素局限,应付变化万端的市场,在时间上也不占优势。

  而红茶则不然。红茶虽然也有许多深入人心的品牌,但福建是红茶之乡,福建技术加石阡品质,有望做出顶级红茶。红茶存放时间长,能为石阡茶适应市场变化、提升茶品质量、理顺运销体系提供更广阔的时间和空间。把红茶做好了,升值空间大于绿茶。

  两相权衡,红茶优于绿茶。生产经营石阡红茶,从此就是林荣峰茶企业的重中之重。

  ——把做吃着安全放心的茶,作为石阡茶的招牌。

  林荣峰常跑北上广深,他知道食品安全概念在那些地方是真正深入人心。“为什么宁愿花贵上几倍几十倍的价钱去买生态蔬茶?就是有个不放心心理。”

  他认为纯天然、无化肥、无污染,正是石阡茶该打而且打得赢的一张牌。

  “钾天下”生产的每批茶叶,必须经过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检测机构“SGS”检验。国标规定茶产品要经过48项检测,而石阡茶却按欧盟标准,要过98道检测关。检测结果不遮不掩写在包装上,让消费者明明白白吃下定心丸,这在全国不少知名红茶产品中鲜见。

  林荣峰常说,茶产品到底安不安全,看不见、闻不出,甚至喝不出。用权威的检验标准说话,加上原产地原生态优势宣传,做得得法得力,久而久之,也会形成一种新的消费心理和习惯。石阡茶需要这样的心理和习惯。

  他妻子怀二胎已经5个月,5个月中从未停止喝石阡茶,这也成为林荣峰宣传石阡茶安全放心的活广告。林荣峰说:“为什么要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生产者要摸透消费者的心理。我老婆怀孕都敢喝石阡茶,这对担心食品安全的消费者心理该有多大冲击!”

  茶产业牵涉面很广,集农业、工业、商业多行业为一体。林荣峰吃过“见子打子”“按下葫芦浮起瓢”的亏,决心把石阡茶做成个“全链条”。

  石阡茶农一年只采一季茶,从源头上影响茶产业发展。林荣峰的企业提供资金支持,要求茶农不受季节影响,一年四季都有原料下树。他们把汤山镇城关村帮扶建成这样的原料采集地,2017年全村成功实现脱贫。目前又在聚风乡、甘溪乡开展试点。石阡涉茶农户5万人以上,这些试点就是要通过种茶把农民带富。

  根据市场调查结果,把县内林林总总的茶叶加工企业,改造成按统一要求生产的初级加工厂。为每个生产厂家在原有基础上,增加10%的利润提取,保证大规模发展茶产业的收料动力。

  砍掉茶叶销售的中间商环节,企业自身变成了中间服务商。获取的利润又反哺生产、加工环节。种茶农民茶叶收购价提高50%。加工企业根据规模大小得到相应补贴。各方积极性调动起来了,就好下做活石阡茶这盘棋。

  林荣峰做石阡茶,代表产品是“红茶饼”。林荣峰觉得它代表了中国红茶的一个亮点,只要用心做,完全可能与“铁观音”、“安化黑茶”并驾齐驱。

  在楼上楼石阡台茶文化馆,我们见过这“红茶饼”。

  “红茶饼”重365克,创意者说好像手上握着三支矢,箭箭都要射中消费心理这个“的”:饼重365克,意味着一年之中天天喝好茶,有很强的象征性;因为具有独一无二品质,给人送礼拿得出手;由于个性鲜明,有可能成为收藏者的新宠。

  石阡“红茶饼”去年产量一万多饼,今年增到十万饼以上。林荣峰心里有底:石阡茶在当地山灵水秀基础上融合进若干现代安全营养要素,算得上天之骄品。再加上不求高价,只求质高的营销路线,在性价比上居了高点,是有条件在茶叶市场上红火起来的。

  一个32岁的福建茶商,正在石阡书写着一段关于茶叶的传奇。

  他让我思考一些问题:在脱贫攻坚过程中,省内不少地方茶叶种植面积不断扩大,茶叶加工企业似雨后春笋,茶叶品牌如过江之鲫,但与省外茶品相较,整体上竞争力还是显弱。林荣峰是不是在用他的实践告诉我们,规模、能力不真正与市场结合起来,打造品牌不因时适势去适应消费心理和消费趋势,恐怕永远站不上创造辉煌的高地。

  2019年2月27日

作者:文/张兴 摄影/罗华山 编辑:郭瑾